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又名美饼传奇)

      重生梗,蹇宾的性格为什么会是这样?没有人做过说明,电视剧里也没有演过,这个文主要讲蹇宾的一生,包括他没有成为天玑侯之前的故事,但是齐蹇必须王道,会不会出现万人迷不知道,玛丽苏有可能,傻白甜有可能,不喜勿喷,粮少自己产。

 

    蹇宾自刎后灵魂飘了很久很久,看到了齐之侃和慕容离得对话,终于明白小齐对于他原来是为报父命,难道自己的毕生感情再一次错付了,但是随着小齐最后的自刎,他看不懂小齐了,如果仅仅是父命,用不着自刎去陪他,他明明可以和慕容离一起灭了其他国家继续当他的大将军,甚至可以自立为王,毕竟对于天玑王,他这么多年已经以命相报了好几次,但是小齐为什么要随着天玑国破而自刎呢,直到慕容离得一席话,他才明白,齐将军,难道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对天玑王的感情,蹇宾顿时也明白了,他对于小齐,小齐之于他,都早已融为一体,如有来生,你我还要不要再见?

 

     第一章

    “二公子,二公子,醒醒。。。”身边的侍卫将蹇宾叫醒,蹇宾看了侃周围的环境,露出了惯有的戒备表情,侍卫也被二公子独有的气势所震撼,虽然知道这个二公子平时性格阴晴不定,但是不至于像今天令人害怕。“金全?”蹇宾试探性的喊了一声,金全是老天玑侯派给他的贴身侍卫,真实身份是大哥蹇定派在他身边的细作,自己是天玑侯的嫡子,母亲是钧天国的公主,轮辈分自己是启昆的表弟,但是自己的性格以及出生确不受自己父亲的喜欢,老天玑侯最着重培养的儿子是长子蹇定,最疼爱的儿子是三子蹇安,蹇定和蹇安是老天玑侯的原配妻子所生,而自己却是所谓政治联姻中最不该出现的孩子,为什么自己会再一次看到金全,金全早就在蹇定死亡之后被自己处死了,这是什么时候?“二公子,你不记得金全了?”难道二公子的脑子烧坏了,那么大公子这么多年的经营也算有成效?“金全,这是什么时候?我这是在哪儿?”“二公子,这是天玑侯府啊,现在是均天朝XXX年”“均天朝XXX年。”蹇宾默默嘟囔了一声,他今年15岁了,距离18岁那年他查处蹇定勾结大司徒一家试图弑君夺位的阴谋还有三年,也是在那一年,他失去了他的兄弟和父亲,他的父亲选择相信他,但是他看不见他父亲眼中的任何相信,这其中真真假假有多少,只不过没有人选择去相信他,也是在他继任天玑侯的第二年他遇到了他的小齐,那么重新来过,他又可以做些什么呢。

       蹇宾通过和金全的聊天得知,前几天他将三公子推进池塘后被连带着托入水中惹了风寒发烧,烧了三天,如果不是命大,也就活不过来了,三公子,呵呵,蹇安,他的好弟弟,如果说蹇定的存在是为了抢夺他拥有的一切资源的化,那么蹇安的存在就是为了抢夺他所有的爱,大司徒是之子水向风是母亲在世为他挑选的伴读,但是确成了蹇安的贴身伴侣,如果说和小齐在一起是他一生最大的快乐和幸福的话,那么水向风就是他一生抹不去的阴影,重生一次,这些又该怎么办,要不要联系母亲留给他的旧部,要不要和表哥取得联系,蹇宾都在重新思考,只有一件事他没有思考,那就是一定要在没有父命之前,让小齐先爱上自己,现在自己15岁,小齐应该是12岁,距离自己遇到小齐还有四年,这四年,自己一定要比上一世早一步认识小齐,并且让小齐爱上自己之后,在告诉自己的身份,对了自己还要不要争这个世子之位。

     水向风看到了站在花园里面的蹇宾,按理说,蹇宾的相貌当属老侯爷三子中样貌最出色的,但是,蹇宾太冷了,太高傲了,又是嫡子,拥有了所有的资源,蹇安不一样,活泼开朗,总是水哥哥水哥哥的喊着自己,在蹇宾欺负蹇安的过程中,他总是时不时站在蹇安身边,即使少时被选在蹇宾身边,他也一样的宠爱蹇安。

    “二公子,安安还小,你不要总是欺负安安,安安从小就没有母亲,二公子应该处处礼让。”蹇宾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过来,只是看着花园的梨花,想起自己曾在梨花树下看小齐练剑,被小齐的剑气震到,小齐扔下手中的剑就来扶自己,那种被珍视的感觉真好,蹇宾淡淡的笑了,小齐,我想你了。水向风头一次看见蹇宾笑,那种笑没有防备,如沐春风,只是,在他扭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又恢复了原有的高傲冷酷,不是冷酷而是冷漠,如果说原来的蹇宾冷只是看着孩子气,那么现在的蹇宾冷的让人毛骨损然。蹇宾被身边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拂袖离去了,有一些人,有一些事,忘却比一切更重要。

     “侯爷,二公子醒来以后很安静,天天除了习字练剑,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水公子的邀请都没有去”侍卫向天玑侯汇报,“宾儿的性格确实冷淡,自从他母亲去世以后,就更加孤傲暴躁,这次蹇安落水的事情本侯已经差人查清楚了,宾儿如果真的想成为天玑的王,那就要忍住各种背叛各种离间,最高位的人要学会忍受最高位的孤单。”“侯爷不去看看二公子?”“本侯累了,注意盯着宾儿的饮食,尤其蹇定给安插的那些人。”天玑侯说到。“是的,侯爷”。侍卫退出。“宾儿,父亲竟可能把你母亲和你想要的东西给你,但是你要有本事去拿到。”天玑侯想着。

       第二章

      蹇宾自从重生之后,已经闭门谢客好久了,他觉得再呆在屋里都要长毛了,原来自己当天玑王的时候,无聊没事还可以去将军府串串门,现在除了自己住的地方,哪儿都去不了,不是去不了,而是自己不知道用一种什么要的心情去面对这个世界,自己要不要再争一争,不争的化,自己当不了王,给不了小齐最好的,他的小齐是将星,如果争,自己又会与小齐生分,真的好烦啊。只是,蹇宾想了半天确没有想过天玑的未来。

     “二公子,大公子和三公子来看你了”侍卫看见蹇宾天天不出门,好不容易今天两位公子来看他总要见见吧。“告诉他们,本。。,我累了,休息了,让他改天再来。”“二公子,这还不到中午呢?”“你就这么告诉他,我不见客。”

    “蹇宾说他不见客?我和安安什么时候成了客人了,同是兄弟,来看看他,他都这么甩脸子。”蹇定看着侍卫说到。“大公子,也别难为属下了,二公子醒来以后除了那天在花园遇到水公子什么人都没见过”。“我就知道他和他那个狐媚的娘一个德行,勾引我的水哥哥。大哥,你要给我做主啊。”蹇定看了看蹇安,说实话,如果不是和蹇宾立场问题,选弟弟的话,他是真不想要这个天天花痴的蹇安,无奈一母同胞,“二公子没有和水公子说一句话。”侍卫说了一句。“你说什么?”蹇定表示不相信,如果蹇宾能放的下水向风他都不相信,最起码他看到过无数次三个人闹闹,往往都是蹇宾直接出手揍蹇安了,毕竟要说武力值,蹇安真不是蹇宾的对手。

     蹇宾见那两个瘟神走了,打算出去转转,今天有集市,他想到小齐是铸剑师,有可能今天看到小齐,一想到有可能看到小齐,蹇宾就激动了,换好衣服就出发,头发没有疏起来,(参考小哭包丧偶造型和evan李宝娜造型),随便拎了一把剑就出去了。

    “大哥我要吃这个。”蹇定和蹇安从蹇宾住处出来没什么地方可取,就去集市随便逛逛,蹇安虽然没心没肺,但是和蹇安在一起确实很快乐,自己有一种照顾弟弟的感觉,自己一旦当了天玑侯,一定要让安安做个最舒服的官,蹇宾。。。蹇宾会。。。会死吗?蹇定不由的想起了之后的一些事,“水哥哥。”蹇安看见了远处的水向风,水向风拿着新买的冒冠,他买的时候觉得这个太适合蹇宾了,只不过。。。“这个是买个我的吗,谢谢水哥哥。”蹇安抢了过来,水向风也没有说什么。“水兄,怎么想着今天来赶集了”。蹇定问道,“闲来无事出来逛逛,大公子和三公子怎么也想出来逛逛了。”“我和大哥去看那个蹇宾了,他不敢见我们。”“不敢见?这不不像是二公子的风格啊。”“快去看有个大美人在集市东头上,生的雌雄莫辨,不知道是男的女的?”“快去看看,不知道有没有天玑侯的夫人漂亮。”“什么天玑侯的夫人,明明我娘才是最美的。”蹇安愤愤的吃着手中的东西,如果说轮样貌天玑侯的夫人那真是倾国倾城,也就是蹇宾的母亲,只可惜红颜薄命,在蹇宾5岁的时候就离开了,蹇宾的样子和他母亲如出一辙,难道说的是。。。蹇定和水向风同时想到,并对视了一眼,拉着蹇安往东头走去,“大哥,水哥哥,你们去哪儿,我不要去,我不要见什么大美人。”

      蹇宾从他走到集市就没想到身边会跟了那么多人,看了看今天的自己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自己想学小齐不把头发竖起来而已,旁边的人并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蹇宾很不喜欢这种局面。还好马上就要走到卖兵器的附近了,看看能不能看到小齐呢?也许小齐会跟着他的父亲一起来吧。“小美人,一个人走多危险啊,我陪着小美人吧。”蹇宾身边出现了一只手,蹇宾从成为天玑王之后,除了贴身侍卫很少有人靠近他的身边,这样的近距离除了小齐,蹇宾打算拔剑狠狠的修理他一顿,结果围上来一堆人,“美人不要不识抬举,这是我们大司命家的公子若万千,跟了我们公子吃香的喝辣的。”大司命,这不就前世国师吗,正愁找不到地方修理你呢,蹇宾上一世遇到无数次暗杀,这些人,自己处理还是没问题的,水向风和蹇定他们看见了蹇宾被一群人围着,俩人都打算下楼搭救,无奈刚才就喊饿了要吃山珍海味的蹇安偏偏选择来楼上来吃饭,不过下楼也是没问题的,只是,没想到蹇安被汤烫伤了脚一个劲儿的喊疼,蹇定和水向风便没有下楼,俩人谁也没有注意蹇安眼中闪过的一丝得意。

      蹇宾打算开始收拾的这帮人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将他护在身后,虽然这个少年没有他高,“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小兔仔子,毛都没长齐敢管大爷的事”说着一起向蹇宾和少年扑过来,众人没想到这个少年武艺如此高强,更没想到那个美人也战斗力一点也不低,人群退散,蹇宾看清了少年的模样,呆住了,小齐,是他的小齐,少年见他没什么动静,以为吓傻了,走过去打算看看他,的确很美,如果自己能娶上这样的媳妇就好了,蹇宾下意识的倒在了少年的怀中,只是蹇宾忘了现在的小齐还没有他高,只不过小齐依然没有不管他,把他拥在怀中,蹇定和水向风看到这一幕,无比差异,蹇宾的战斗力居然这么好,蹇宾居然允许他人靠他这么近。。。


评论(2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