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诚 二选一 第九章

第九章

    孟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自己今天见到了大哥,看见了明台,他回忆起五年前,在那次二选一中,大哥选择了明台了,他曾今小心翼翼守护着着自己对大哥不为常人所知的感情,他知道自己对于大哥是类似于弟弟,但是始终不如明台,类似于知己,但是始终不如王天风,有时他也不知道他们的感情是什么。曾今记得,大哥说自己想学戏,然后自己就配合大哥学了二胡,结果有一天自己放学回家,看见大哥和明台在四手连弹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顿时自己就不淡定了,自己悄悄把拳头握了起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回来,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学钢琴,结果去了巴黎,自己加入了组织也就没有在提学钢琴的事,但是没有想到自己重生了,看着自己在方家的大哥,弹着钢琴,自己主动提出了想学,他当时虽然来这个家才不久,但是自己确不害怕被拒绝,孟敖大哥和大哥一样都很有耐心,都非常认真教着自己,但是自己确没有像在明家一样逼着自己什么都要学会,学好,但是好多情况就是这样,习惯已成自然,半年学会月光奏鸣曲,现在好多曲子弹起来也没问题,虽然孟敖大哥有时候会说自己弹着没有他好。

    早晨,明楼收拾好下楼准备和方家人一起吃早餐,却看见方家两位公子在一起弹钢琴,四手连弹,好像当年自己和明台,他明显感觉到方家大少爷带着小少爷弹奏,方家老爷子一脸骄傲的表情,方家佣人感觉见怪不怪了,明楼感觉自己与眼前画面如此格格不入,他回忆起,有一年,明台要学钢琴,大姐怕明台调皮,外面没有老师愿意教,就让自己亲自教了,自己教明台着实废了一番力气,明台明显不如自己的阿诚聪明,学什么都没有常性,跟着自己学了二年终于能够弹奏一首月光奏鸣曲了,本想着大姐过生日自己弹给大姐听,但是因为他着实的笨,只能自己带着他弹奏了,记得有一次他的阿诚放学回家,看见自己和明台在弹钢琴,那时候阿诚也是像今天他看着阿诚一样的看着他和明台,只是阿诚没有停留多久,而是自己走进房间。后来,因为明台弹的太难听,大姐生日也没有弹奏,比不上现在方家两位少爷弹奏的好。“咱家孟韦就是聪明,学什么像什么。”方老爷子自豪着说,这时候孟韦说到,“主要是大哥教的好。”说着看向了一旁听他们弹琴的明楼,“明先生,一起吃早餐吧,我特意吩咐准备了上海风味的食物。”说着大家一起到了餐桌。

    明楼和方孟敖坐一边,方太太和孟韦坐一边,吃饭过程中,看着明楼吃饭方式像级了一个人,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像谁,如此的熟悉。“明先生,我今天让人往别院添置一些东西,明天明先生就业搬过去了,这几天如果住的不舒服,请和我说,我在让人准备。”孟韦说着看相明楼,明楼想还是他的阿诚关心自己。“明先生住进别院就知道那真是个好地方,到时候孟韦去写生你可以指点指点,好提高孟韦的层次感。”方孟敖这话说的表面上是客气,其实还是嫌弃昨天自己说他弟弟的画没有层次感,“明先生既然懂得绘画,那要多多讨教了。”孟韦客气到,心里想,你画的什么样,我不知到吗?也没多好。“孟韦啊,你是不知到,明先生的画,画的有多好啊。。。”孟敖继续调侃到。“大哥,好像你见过似的。”孟韦喝了一口粥,“没见过,但是明先生说他童养媳的画都是他教的。”孟韦听见童养媳这三个字,把粥喷到了明楼脸上。“放肆!孟敖,规矩都到哪儿了,食不言,孟韦,就知道你和大哥学不了好,明司长,多有照顾不周,来人,带明司长洗脸去。”明楼意味生长的看了孟韦一眼,他虽然两天之内被人喷了两次,但是他却要感谢方孟敖的这句童养媳。阿诚,原来是你从来都不懂我。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