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诚:二选一 第五章

第五章

    方孟韦看见了明台,看见了明楼,他突然间明白了,自己即使怎样的改变也脱离不了明诚给他的桎梏,只是为什么大哥瘦成这样了,大嫂没给他做饭吗?还有他怎么老成这样了,和自己的父亲看起来年龄无差,还有明家要破产了吗,为什么大哥穿的都是自己原来的衣服,大哥是瘦了,但是也不可能不去做新衣服吧。还有,明台怎么带了眼镜。。。

    “孟韦,来见过明司长。”当明楼看见放孟韦的时候,他知道他的阿诚回来了,但是看着如此年轻的方孟韦,不禁心中所想他的阿诚还如此年轻,自己却已老了。“大。。。叔,不,明司长好。”明诚自知自己失态,但是一句“大叔”无疑不是将明司长推向了深渊,他还记得我吗,他是我的阿诚吗?“放肆,叫什么大叔啊,还好明司长不和你计较。”“这位是上个月新来的崔主任,负责主管金库。” 方行长将明台介绍给孟韦,“崔主任好。”“爸,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开会吧。”说着方孟韦看了看明楼和明台,坐下准备开会。

     这次会议开的是什么,明楼一点都没往心里去,他时不时的看向方孟韦,看着他的阿诚又年轻了好几岁,原来自己就要比阿诚大八九岁,现在都快将近二十岁了,还有,如此他的阿诚为什么会变成方孟韦,难道仅仅是巧合,方孟韦就是方孟韦吗?不,是他的阿诚,阿诚的动作,习惯自己非常的清楚,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影响着自己;明台心里感觉,“完了完了,毁了毁了,大哥一定会向方家要回阿诚哥的,阿诚哥会怎么办,阿诚哥还会和我们一起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吗。”

     会议结束后,“方行长,别院是否愿意租给明某,明某房租会照付。”明楼看都没看明台,对方步亭说到。“当然可以,明司长,孟韦,去陪着明司长去宾馆拿东西,让明司长住你写生的别院,还有,怎么可以和明司长收钱呢,明司长如果觉得实在觉得不好意思可多多提点犬子。”方行长说到。“爸,别院木兰经常过去陪我写生,这样不是特别合适吧。”孟韦知道他父亲的意思,但是他还是不希望大哥住到那处别院去,因为那里有属于明诚的记忆。“那就算了,明某这几天再找找房子,宾馆除了冷点还是很有家的感觉。”明楼看象孟韦说到。“不,我的意思是。。。明司长今天可以先和我们一起住到方家,我马上叫人去打扫别院,租给明司长。”即使重生一世,看着你挨冻我依旧舍不得。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