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诚 二选一 第八章

第八章

晚上,明楼和明诚回到了方家,看着方家的装潢丝毫不比明家差,再看看方家给自己安排的客房,也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的感觉,只是当明楼看见客厅的画架,顿时愣住了。方步亭看了明楼,“犬子拙作,让明司长笑话了,孟敖,你弟弟今天早出去,你那么早回来也不想着收了,让客人来了看到像什么样子。”方行长表面上是在说方孟韦不懂事,但是却丝毫没有指责到小儿子,而是大儿子躺枪了。“爸,你除了会说我,还会说谁,孟韦干什么都是对的,我早就和他说了,要画去别院画去,要不就去院子里,结果他倒好,时不时在家支画架画画,画的又不怎么好,”说着像旁边的明楼看了看。“孟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你这个大哥纵容的吗?”方步亭不依不饶说着。“好了爸,我宠弟弟,你也宠儿子吗,孟韦呢?没和明先生一起回来吗?”“他去给明司长收拾客房了。”方步亭看了看大儿子说到。“见鬼了,二少爷什么时候伺候别人。”说着自己点起一支雪茄。象征性的给明楼递了一支,明楼,说:“亡妻并不喜欢明某吸烟,明某因此很久没有在吸烟了,看着二少爷的作品,让我想起了亡妻的画作,不尽伤心。”明楼做出哀伤的表情,明明就是阿诚的画作,但是眼前方行长和方大少爷一幅我的儿子(弟弟)我就是宠的态度。

“明先生一定很爱自己的妻子,而明太太也一定是一位风华绝代,才艺双全的美女。”自己的父亲去休息的时候,明楼还在看自己弟弟的画,自己走到他身边,无意聊到。“亡妻殁于上海沦陷时期,说起来也有五年了,亡妻比我小9岁,是我明家的收养的孩子,美不美不觉得,但确实明某一生挚爱。看着令弟的作品,虽然结构不足,但是色彩却不错。”明楼看着阿诚的画不禁说到。“我到不觉得结构有什么不好,孟韦都没有学过画画,能画成色彩不错就实属难得了,当然比不过明太太了。”孟韦的画本来自学成才,画的好不好的,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别人说他方家人,他就是一百个不乐意听。“我太太的画也不是上品,而且他和令弟的画风很像,毕竟我太太的画是明某亲自教出来的,所以非常熟悉,现在也是有些睹物思人罢了。”明楼看着连一句不好都说不得的方大少,更加觉得他的阿诚在这个家里生活的多么幸福,他们还会相认吗?“时间不早了,明先生早点休息吧。”他方孟敖可不想听某人和他童养媳的爱情故事,都什么年代了还养童养媳,对于他这种受过新式教育的人来说真难得。

明楼想想也该休息了,劲直走向自己的房间,这是听见大客厅有阵阵的钢琴声,在明家,明台学的是西洋乐器,自己偏爱中国古典戏曲,所以他的阿诚学了二胡,他曾今问过阿诚,你真的想学这个吗?他的阿诚回答他,“我只想为大哥伴奏,大哥学戏,我拉二胡,大哥学歌剧,我拉小提琴。”但是,现在想想这些究竟是不是阿诚真正想学呢。“孟韦,别弹琴了,明先生累了一天了,也该休息了,弹的又不怎么样。”孟敖说到。“大哥,再难听也是你教的,你教的不好还怪我弹的不好。”说着孟韦放下了琴盖,准备走向自己的房间,并看着要回自己房间的孟敖做了个鬼脸。

明楼看着如此的阿诚,他的阿诚对他这个大哥从来都是尊敬有余,活泼不足,他从来不会像明台一样像自己撒娇,但是,今时今日,他确向着另一个男人撒娇,埋怨,并且让另一个人教他钢琴,这都是他原来没有想到的,他们是否可以回到过去,他是否可以能够再次拥有自己的阿诚?孟敖看着自己的弟弟走进房间,想想五年前,孟韦刚刚醒来,变得如此安静,如此听话,自己着实觉得不对劲,但是也不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有一天,他看着自己在弹钢琴,就让自己教他,对于一个都要十几岁的少年再学钢琴是有点晚了,但是他确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着实的聪明,也就半年的时候,钢琴就弹的不比自己差,有时候也会和自己四手连弹。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