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成)二选一

第四章

早餐,方孟敖看见客厅的画,便问佣人:“二少爷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多晚了还画画。”佣人说到:“昨天二少爷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是二少爷和老爷聊完天说睡不着就画画了。”方孟敖看着眼前的画,只是一幅风景画,湖畔旁,树林边。。。

“孟敖,回来了。”方老爷子看着报纸,和刚进门的大儿子说到。“爸,今天新来的经济司司长就职,您怎么不把孟韦叫醒,都什么时候了?”方孟敖嘴上这么说的,但是神情满满的宠溺,自己不喜欢经济和经商,还好有这个弟弟,但是看着孟韦的画,孟韦并不是那种和喜欢做一个商人的,他应该喜欢这样安逸的生活,从五年前孟韦就变了,变得不在任性,变得乖巧懂事,但是更变得令人疼惜。“让孟韦睡吧,一个上海来的,无非就是试探试探北平的水有多深,我今天去就可以了,餐定里做了孟韦爱吃的饭,一个北方土生土长的孩子,却爱吃南方的食物,孟韦都是让你们这些人宠出来的。”方老爷子放下报纸,打算整理整理去银行。方孟敖看了看方老爷子,心里想,家里谁最宠着孟韦,方老爷子自己不知道吗?自从孟韦在银行大刀阔斧改革,取得显著成效以后,方老爷子逢人就说,“犬子年幼,无非运气上佳。”去年生日的时候,更是把北平的商业世家叫来大摆生日宴会,今天新经济司司长来就任也不让他早起,究竟是谁宠着他。看着方老爷子离开了,方孟敖走进餐厅,吃起了家里人给孟韦准备的蟹黄包,还是北方的猪肉大葱馅的包子好吃。

“大哥,早,你们怎么都不叫我。”说着方孟韦拿起了要给蟹黄包,喝了一口粥,就打算离开方家。“别,冒冒失失的,哥,开车送你去。”方孟敖打算亲自送自己的弟弟去银行,“不用了,哥,我自己去。”说着就往外面走。方孟敖不放心,说:“哥开着军用jeep送你去。”说着那上钥匙陪着孟韦一起出去了。

“方行长,久仰久仰。”明楼看着面前的方行长,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明台,心里想着,这小子,伪装起来也挺像样子的。“明司长,久仰久仰。明司长初到北平可否习惯?”方步亭问道。“除了天气的寒冷让明某无法适应以外,一切都很好。”明楼看了看方行长,却发现方行长的旁边有一个空位,向旁边的明台瞟了一眼,明台已经猜到了是谁,但是明台没有搭理他的大哥,“方行长,既然时间到了,我们开会吧。”明台想着赶快结束这个会议,让方家二少爷看见他和大哥,明台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希望让他见到他们,“别,方行长身边还空着一个位置呢,挨着方行字想必一定是重要并且尊贵的人,我们还是等等。”明楼看向方行长,并意味生长的看了明台一眼,心里想:“你小子不想让我见什么人,我偏偏要见,而且要冠冕堂皇的见。”“明司长严重了,是犬子,犬子目前在银行挂一闲职,无非历练历练罢了。”方步亭无不骄傲的说着自己的爱子。犬子,闲职,历练,在明楼听起来都损人听闻,睡不知道北平方行长的小儿子如何干练,半年时间整顿了银行的各个环节,和明台这个伪装的金库主任根本不在一条起跑线,方步亭无疑不是在炫耀“我们方家的产业是我们方家的,政府的银行,现在是我们方家的,未来还是我们方家的。”“方行长过谦了。方行长,可知北平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要租,明某初来北平,还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住。”“明司长如果不嫌弃,方某有一处别院,是犬子先写生住的房子,可以暂时让明司长住。”方行长客气到。“不牢方行长了,我那里有空屋子,明司长和我一起住可以了,而且住一起讨论问题也方便。”明台着急的说到,只是他的着急更加坚定了,方家小儿子对明楼及明台有着不可说的秘密,整顿银行,写生画画。。。

“对不起,我迟到了”方孟韦走了进来。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