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六)转机

(六)转机

     张晓波回到了六爷的小卖部,两人喝多了彻夜长谈了一番,最后以六爷不再干涉张晓波的自主生活而告终。张晓波回到六爷身边后,有事没事逗逗波儿二代,时不时躲进屋里找出原来的书本,打算翻一翻,他发誓绝不是被谭小飞刺激的,绝不是!!!

六爷:波儿,怎么想起看书了,不说想开个酒吧吗,我和你霞姨商量了一下,打算咱们入股她那个震颤吧,我把小卖部顶给她,当作入股的资本。

晓波:爸,我不想开什么酒吧了,我想。。。

六爷:你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呢?又想去酒吧鬼混啊?上次小飞那孩子仗义,这事就这么了了,你要是在出去鬼混惹出事谁给你了?

晓波:爸,你怎么总是不听我说完呢,我没说继续去酒吧唱歌,我是想。。。算了,不想了,爸,我饿了,你给我做饭去。

六爷:好!做饭,你可别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什么时候再遇到小飞,请小飞来咱家坐坐,多仗义的孩子啊。

晓波:爸,你就别想了,咱们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咱们就是小老百姓。

说着张晓波继续翻腾箱子,他还是想要不去重新试着参加一下高考?但是自己都这么大了,混了这么多年,想学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谭小飞一早自己做了早餐,喝了牛奶,打算今天去趟张晓波家,不能就这么分手了,想当年他爸都能追到他妈那么难搞的,区区一个张晓波应该不再话下。看了一眼楼下某个房间,想了想,不叫他们吃早饭了,他俩吃不吃的,根本不缺这一顿。


      张晓波没想到会看到谭小飞,他是没有想到谭小飞还会来找他,还拎着他爸给谭小飞的钱。

小飞:波儿,我来接你回家,昨天我不该说你是小痞子,但是,也是你先说我妈在先的。

晓波:谭小飞,对于我昨天那样说你另一个父亲我道歉,但是,你还不明白,我们之间真正的问题吗?我就一个小老百姓,和你们这种随便一辆车就能顶我们一胡同家当的土豪没法比,我没有读过书,和你们这样的精英也没法比,你现在也许只喜欢我的样子,但是如果我老了,或者哪一天我们在价值观上出现分歧了,我们能不能还能如此很好的沟通,本来两个男人就不象男女还有孩子牵挂。。。

小飞:你说了半天还是嫌弃我是男人,你要是喜欢孩子,我们在一起可以去拎养一个,或者做代孕,其他的,钱不钱的,我完全可以搬来和你们一起住,沟通更不成问题了,我都融入你们胡同了,你还怕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呢。

晓波:我说了半天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这些都是表面话的,我们如何被社会认可,如何被父母认可,如何被。。。。

小飞:我真不明白,我爸妈过的挺好的,怎么到你这儿都成了事了,我一直觉得像六爷那么具有侠义精神的人,不会那么在乎世俗的眼光,你怎么就这么倔啊。。。

晓波:(顿时炸毛)你才倔呢?你全家都倔?

六爷:波儿,你就说谁倔呢?这家里你最倔,好好的炸什么毛。

小飞:(狗腿状)六爷,您老可好?

六爷:叫六叔,听的别扭,波儿,让我惯坏了,时不时炸毛,时不时耍脾气,孩子不懂事,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你这孩子,我看着就比他懂事。

晓波:爸,你不知道,他那都是装的。。。

六爷:装的?你装一个我看看,明明比人家大,怎么看怎么不懂事。

小飞:六爷,不六叔,我和晓波也算不打不相识,晓波的脾气我懂,你放心,我对他绝对是没得说,比我爸对我妈都好,这次来是把钱给您送过来。

六爷:这话怎么听的这么别扭,钱,既然我给出去了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六爷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是六爷我也不能缺了这道义,你要真想交我家晓波这个朋友,就时不时来看看他,晓波这孩子,从小缺少。。。

晓波:爸,你别说了,我们俩就是普通朋友。。

六爷:我也没说你俩不是朋友。。。

小飞:既然是朋友,那么六叔,今天我爸妈在家做了好吃的,我想请您和晓波去我家做客怎么样?

六爷:我就不去了,受不了有钱人家的规矩,晓波你跟着小飞去吧。

晓波:爸,你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我还没说什么呢?

小飞:谢谢,六叔,今天我带晓波去我家吃饭,等哪天我父母有空,我带他们亲自拜访。(说着拉着张晓波走了)

六爷:是个不错的孩子,怎么这话这么别扭?(六爷望着绝尘而去的飞波二人)

 

餐厅:

老谭:平平,我接到了儿子的电话,说儿媳妇要来家里吃饭,让咱们亲自做饭,这还没过门就这么狗腿,进了门还不得骑儿子头上?

启平:行了你,我也没发现我和你在一起之后骑你头上了,我警告你,儿子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你可别拆台,家里差点就差点,人品正就行,可别是你生意上的那些伙伴,总想联姻整点利益。(赵启平开始切菜,准备食材)

老谭:小东西,你怎么说话呢?我身边都是豺狼虎豹,你身边不是也没好资源吗?

启平:儿子天天一张冰山脸,好资源有用吗?(看了一眼老谭,凑近耳边,亲亲一舔)对了,Daddy,我的车呢?怎么来了这么久没看到你特意买给我的恩佐呢?

老谭:小妖精,车的事,一会儿再说,你可以不能撩完了就跑,早就想在厨房来一次,(说着开始撕扯赵启平的衣服,开始亲吻赵启平的颈部)。

启平:Daddy,讨厌,我要我的车,(说着回抱着老谭,衣服也逐步开始散落。)

情节自行脑补。。。。

 

张晓波拉着谭小飞走在百货商场里:

晓波:你爸和你爹喜欢什么,这么正式的见面,我应该给他们带礼物过去,也许礼物不是很上档次。

小飞:我爸最爱我爹,我爹最爱我爸,其他的都是浮云。

晓波:谭小飞,你能不能正紧的回答问题。

小飞:我回答的很正紧,他结婚十八年,恋爱的时间追述起来更长,天天如胶似漆,腻腻歪歪,有时候上演限制级的,都不避讳我。

晓波:(大眼睛看着小飞,低着头)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终于问出来了,感觉好不好意思啊)

小飞: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奇怪啊。。。我是他们从孤儿院收养的,他们结婚当年收养的我,当年我爹看见我的时候,一直觉得我就是我爸的亲儿子,都说长的怎么这么像,我后来听我爸说,我爸差点为了证明清白拉我做亲子鉴定,最后,还是我爹觉得这事对我的一种伤害,所以不了了之,所以我觉得特别幸运,那么多孤儿,哪有我这么好命,有这样一样一对儿又有钱对自己又好的父母呢?

晓波:。。。。。对不起。。。(抬起头,趁没人,亲了谭小飞一口,立刻躲开)走吧,买些水果吃饭去。

小飞:(呆呆立在那儿)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