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萧景琰×曹子桓】那些年爹不疼的儿子们

总结的太好了

假如梦呓:


梗来自 @N君不能直视淘宝账单 发的萧景琰和曹丕的被爹踹倒的图🌚发现两个人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一句话苏凰


萧景琰:我叫萧景琰,是个太子
曹子桓:我叫曹子桓,也是个太子


萧景琰:我爹生性多疑
曹子桓:我爹也生性多疑


萧景琰:我爹特别不喜欢我
曹子桓:我爹也特别不喜欢我


萧景琰:我爹他急了就踹我
曹子桓:我爹他急了也踹我


萧景琰:我爹早年有个肱骨之臣帮他很多
曹子桓:我爹早年也有个肱骨之臣帮他很多


萧景琰:但是重臣看不惯我爹后来的作为
曹子桓:重臣也看不惯我爹后来的作为


萧景琰:重臣后来全力助我登上太子之位
曹子桓:重臣后来全力助我登上太子之位


萧景琰:重臣是王劲松
曹子桓:重臣也是王劲松


萧景琰:我爹喜欢我的两个哥哥
曹子桓:我爹喜欢我的两个弟弟


萧景琰:其实我家几个兄弟里,最有能力的是我大哥
曹子桓:我家几个兄弟里,最有能力的也是我大哥


萧景琰:可惜我大哥去世了
曹子桓:我大哥也去世了


萧景琰:我家中行七,有个五哥
曹子桓:我家中行五,有个七弟


萧景琰:我爹喜欢我五哥
曹子桓:我爹喜欢我七弟


萧景琰:多亏了我有一个谋臣
曹子桓:我也多亏了有一个谋臣


萧景琰:我的谋臣每天病殃殃没精打采
曹子桓:我的谋臣每天怂唧唧畏畏缩缩


萧景琰:我谋臣整了容
曹子桓:我谋臣断了腿


萧景琰:我的谋臣为我坐过牢
曹子桓:我的谋臣也为我坐过牢


萧景琰:我爹一度对我的谋臣很感兴趣
曹子桓:我爹也一度对我的谋臣很感兴趣


萧景琰:我的谋臣有一个习武出身凶悍的老婆
曹子桓:我的谋臣也有一个习武出身凶悍的老婆


萧景琰:我谋臣的老婆是刘涛
曹子桓:我谋臣的老婆…也是刘涛


萧景琰:因为我的谋臣,最后登基的是我
曹子桓:因为我的谋臣,最后登基的也是我


萧景琰:世事残酷,唯留我一个孤家寡人,独自怀念我逝去的谋臣
曹子桓:世事难料,我一个孤家寡人,但愿逝世后,我的谋臣能怀念我

【我为王凯当学霸】前方高能预警!一大波文史书单来袭!

太用心了

顾清辞Kai:

warning:我为王凯当学霸,大家一起读书吧!




一、影视原著类


 


1.海晏《琅琊榜》





2.张勇《伪装者》





3.刘和平《北平无战事》


 




二、民国史相关


 


1.蒋廷黻《中国近代史》




2.钱穆《国史大纲》




3.费正清《剑桥中华民国史》


 




【拓展阅读】


清辞的书单分享汇总第一弹(82本书)


 




三、三国相关


 


1.《三国志》





2.《三国演义》


 




【拓展阅读】


了解三国真相,这些书得看|书单


 


 


四、魏晋南北朝相关


 


1.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





2.罗宗强《魏晋南北朝文学思想史》




3.田晓菲《烽火与流星:萧梁王朝的文学与文化》


 




【拓展阅读】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推荐书目》正式发布




鸣谢:中华书局


Ps:搜索微信公众号“中华书局1912”即可关注。

太般配了,千源一年不发糖,发糖磕一年。软妹币不容易😂

这集沙书记大写的双标狗,站了好几集all李,还是站回官配了。

蹇宾传奇第29-30章第一部完结

第二十九章

      各国使节陆续来到了天玑,蹇宾让水司徒将他们安排在了典客署,将毓埥和蹇安安排在原来蹇安住的府邸,并自己亲自去看了看,“安安,本王来看看你,这几年可好,本王很惦念你。”蹇宾看见站在池塘旁边的蹇安。“蹇宾,现在就你我,你不用对我假惺惺的,你把我扔到南宿,自己找个山里人,现在是向我炫耀吗?”蹇安对蹇宾说到。“安安,我们兄弟一定要这样吗?毓埥对你可好,都五年了,世子为什么不是出自你?”蹇宾更担心天玑和南宿的姻亲关系。“呵呵,蹇宾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毓埥喜欢谁你不知道吗?”蹇安看着蹇宾问道。“安安,本王一直觉得你很厉害,本王喜欢的,和喜欢本王的你都可以夺走,这次怎么不行了?连个世子都没有,你当年对付水向风那套怎么不管用了?”蹇宾看着蹇安问道。“蹇宾,你,你。。。。”蹇安又想把蹇宾推进池塘里,蹇宾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但是毓埥却看见了蹇安推蹇宾的一幕,快步走到了池塘边,将蹇宾拉了过来,护在身后,蹇宾有点感觉莫名其妙,“南宿王和正君住的可习惯”,蹇宾,又走到了两人面前,蹇宾这几年越发的英气,但是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和小巧的嘴巴还是没有变,毓埥看着就心动,“习惯,安安住的习惯本王就住的习惯,毕竟是安安从小长大的地方,安安还和本王说过这个池塘的故事。”毓埥对蹇宾说到。“安安,先回房休息吧,本王想你和南宿王一路走来也累了。”蹇安愤恨的看了一眼的蹇宾离开了。蹇宾和毓埥并排走在府中,“南宿王,现在有不少孩子了吧,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个出于我们天玑,本王想问南宿王至我天玑与何地?”蹇宾看蹇安离开,对毓埥说到。“呵呵,天玑王不了解自己胞弟是什么德行吗?他来南宿的时候曾经有过孩子,只不过本王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的。”毓埥对蹇宾说到。“为什么?你恨天玑还是恨本王?”蹇宾问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他和你当年的未婚夫水向风早有了夫妻之实,我没把他打包扔回你们天玑算是给你蹇宾面子。”毓埥继续说到。“你说什么?蹇安和水向风?不会的,蹇安只是喜欢抢我的东西,不会真的和水向风怎么样的?”蹇宾不信的摇了摇头说到。“蹇宾,你总认为你可以掌控许多事,但是好多事并不是你能计划的,尤其事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毓埥说完打算离开。“是本王对不住南宿王了,南宿王想要什么,只要本王可以做到,尽可能的满足的南宿王,我打算。。。”蹇宾没有说完,毓埥就吻上了他的嘴并强行抢开他的牙齿,想与他的舌头的共舞,蹇宾推开了毓埥,“南宿王?”蹇宾嘴有些红,脸更气的通红。“本王想要你,你能和本王走吗?即使不走,天玑王可愿给本王一个世子呢?”毓埥走进蹇宾说到。“毓埥,我这一生都不会和别人亲近的,我等了小齐五年,南宿王不是说我不懂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吗?除了小齐,我不需要懂任何人的感情。南宿王和正君如有其他需求,就差人告诉本王,本王再行安排。”说着蹇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蹇宾,你迟早有一天是本王的。

      蹇宾回到了王宫,听说孟章要见他,说实话,今天他是真不想再见什么人,见一个毓埥就够他累的了,他是真疲于应付孟章了,毕竟孟章能够将三大家族笼络在一起都听他的话,就是个厉害的主,今天自己想休息休息,明天自己就可以去接小齐,自己终于可以和小齐在一起了。“告诉天枢王,本王累了,让他待本王大婚完了再来吧。”蹇宾抚额对侍从说到。“王上,天枢王说今天一定要见到王上,现在就在门外。”侍从说到。“好了好了,请天枢王进来吧,本王不换衣服了。”孟章看见身着便衣的蹇宾,蹇宾果然是美人坯子,五年了还是一点变化也没有,应该说更好看了,“来人,给天枢王看座。天枢王深夜都不让本王休息,想必有重要的事要和本王说,不妨直说吧。”蹇宾看已经坐下来孟章,“放了本王的侧君。”孟章也单刀直入的说。“天枢王的侧君?本王怎么不知道在天玑啊?”蹇宾转动了转动好看的眼睛。“哼,天玑王的正君给天玑王的聘礼够多的了,不差本王的一个侧君吧?”孟章对蹇宾说到。“天枢王是说小齐啊,他给本王准备了什么聘礼本王还真不知道,不过本王卖天枢王这个人情,你的侧君你带回去,不过,其他的,本王着实不能答应。”蹇宾摇了摇头,自己确实困了。“其他的本王也不要了,就当送天玑王大婚的礼物了,城池丢了还可以夺回来,但是侧君却只有一个。”孟章起来打算离开。“什么是你送的礼物,那是小齐送本王的礼物,天枢王多注意身体,毕竟一个人要应付三个人着实不容易,况且。。。”蹇宾开心的说到。“蹇宾,你嘲笑我很高兴吗?”孟章火了。“孟章,你记得我曾和你说过什么吗?你与我天玑为敌的时候,想想值不值得,我送你的暗卫你全给杀了,这些人不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监视你的,你可以不信任我,但是你自己选择的路,难道还让别人同情你吗?”蹇宾对孟章说到,这一世慕容黎都扭转了自己的人生,为什么孟章不可以。“蹇宾,不是所有人都像执明那样出身在那么富足的天权,也不是所有的人可以像陵光即使他再怎么任性都有人爱,更没有人像你除了长的好看没有任何优点还有一个人全心全意对你,天枢虽然没有其他三国强大,但是本王也希望它壮大,所有本王只能联合三大家族,陵光可以选择公孙钤,我为什么不可以。”孟章对蹇宾说到。“孟章,我是真心希望你好的,不管你信不信,本王今天着实累了,天枢王没什么事,自便吧。”说着蹇宾走进了内室,孟章也离开王宫。

第三十章

      蹇宾穿了一身红白相间的精美华服,在城楼上迎接他的正君,小齐盔甲同样也点缀了红色,小齐的队伍在即将进入城门的时候,蹇宾下了城楼去迎接他的正君,“末将齐之侃拜见王上。”蹇宾走近将小齐扶起来了,“小齐,快快请起,此次你初次带兵就大获全胜,本王盛是高兴,今天是小齐和本王大婚的日子不需多礼。”小齐看着眼前的蹇宾,感觉自己离开的这些日子,仿佛隔了很久,自己很惦记蹇宾,怕蹇宾在自己的离开这几个月喜欢上别人,自己从12岁就跟着蹇宾,已经5年了,这5年来,自己一直陪在蹇宾身边,其实自己早就想和他成亲了,只不过,自己没有任何资本去迎娶蹇宾,而今天多年的夙愿终于达成了,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开心。

      天玑王成婚大典上,各国使节都到场了,庚辰看了看天玑王,这是他第一次见天玑王,“主子,我怎么觉得这蹇宾长的很熟悉?”慕容黎,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我想起了,天权王原来喜欢的是天玑王,不过天玑王太高冷了吧?”庚辰对慕容黎说着。“好了好了,我们看大典吧。”慕容黎制止住了说话的庚辰。“还是我的阿光好看,这天玑王一看就不是好撩的主,如此强势,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公孙钤想到。“蹇宾果然很厉害,不知会不会一辈子忠于钧天朝呢,也不知道他强大到一定程度会不会欺负王上呢。还有,旁边那个孔雀装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他好像是王上的正君,王上果然在我离开之后眼光都变差了。”裘振在看了看旁边的公孙钤心里想着。

       孟章看了看旁边的毓埥,自己微微笑了笑,“哼,蹇宾你以为你打了一手好牌,可惜。”毓埥看着大典的蹇宾,越看越想把他据为己有,齐之侃凭什么能拥有蹇宾这样的绝色佳人,毓埥表示格外的不服气,“蹇宾,本王会有一天让你和我重新拜堂的,待本王逐鹿中原之后,你就是本王的皇后。”

     夜晚,皇宫内,蹇宾和小齐都累了一天了,两人坐在床边,蹇宾给小齐除去铠甲,“本王,其实不想那么急的,但是想想,你回来怎么着也要给你举行庆典,那么本王就把自己送给小齐好了,不知道小齐喜不喜欢。”蹇宾看着小齐,并将小齐的铠甲已经全部脱掉了,突然小齐握住了蹇宾的手,“桓桓,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从我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娶做我的媳妇了,你知道吗,在山里的日子是我过的最开心的日子,后来,和你来到王宫,我就害怕,害怕你会和别人在一起。”小齐看着蹇宾说着。“小齐当真和本王生分了,还有,本王觉得小齐瘦了,本王还是喜欢有点肉的小齐。”蹇宾想给小齐脱掉里衣。“王上,还是由末将伺候王上更衣吧。”说着,小齐开始给蹇宾脱掉礼服,接着是里衣,蹇宾并不觉得扭捏,毕竟两人已经成亲了,当小齐看见蹇宾精美的胴体的时候,已经呆了,这绝对是上天赐予他的宝贝,“小齐的衣服居然都没有拖完,确将本王的衣服都脱了去,小齐居然欺负本王。”蹇宾开始撒娇。太美了,小齐说着亲上了蹇宾,将这具犹如艺术品的胴体抱起,将蹇宾放到了床上,将床幔放下,自己也将自己的里衣全部脱掉了,凑到蹇宾面前开始亲吻蹇宾的每一寸肌肤,“小齐,痒。”蹇宾试图躲开小齐这种亲吻。“桓桓,今晚世子会降临对吧。”说着向蹇宾的下身开始摸去。“小齐,想今天晚上就让世子降临是吗?本王也希望能有一个向小齐一样可爱的孩子。”说着蹇宾不再躲避小齐的亲吻。“桓桓,我希望世子和你要好看。”说着小齐慢慢进入到了蹇宾的身体,蹇宾主动吻上了小齐,“桓桓,我终于拥有你了,我会给你最好的,我会永远保护你,爱护你,还有我们的孩子。”说着,小齐一边亲吻蹇宾,一边辛勤的耕耘,他迫切喜欢能和蹇宾有自己的孩子。

一夜无眠。

                            

os:第一部就打算写到这里,本来打算第二部写俩人养娃打怪建立美好新天玑,但是由于年底太忙了,只能有脑洞才更新,所有未必有第二部,有了也未必更的快,所有,看到这里的亲们也可以当它完结吧。尽量出第二部。😄

 

 

 

 

 

 

 

   


蹇宾传奇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八章

      天枢同样也接到了天玑王大婚的消息,孟章对于自己的侧君被伏,决定亲自走一趟,从当年钧天一别已经有五年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王位稳固,只能选择向三大家族妥协,并且还委身于三大家族,只因自己是这几个王里面出身最差的,凭什么的执明和陵光可以过的如此舒坦,而自己过的却是如此光景,现在连蹇宾都可以获得真爱,为什么自己要过的这么辛苦。“王上,世子还小,臣打算代替王上去。”苏严对孟章说着。“正君,时候不早了,还是去歇息吧,崔侧君为国被伏,本王应该为了崔侧君做些什么。”孟章亲亲看了苏严一眼。苏严走近孟章,越走越近,将孟章逼到墙角,“王上,请为社稷考虑。”苏严在孟章耳边说起。“正君,世子已出于苏家,你还让本王怎么样?”孟章对苏严说到。“王上,就是不相信臣对王上的爱,崔信有什么好的,还是王上用崔信和沈越制衡苏家?”苏严继续对孟章说到。“正君,你难道要逆君吗?”孟章要挣脱苏严,苏严将孟章扛起来,“王上还是在床上最诚实,还有,崔信就算回来了,臣也不会让他天天缠着王上。”说着苏严将孟章扛到了倾宫。

      执明看着忙前忙后为天玑王大婚准备东西的慕容黎。“阿黎,将最好的东西带给白衣美人好了,省得让别人看轻了我们天权,还有新进宫的那批良家子,阿黎看着合适就留几个做宫人伺候好了,天天这么辛苦,看看你都瘦了。”说着,执明用手摸了摸慕容黎的脸,说完这些拉着世子和几个王子一起玩去了。慕容黎摇了摇头笑着看着执明离开,庚辰进来看着笑得很好看的慕容黎,“主子,王上那里来信,国内一切安好,这些年天璇并没有为难我们。”“当年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嫁给执明”。“主子,执明他并不爱你。”庚辰说到。“胡说什么?我们有了三个王子,而且宫中的任何人都没有王子,他不爱我爱谁呢。”慕容黎苦笑这说。“主子,难道没有发现,执明的后宫里面的人长的都差不多吗?而且几乎都是着白衣的。”“这次陪我去了天玑你就知道为什么了。”慕容黎对庚辰说到。呵呵,蹇宾,你过的还真是幸福,为什么所有的好,都让你得了去。慕容黎心里想到。

     远在南宿的蹇安收到了蹇宾大婚的消息,在内殿笑了好久,“哈哈,蹇宾你居然找了个山里人,什么将星转世,这都是你编的吧,毓埥,你的心上人终于要成亲了,哈哈哈。”毓埥来到内殿,看见疯笑的蹇安,“笑够了吗?笑够了和我一起去天玑”。毓埥面无表情的说到。“毓埥,你心上人要个山里人都不要你,你看看你后宫这些庸脂俗粉,都一个样子,还有那个世子长的还真像小时候的蹇宾,狐媚样子。”蹇安继续说到,“闹够了吗?蹇安,我看你是天玑的王子,对你礼让有加,你最好给我收敛点。”毓埥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现在说的他更火大。“心疼了,容不得我说蹇宾不好是吧?你知道他和你的宝贝世子一样的大的时候,我就把他推进水里,看着他差点淹死,结果水向风来了,我就自己跳进水里,我对他说,是蹇宾推我下去,结果自己掉下去的,我哭的特别伤心,蹇宾在水里待了很久,我看着他慢慢沉下去,没有人去救他,眼看他就要死了,结果来了一堆人,我父王亲自跳下去把他救上来,你知道我父王看蹇宾的眼神吗?为什么蹇宾那时候没有死?”毓埥实在听不进去了,“来人把正君给我看严了,不许他离开内殿一步。”毓埥说着离开。


蹇宾传奇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报,王上,边界传来捷报,齐侍卫攻退北边的天枢士兵,并与火将军南北夹击,共夺天枢五座城池。”蹇宾上朝不久,听见了这样的捷报,拍了一下桌子,“好,快快拟旨,封齐之侃为上将军,行统领都城禁卫之职。”蹇宾开心的说,文武大臣,“恭喜王上,恭喜齐将军。”“老臣昨日夜观星象,发现将星北移,齐将军乃将星转世,王上,可立齐将军为正君,护我天玑国运延绵。”大司命向蹇宾说到。“正君啊,可以本王还不想成亲。”蹇宾假装不是很同意,心想,不愧昨天去敲打了半天若木华,并承诺让他的儿子可以殿前行走,殿前行走无非都是盯着后宫,但是,这一世,自己已订下来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其他人就算走出花来,本王也不屑一顾,哼。“王上,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天玑国运考虑啊,请王上与齐将军早日完婚。”水司徒说到,其他大臣也附和到,“请王上与齐将军早日完婚。”“好,待齐将军回朝之日,本王便于他完婚。” 蹇宾微微笑了笑,感觉目的已经达成了,小齐,本王这一世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 齐侍卫,恭喜,不,应该是齐将军,王上封你为上将军了。”火将军对小齐说到。“没什么好恭喜的,多亏了火将军和众将士们,王上有什么封赏,都应该与众将士们分享。”小齐本来对这种封赏不走心,他在乎的只是蹇宾,他想回到他的身边,告诉他,自己可以配的上他,可以与他比肩,可以和他在一起。“齐将军,可是高兴傻了,王上封你做正君了,而且还说了,你回朝之日并与你完婚,难道齐将军要把王上拿来分享啊?”火将军逗小齐到。“将军,你说什么,王上,他居然。。。我和王上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太高兴了。”小齐开心的骑着马在营地了跑了好几圈。火将军摇了摇头,吩咐到:“准备班师回朝吧。将裳衣署运来的衣服,给齐将军送到帐内。”看来也是老夫离开的时候了,天玑由此神将,天佑我天玑。

     仲堃仪看见最近天玑王城内张灯结彩的,并问身边的二牛,“这几天城里好热闹啊。”“齐侍卫,不,齐将军和火将军配合夺下天枢五座城池,王上封他做了正君,说回朝之日变完婚。”二牛兴奋的说着。“看来王上等齐将军等的够急的,一回来就完婚?”仲堃仪讽刺的说到。“嘘,你是不知道齐将军和王上的关系,齐将军从王上是公子的时候就跟着王上,我怀疑,两人早就在一起了,王上迟迟不成亲,肯定是等齐将军有所建树的,要不然满朝文武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二牛悄悄和仲堃仪说到。仲堃仪听了这番言论,轻轻笑了一下,哼,一介武夫,即使入主了正君,难保他座的久,马上就要学期已满,仲堃仪对自己的才学以及样貌还是很有信心的,进宫当差是必然的,到时候自己天天陪在天玑王身边还怕没有机会,自己要的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各国在接到天玑王大婚的消息后,陵光最为淡定,早就看出来他和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有问题,“阿钤,你替本王走一趟吧,本王的身子现在也不宜出行,礼物你看着办,不用送最好的,蹇宾当年没本王早死在半路上了。”陵光扶了扶腰。“王上,要注意身体,世子也希望王上保重身体。王上,真的不去了吗,有可能看见钧天的正君啊?”公孙钤对陵光说到,“公孙钤,我和你说了多少次,我和裘振就是朋友知己关系,今晚你回你丞相府。”陵光扶着腰一步一步的往内室走,公孙钤看着陵光离开,走到陵光身边,将陵光抱起,“臣就算回去,也要让王上和臣一起回去。”公孙钤亲了亲陵光的包子脸抱着他进了内室。


蹇宾传奇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仲堃仪将蹇宾带到一家露天的摊位上,现在的仲堃仪毕竟是穷酸仕子,而蹇宾也并不介意,两人把酒畅谈,“齐兄是在宫中当差吗?”“仲兄为什么这么问呢?”蹇宾好奇的问。“齐兄能和学宫的掌事夫子说上话,想必是在宫中当差。”仲堃仪回答到。“也算吧,也不算是什么当差,就是可以进出王宫而已。”蹇宾喝了一杯酒回答到。“那么齐兄是否能经常见到天玑王呢?”仲堃仪问道。“你说天玑王啊?经常见到。”蹇宾吃了点东西回答道。“经常见到?”仲堃仪心想可以初入王宫又经常见到王上,不是侍卫就是男宠,不过看着他以面具遮脸,应该是侍卫吧,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齐侍卫的亲戚?“那么齐兄是否见过天玑王的近侍一位姓齐的呢?”仲堃仪继续问道。蹇宾一听仲堃仪打听小齐,脸色变了变,在蹇宾心中,世人可以讲他的八卦,毕竟他是天玑的王,但是说小齐他不容许,“那是家弟,仲兄打听家弟是又什么事吗?”“没有,只是很多人都提到了令弟,想来齐兄也在宫中任职,必然也认识。”仲堃仪看蹇宾脸色不是特别好也就没有多问,想必当哥哥的也知道自己弟弟和天玑王的宫闱传言吧。“时候不早了,仲兄我该回去,有缘再见。”蹇宾放下筷子打算离开,他是着实不愿意听什么八卦,而且仲堃仪这个人城府太深,这样打听这些事无非想走捷径,不过,他的才能确实也可以,不过如果这么容易就让他达到目的,就太容易了,自己可不是孟章。“齐兄,仲某还有一事望齐兄答应。”“如果是我能办到的,当然会答应仲兄的。”蹇宾笑了笑。“两次见齐兄均以面具示人,是齐兄觉得仲某不配阅齐兄之容,还是。。。”蹇宾缓缓的将面具打开了,心说,要不那个倒霉的传闻,自己怕被当妖孽抓起来,自己肯定不戴这玩意上街,好丑啊。仲堃仪看见面具缓缓的被摘下,顿时呆住了,他终于明白蹇宾为什么带着面具了,太好看了,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他不同于天璇王的那种好看,但是如果让他选择那种更好看,他会选择蹇宾这种,“仲兄,是齐某的样子吓到你了吗”。蹇宾笑了笑,仲堃仪被声音拉回来了现实,“没有,都说天玑王是八仙子下凡,但是让我看齐兄才是仙子,仲某唐突了。”仲堃仪回神回答到。“等你哪天看见天玑王,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告辞。”说着蹇宾将面具带上骑着马离开了。

      小齐已经在北边界守了快一个月呢,太奇怪了,这几天他依旧没事听听地面上传来的声音,应该这就在这几天。夜晚,“齐侍卫,天枢大军真的从北边攻过来了。”士兵对小齐说到。“大约多少兵马?”小齐问道。“回将军大约十万。”“天枢意在夺城,应是将所有兵马全部压倒了北边,火将军应从南边攻入天枢,让天枢腹背受敌,我现在就休书。”小齐对士兵说到。“齐侍卫,火将军就给这儿留了不到4万的兵,我们怎么迎敌啊?现在应该让火将军调兵到北边支援。”士兵提醒小齐。小齐笑了笑了,“没有必要,我已经安排人在天枢兵毕竟撒下了马丁,他们不会太快过来,你已将书信带给火将军。”小齐笑了笑,我等这个几乎等了五年,桓桓,我要拿下天枢的城池给你做聘礼。

      蹇宾收到了边界的战报,“王上,齐侍卫以四万兵力守护北边,现在天枢进攻的就是北边,王上要不要下令让火将军调兵去支援齐侍卫。”蹇宾看了看战报,笑了一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火将军和齐侍卫这么安排肯定有他们的想法,本王相信他们。”蹇宾对大臣说到。“水司徒,听说天枢这次领兵的是孟章的侧君崔将军?这位崔将军和三大世家的崔琳是什么关系?”蹇宾问道。“这位崔将军是崔琳的庶出子,因此,才让他成为了孟章的侧君,现在天枢的后宫有苏氏和崔氏,可谓最大的联姻利益团体。王上,即使看不上我们这些大家族的子侄,也可以从学宫选些良家子,现在钧天就我国还没有世子,王上请你为天玑的血脉考虑啊。”说着水司徒跪下了。接着一堆文武大臣也跪下了。“现在是讨论军情的时候,你们怎么又开始劝本王立君的事啊?本王。。。”说着蹇宾用手扶着头,看着事很难受的样子,“请王上保重龙体,为我天玑国运考虑。”水司徒继续说到。“好了好了,退朝吧,本王头疼。”蹇宾继续用手揉着头。“快给传医丞,另外,王上,天权已有三位王子了,王上应调理好身体,这样立君后,才能尽快为我天玑延绵国脉。”水司徒还补充了一句。蹇宾想这个人绝对事恨自己逼死他儿子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天天这么逼自己,还有,慕容黎怎么那么能生?


蹇宾传奇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蹇宾因为成亲的事,这几天很不开心,他有不敢写信给小齐说这些话,怕影响小齐的心情,如果小齐真为了这个拼命的话,受到伤害,自己是会伤心的,所以,蹇宾身着便装来到了他和小齐一起带过的山上,自己走进了那个小木屋,看了看东西还是收拾的一如既往的整洁,蹇宾躺在床上想休息休息,看见门口有一只鸽子,鸽子怎么会来这里?蹇宾皱了皱眉,走进鸽子,看见鸽子腿上绑有东西,蹇宾取了下来,打开看了看,“吾君,甚念,齐。”小齐为什么会寄书信到这里,难道他猜到我会来这里,蹇宾开心的在屋里找看看小齐还有什么东西留下。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桓桓,猜到你不开心会来这儿的,但是,我真的无法天天陪你在身边,我要学着让你依靠,这样我们才能站在一起,不是你在保护我,而是我保护你。齐。”蹇宾明白小齐所有的心意,他一心想给小齐最好的,但是,他却忘了小齐最想要的是什么,小齐,本王懂了,本王会等着你成为我可以依靠的男人。

      远在边外的小齐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担心蹇宾,他担心自己离开了,蹇宾会有危险,毕竟小齐从12岁开始跟着蹇宾保护他的安全,自己离开这么久了,没有他在身边蹇宾如果再遇到刺杀怎么办?还有,他更担心另一件事,按照钧天朝的惯例,15岁就应该成亲,蹇宾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朝里的大臣有时候当着自己的面都会劝蹇宾立正君,还有的说了,即使正君不立,也应该选几个良家子充实后宫,毕竟其他几国的王有点连世子都有了,而天玑的王连正君却没有,这岂不令其他几国笑话?他自私的不希望蹇宾去拥抱别人,更不喜欢蹇宾和其他有孩子,如果自己不出来寻找机会,呆在王宫的话,自己和蹇宾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递近,自己已经耽误了蹇宾5年,他不能再继续耽误蹇宾了。“齐侍卫,你快去看看南边天枢士兵有动静。”士兵对小齐说到。“快去告诉火将军,我先过去看看。”小齐对士兵说到。自己也上马前去南边看。小齐到了南边,发现南边并没有天枢的士兵,但是却发现旁边的生物都有抖动的迹象,难道是天枢士兵假借北边,实为南边?小齐回到军营,把这个现象告诉了火将军,火将军将拨了三分之一的士兵当北边,“齐将军,不是本将不相信你的推断,只是探子的信,以及这么多年老夫与天枢的交战,天枢的作战习惯,都不像是从北边来偷袭的。”“那么将军,我愿往北边随士兵把守,如遇天枢士兵好与之周旋,如果遇不到,三分之一的兵力也不会对将军的计划造成多大影响。”小齐对火将军说到。“好的,老夫就与齐侍卫兵分两路抵御天枢。”

     蹇宾夜晚带着小齐给他面具进城回宫,却看到了夜晚回来游街的仲堃仪,想想与仲堃仪打了个招呼,仲堃仪看到了蹇宾,“齐公子怎么晚了是去哪儿?”“哦,我刚出城办了些事,打算回家。”蹇宾对仲堃仪说到。“齐公子想来没有吃晚饭吧,那么仲某就请齐公子吃个饭,以答谢齐公子的引荐之恩。”仲堃仪邀请蹇宾。“哈哈,仲兄也太小气了,一顿饭就想答谢本。。。我啊,不过,我也饿了,那么就谢过仲兄了。”蹇宾笑了笑对仲堃仪说到。


乐乎私人订制的手机壳,齐蹇版,感觉还是官方这张最能突出齐蹇的感情😊😊😊,感觉乐乎的质量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