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诚 二选一 第十章

第十章

   明楼随着孟韦来到了别院,随行的人,将他的箱子拿了进去,看着明楼自己抱着盒子和画,孟韦说到:“明先生,何苦呢,这些东西都让他们搬好了,您都一大把年纪了。”重生后的明诚是不是调侃几句自己的大哥,就像当年调侃他“西装不错,真像汉奸”一样。“孟韦,是觉得我年纪大了,呵呵,有机会,我会让孟韦知道我是不是年纪大了。”靠近自己说了这句话,让自己想起来“整顿家风。”孟韦笑了笑,随着他一起搬东西。“画作要不要挂起来?”孟韦问道。“孟韦想不想看看亡妻的作品?”明楼打算拆开这幅画。“不了,银行有事,我先走了。”即使重新开始,我依旧接受不了你爱着别人。明楼看着落荒而逃的孟韦,他的阿诚难道还没有理解今儿早方大少爷那句童养媳的含义吗?我有没有童养媳,明诚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教过谁画画,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孟韦回到了银行自己的办公室,大哥的童养媳是谁?自己不是没有想过,大哥没有童养媳,大哥只交给过自己画画,但是未来的大嫂为什么也会画画?大哥是怎么教的她呢?还有,大哥接触过的女性在上海的,自己只记得汪曼春,难道还有别人?那么自己这么多年的错付又算怎么回事?大哥,你难道没有一点点,哪怕一丁点点喜欢我吗?孟韦想着,他今天不敢去看那幅画,怕那幅画画的比自己好,如果看不到,就可以证明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明楼的人,可以为了你明楼活着阳光灿烂,更可以为了你死的惊心动魄。孟韦将银行的公事处理完了,准备回家早点休息。

   明楼看了看别院的设计,非常的眼熟,尤其别院的房间更是像足了明家,自己今天住的房间和自己在明家的布置完全一模一样,包括书房和床的位置,最大的一间房像足了大姐的卧室,另外挨着大姐的卧室,类似于明台的房间,那么阿诚的房间呢?是自己的隔壁吗?明楼走进了隔壁,看着屋内的单人床,还有两个衣柜,这就是阿诚的房间,阿诚,孟韦,你究竟对明家和我有着怎样的感情呢?“明先生,您的房间我们都收拾好了,这是我们小少爷住的房间,床单被罩都换了新的,您放心住吧。”一位收拾的大婶说到。“方行长和夫人,经常过来吗?”明楼看着院内的海棠树说到。“这个别院是小少爷20岁的时候,老爷送给小少爷的生日礼物,小少爷让人布置成这样的,说大屋子留给老爷和太太,另一间房子留给不常回家的大少爷,小屋子给木兰小姐住。但是,老爷太太总嫌弃地方偏远基本上没怎么住过,倒是木兰小姐会来陪着小少爷住一阵,小少爷怕小屋子潮湿,一般都让木兰小姐睡大少爷的屋子了。”大婶和明楼闲聊着,但是明楼却听出来了一个信息,木兰小姐?难道是那天阿诚牵着的那个女孩儿,自己原以为是看错了,看来那天那两人果然有一个是阿诚。“木兰小姐,比你们小少爷小吧,是给小少爷订的亲吗?”明楼试探到。“哪儿啊,木兰小姐是我们表小姐,不过老爷一直希望他们亲上加亲。”大婶说的眉开眼笑,明楼听着一脑门子官司。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