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十)两家正式见面

     六爷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谭赵夫夫,两人一进餐厅的门就开始腻歪,灯罩和焖三儿一看家庭聚会了,撂下句话就走了,谭小飞主动要求去买药了,张晓波那个没有骨气的,也跟着去了,都说女生外向,这儿子也没好到哪儿去,六爷心中默默吐槽中。

     六爷看了一眼怀中躺着赵启平的谭宗明,感觉自己应该出门戴副墨镜,赵启平从一进入餐厅就被谭宗明拥在怀里,由于自己本身也发着烧,所以也不抗拒,主动躺在了谭宗明怀里,六爷觉得还是快点谈完了早点回家喂鸟,不在这儿看这对儿夫夫腻歪。

     六爷:谭先生,我今个才知道原来你家这个情况,刚才的话多有得罪。

     老谭:张先生,哪儿的话,这也是谭小飞那孩子不靠谱,早和你说了不就没这事了,你也看到了,我们家这种情况,小飞从小被我们收养,所以他有时候也见怪不怪,我们小飞在没认识你们晓波的时候,肯定是喜欢女人的,从小到大,他追过的女孩子,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所以,这次如此喜欢你们晓波,其实这就是缘分,我没认识平平的时候,也没觉得喜欢男人,但是后来和平平在一起了,才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人,和想要的生活。

       六爷:你说的这些,爱不爱的,喜欢不喜欢的,我不懂,也不想懂,我们就一小老百姓,和你们这种有钱人没法比,小飞那孩子,是不错,但是,如果过几年,看我们家晓波烦了,看上别的好的了,我们晓波和我一样重情重义,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我们孩子。

      老谭:张先生,没想到您有的是这种顾虑,您是对晓波的魅力没信心,还是对我们小飞没信心呢,我们教育出来的孩子,绝对不会始乱终弃的,而且小飞随我,我们对感情,对自己所爱的人都是百分之百的忠诚。

      启平:什么叫随你?难道没随我吗?我没认识你的时候,有多少好女孩追我,认识你之后,我去过酒吧吗?我有勾搭过女病人吗?我有过始乱终弃吗?

      老谭:说着好像我有勾搭过女秘书似的,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是百分之百的妻奴。

      启平:谁妻奴呢?谁妻啊?好像你赚钱养家,我貌美如花似的,我也才是夫呢?

      六爷:停停停,二位要聊你们的事自己回去聊,咱们继续说两个孩子的事阿。

     启平:张先生你接着说,别理他,他这人自恋。

     六爷:你怎么称呼?小飞是谁谭先生姓?

     启平:赵启平,小飞和他姓,不代表我不是他爸,我们都是他父亲。

     六爷:好好好,你们的事咱们再说,还是说孩子的事,两个男人即使再相爱,但是两人连个孩子都没有,连个牵绊都没有,时间长了,胡子拉碴的,互相看了都倒胃口,这怎么能长久在一起。

    启平:嗑嗑,(咳嗽连一声),张先生,孩子不是问题,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两个人都可以有孩子,还有,什么叫做胡子拉碴,互相看了倒胃口阿?谭宗明那么大的脑袋我都忍了,我这么多年都没有抛弃他,你家晓波怎么也比谭宗明这个大脑袋好看吧,你怎么能如此的对你家晓波没信心,还是对我家小飞没信心。

     老谭:什么叫大脑袋啊?都说小飞就是年轻时候的我,看见小飞,就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多帅了,脑袋大代表了成熟男人的标志,难道都想谭小飞那样瘦干瘦干的就叫好看啊。。。

      启平: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吗?儿子瘦了不是这几天来北京没吃好饭吗?在家的时候,脑袋也不比你小。

       六爷:(实在受不了了,明显他一张嘴说不过两个人)二位,二位,今儿不聊了,赵先生身体也不舒服,明儿咱儿全聚德,我请客。

      老谭:张先生,我们着急回上海。哎呦!!!

      赵启平:(狠狠的掐了老谭大腿一把)张先生,好的,明天全聚德,叫上两个孩子,真应该好好坐坐了,回家不着急。

       张晓波和谭小飞也赶到了餐厅,看看这场景,最起码他们都知道,六爷虽然没明确支持,最起码没太明确反对,感觉还是有机会的。

      小飞:爸,爹,叔,你们聊的怎么样了?

      晓波:爸,叔叔们,你们聊的怎么样了?(异口同声)

      老谭:(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们,把车钥匙递给谭小飞)开车去,你爹还发着烧呢,明天你张先生请咱们全聚德,今天就先不聊了。

     小飞:(看了一眼晓波,拿着钥匙离开了)

     六爷:波儿,去胡同口叫告诉你霞姨,明儿中午全聚德,你爸请他吃饭。

     车里,小飞看着坐在后面腻歪在一起的夫夫。

     小飞:爸,爹,怎么样?

     启平: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如果真谈不拢,明天就不用去了。

     晓波来到了霞姨的酒吧。

    晓波:霞姨,明儿中午我爸请您全聚德吃烤鸭,我接你过去。

    霞姨:六哥这是哪根筋搭的不对了,还有谁?

    晓波:我男朋友的爸和爹。

    霞姨:什么???(囧)


评论(2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