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九章 冰湖

(九)冰湖见面

      第三天早晨,谭赵房间。

启平:阿嚏!阿嚏!阿嚏!

老谭:平平,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我就说北京的冬天太冷了,一会儿见完张晓波的父亲,咱们就回上海。

启平:这几天逛来逛去确实有点感冒,不过没关系,我一会儿多穿点。(说着起来穿衣服)

老谭:(将赵启平拉回了床上,并亲向他的额头)还说没关系,都发烧了,不行,我们先去医院,然后再去颐和园。

启平:老谭,我这就是普通感冒,你和人家约好了,怎么可以迟到了,谭总不是很讲时间效率的吗?(启平打算从老谭怀里出来)

老谭:这就是谁的老丈人谁搞定的道理,谭小飞就应该自己摆平,我都这么大数岁还要提他出头露面啊,谁的媳妇谁想法娶回来呗。(先下了床,拿起衣服打算给启平穿)

启平:谭宗明,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没皮没脸啊,儿子那叫脸皮薄,还有,你离我远点,我自己穿。阿嚏!阿嚏!

老谭:好好好!自己穿,先去餐厅,把饭吃了,我给你找点药,见完未来亲家,我就陪你看病去。

启平:都听你的,能不吃药吗?

老谭:赵启平,你还是不是医生,有医生害怕吃药的吗?

启平:Daddy,不想吃不想吃嘛!(有点低烧,脸有点微红,撒娇状)。

老谭:baby,一会儿daddy用嘴为你吃!

启平:(一阵恶寒,一起走出房间)!

 

谭家餐厅

小飞:爸,爹。

老谭:怎么今天这么乖,起得怎么早?

小飞:爸,我打算和你们一起去,如果真谈不拢,我也可以自己扛。

老谭:呵呵,你怎么扛?拿什么扛?你去收拾收拾行李,明天回上海!

小飞:爸,我是不会回上海的,我要和晓波在一起!

老谭:呵呵,今天过后,人家张晓波都不见得和你在一起了,你还想赖着人家不走啊!

小飞:我不管,就算他不和我在一起,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启平:好了好了,小飞,你爸和我今天去见未来亲家就是为了想办法帮你把这事谈拢,你给我俩收拾收拾行李都不行吗?

小飞:行,我就说,还是爹疼我!

启平:好了好了,吃饭。

 

      谭宗明和赵启平离开谭家。

小飞:晓波,你爸出门了吗?

晓波:小飞,你爸他们出门了吗?(电话接通,同时说出来的一句话)

小飞:他们出门了。

晓波:我爸也出门了,小飞,我爸今天穿了军大衣,拿了一把军刀,闷三叔和灯罩叔也跟着去了,据说还叫了人,你还是想办法拦住你爸他们吧,我知道他们在上海厉害,但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在他们眼里,你成了欺负我的混蛋,我成了良家妇女,呸!良家妇男!

小飞:有你这样的良家妇男吗?你先划的我家车好吗?怎么反倒我成了恶霸了,有这样的恶霸吗?钱一分不要,天天宠着你,爱着你!

晓波:谭小飞,你是不是重点关注错了!我的意思是,我们赶快出发,以免我爸伤了你爸他们!

小飞:晕!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我们赶快出发,颐和园门口见,你告诉我,我怎么坐公交车去。

晓波:谭小飞,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要坐公交车?你的车呢?

小飞:我爸和我爹来了,就禁止我开车了,钥匙他们拿着呢?

晓波:那你打车啊!

小飞:。。。。。。

 

        颐和园停车场

老谭:(轻轻摸了摸启平的头)平平,你发烧了,车里暖和,你在车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启平:不要,说好了一起见,我不去多失礼数啊。(撇撇嘴)

老谭:我先试着和他说说,就说贱内染疾在身,换个地方谈谈。

启平:混蛋,你才是我的贱内呢!

老谭:好了好了,听daddy的话,穿的这么少,这么多年了,你还信不过我吗?

启平:(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在了老谭的脖子上,向老谭脸上亲了一口)谈不拢就撤,儿子都那么大了,你还说我穿的少呢,你怎么总不记得围围巾啊?

老谭:别扭,好了,不舒服了,记得打电话给我,(亲了一下赵启平)下了车。

 

       冰湖

       谭宗明穿着纯毛料风衣,在北京这地方确实有些冷,不过,有赵启平的爱心围巾那就不一样了,看着对面扛着军刀,穿着军大衣的六爷,旁边站着闷三和灯罩,怎么感觉怎么别扭,这是唱哪出啊,就是见个面,又不是打群架。

老谭:张先生,我是谭小飞的父亲。

六爷:(看出了是前天肯德基的土财主,扛着军刀)谭先生。

老谭:张先生,这北京三九天怪冷的呢,我爱人初来北京,不适应北京的天气,有点感冒发烧,张先生能不能换个地方谈谈。

六爷:(斜着眼睛喵了一眼老谭)敢情,谭先生是有老婆的人啊,(晃了晃身子)。

闷三儿:六哥,这事人家的私事,咱们还是谈正紧事吧。

六爷:什么私事不私事的,今儿,六爷就要教育教育这种当代陈世美。

谭宗明顿时囧了,什么当代陈世美,自己和平平可是相亲相爱,永不背叛。。。。

老谭:张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我爱人都结婚二十年了,这可是第一次来北京。

六爷:小飞,这孩子,我第一眼见了就很喜欢,仗义,懂事,我当时还想这家庭教育肯定是没问题的,父母肯定都是有文化,有教养的人。但是,今儿看见你,呵呵,抽烟不(拿出一盒烟,递给老谭一支)

老谭:张先生,我还是听不懂你的话,我爱人是医生,不让我抽烟,还有,小飞好,当然是我和我爱人教育的好了,怎么听着张先生觉得是小飞有我这么个父亲丢人啊?不过,听张先生的意思是同意两个孩子了?

六爷:你少把我绕进去,小飞不错是不错,但是我不同意两个男人在一起,不过小飞还算地道,不像有些有钱人,仗着有两臭钱,抛弃糟糠之妻,欺负良家妇男。还有,谭先生,老哥有句话还是奉劝你,这夜路走多了就会遇见鬼,女人给咱们生了孩子,跟了咱们这么多年就应该好好对人家,就你这样的人,我也不同意小飞和晓波,省得你哪天歪主意打到我家晓波身上!

老谭:(听的云里雾里,但是听见最后一句话彻底火了)我打你家晓波歪主意,我有病吧,我家平平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医学博士,书香门第,最主要的该性感性感,该清纯清纯,你家晓波这样的没头脑,也就谭小飞那样不高兴能看上!

六爷:你家什么平平,既然你家平平这么好,你还婚内出轨,还害怕别人说啊,我家晓波怎么了,最起码孩子懂事,不会为了钱傍大款,还是你家小飞倒贴追着我家晓波呢。

 

    赵启平左等右等没见老谭出来,又看见谭小飞和张晓波一起过来。

小飞:爹,晓波说,他爸拿了军刀,我怕他们出事。

晓波:叔叔,我爸他做事虽然莽撞了点,但是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启平:(这孩子会安慰人吗,一脸的黑线,先一步离开他们向冰湖跑去)。

 

       赵启平看着吵架吵的热闹的两个人,顿时感觉没什么恐怖的,谭宗明很少和人吵架,如果真正动怒,动动眉毛即可,看来没那么差。

六爷:我告诉你姓谭,一想到我们晓波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我的后背就阵阵发凉,只要和你住一起,我就不会同意他和小飞交往。

老谭:你怎么说话呢,说着我好像对你家晓波有什么想法,我还嫌他们住的碍着我和我的平平恩爱呢。

启平:老谭!

老谭:平平,你怎么跑出来了,外面多冷啊(说着把自己的围巾从脖子取了下来,给赵启平围住,并圈住了他,亲了亲他的额头,看看还烧不烧)

谭小飞和张晓波赶过来,就看见这俩人在这里腻歪。

小飞:爸,爹,你们注意点。

晓波:两位叔叔,今天。。。要不别谈了,是我爸约的地方不对。

六爷:(感觉有点囧)波儿,你给我过来!

晓波:爸。。。

六爷:(拿刀指了指老谭和启平)他俩是怎么回事?

(灯罩和闷三儿做了半天背景)

闷三儿:六哥,这还看不出来吗,人家俩人是两口子

小飞:(感觉误会闹大了)六叔,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爹,我家情况是有点复杂,(看了一眼张晓波)我以为晓波和你说了。

六爷:张晓波!老子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晓波:爸,我没和你说过谭小飞有两个爸吗?好像真没说。。。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