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诚(伪装/北平)二选一

第二章

     1945年北平火车站

     明楼现在已经两鬓斑白,毕竟已经四十岁的人了,因为阿诚的离开,自己的苍老的速度更加的快,自己这次来北平是受国民政府之托,稳定北平经济的,自己本应该在抗战胜利离开,去巴黎,但是在得知明台在北京潜伏,他就决定过来再亲自看看他和阿诚及大姐用命保护的人现在怎么样了,正如藤田宫一的认定,明台从仓库事件之后不再和自己说话,回到明家就是进小祠堂磕头,不吃饭不过夜,给自己的儿子起来个名字叫明谨呈,他无法面对他的大哥,更无法面对明家。

      明楼下了火车,看见一个少年朝火车的另一个方向跑去,喊着“大哥”,宛如当年在巴黎见面的时候明诚,只见那个少年投入了一个男人的怀抱,那个男人揉了揉他的头发,少年就如当年为自己拿起箱子的阿诚,不是像阿诚,他就是阿诚,只是比阿诚小了好几岁,自己这些年好几次都看见了他的阿诚,这次他也无外乎,摇了摇头,离开了,他的阿诚一直就在他的身边,不会叫另一个人大哥,更不会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

     方孟敖看着来火车站接他的孟韦,心里非常激动,自己飞越驼峰,已经有三年没有回过家,对于这个弟弟更是想着要紧,虽然自己弟弟从五年前训练摔伤,醒来之后变了很多,变得不爱动了,变得更爱静了,不在接触三青团的训练,而是上了北大的经济系,偶尔画画,变得更加依赖这个家,偶尔陪着父亲下棋,陪着小妈逛街,陪着木兰放风筝,原来不怎么爱亲近自己的弟弟,变得如此粘人,乖巧,懂事,自己还是很开心的,尤其听父亲说,孟韦居然答应去银行上班,自己不喜欢银行的工作,还好有弟弟,同样,方孟敖也发现了弟弟偶尔露出的脆弱,记得有一天晚上,做噩梦,喊着“大哥,不要抛弃我。”方孟敖赶快走进了孟韦的房间,看着坐起来的孟韦的,汗水流了下来,方孟敖走到了他的床边,看着这样的孟韦,“梦到什么了?听着孟韦,大哥不会抛弃你的,你是方家的小少爷,我是你大哥,方家都是你的,你要不担心任何人抛弃你”。孟韦看了看走进来的孟敖,“大哥,让你担心了,我只是做了个噩梦。”孟敖将孟韦搂到了怀里,亲亲拍着他,“大哥和方家都不会抛弃你,方家所有的人都爱你。”他感受到了孟韦的颤抖,这种颤抖类似于哭泣。这几年在外,他和父亲的通信,也了解到了这个弟弟的出色,进入银行的几大举措都为稳定北平经济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孟韦,从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是知道自己回不去了,不,应该叫他明诚,他在枪口指向他的那个瞬间,他看着明楼将明台脱出仓库的时候,他打着了打火机,他从来不奢望自己在明楼心中的位置高于明台,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他还有一句话没有和明楼说,“来世我希望和你不在是兄弟,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你,我爱你,不要抛弃我。”现在的明诚,生活的幸福,有方家这个强大的后盾,只是不知道他心中的那个大哥现在怎么样了?没有自己,他的伪装是否顺利,是不是回到了巴黎,结婚生子?今天,在火车站看见的那个大叔,很像大哥,只是肯定不是明楼,明楼不可能瘦成这样,也不可能老成这样。这是明诚,也是孟韦,他忘了他曾经的大哥已经40岁了,而现在的他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年。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