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 第四章

第四章

      蹇宾回到自己的侯府里自己的住的地方沐浴,看着水桶里自己的身体,自己从母亲去世后就接连不断的遭遇各类暗算,直接刀兵相见的,还有下毒的,尤其是胸前这一道,是他去年接受天玑侯安排,提父巡防边防落下的,当时,知道他去的只有他的父亲和他身边的近侍,也就是这两类人有暗算他的可能,如果是他的父亲,那就。。。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哪点不好这么不讨父亲的喜欢,尤其这几年天玑侯甚至见都不愿意见自己。看了看自己的腰间,没有前世为了小齐受的伤,今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出现。蹇宾听见外面有动静,从浴桶里出来穿上衣服,拿上小齐的匕首,打算去看一看,自从他重生之后,只要回了家就不在让近侍跟着,尤其是他身无防备的时候。

      蹇宾看见出现在内厅的天玑侯,他是有多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了呆,并没有说话和走上前去,蹇正看着赤脚散发出现在他身前的蹇宾,顿时失神了,这宛如他第一次见到蹇宾母亲的场景,那时他刚继任天玑侯,钧天帝下令让他亲自迎娶公主,在去往钧天的路上,他第一次见到公主,公主和几个侍女在河里玩耍,其他看见这么多男人靠近,顿时慌了,只有公主上岸走向他,衣服还是湿的,蹇正以为自己看见了仙子,他将自己的斗篷脱了下来披在了公主的身上,并将公主打横抱了起来(公主抱)。

      蹇正走向蹇宾,将自己的披风揭开披在了只穿了浴衣的蹇宾身上,蹇宾看着自己的父亲走近,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过去自己,蹇宾本能的往披风里面缩了缩,蹇正将蹇宾打横抱了起来,往内室走,蹇宾慌了“父亲,我,我可走。”进了内室,蹇正将蹇宾放在床上,背对着蹇宾,负立在蹇宾床边,“我听近侍来报,说你今天出了侯府。”蹇宾听着很奇怪,父亲很少来,来了又把自己抱到床上,又不看着自己,现在又问自己,难道父亲怀疑自己这几天自己的不正常,不可能谁都不会想到自己是重生的,也不会有人。“父亲,我只是觉得最近有点闷,病好了总是待在家里,就是想出去转转,没想到能赶上集市。”蹇宾看着他的背影说的,蹇正回头看了看坐在床上的蹇宾,看见他隐藏在浴衣下胸前刺眼的剑痕,走近坐在床边,伸手去摸那道痕迹,蹇宾顿时感觉到一阵冰凉,本能的想要躲开,蹇正看到了蹇宾眼中的慌乱,“我记得这道疤,是替我受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他们会在你返程的路上设下埋伏,我后来查清楚了是天璇派得刺客,他们针对的是天玑侯,不是你。你。。。想出去走走,父亲也不会拦着你,你今年也十五岁了,本侯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娶了定儿和安安的母亲了,你大哥也是十五岁成的亲,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蹇宾看着自己的父亲巴拉巴拉说了这么多,就是想问自己有没有喜欢的人,难道今天父亲知道了小齐的事,“父亲,我。。。我明天想跟着大司农学习农业,劳烦父亲帮我安排一下。”蹇正看了看蹇宾答非所问,他之所以说这么问,是听说了今天下午蹇宾的所作所为,如果是水向风,他是可以忍受的,毕竟蹇宾未来当了天玑侯可以依照大司徒的家的势力巩固自己的权利,但是如果是一个山里来的野小子,蹇正是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蹇宾是他目前在世最为珍视的人,不可能让来路不明的人染指,更不可能让这样的人接近蹇宾半步。“你。。。你不和大司马学习军事了吗?”蹇正看着蹇宾若有所思的问道。“父亲,我天玑以农业立国,并非以军事,军事出将才和帅才远比安邦定国更容易,天玑人民有了好的收成才能保证天玑国泰民安。”“为什么桓桓会觉得军事上出帅才将才更容易呢?”蹇正看着蹇宾樱桃小口说啊说的样子,很像当年公主和他聊天的样子,可爱又不失率真。蹇宾听见桓桓二字一身冷麻,都多少年没听见这两个字,原来只有母亲在的时候,父亲会随着母亲一起叫,现在父亲再这么叫自己,自己真有点受不了,:“父亲,我都多大了还叫桓桓,父亲还是称呼我。。。”。“桓桓睡吧,明天我和大司农打招呼,你去跟着学习去,桓桓,记住你是天玑的公子,喜欢的人也要能给我天玑带来利益”说着蹇正打算离开。“那么父亲当年娶我母亲也是因为他可以给天玑带来利益吗?父亲为了天玑连最爱的原配都可以贬为侧室,是不是在父亲眼里除了天玑什么都不重要?”蹇宾这些话早就想和自己的父亲说了,无奈没有机会,今天什么天玑什么利益,小齐就算能为天玑打仗是天玑的将星,他也不会让小齐这辈子冒着生命安全去给自己的打江山了,自己这辈子一定要让小齐做盛世的将军。蹇宾看着眼前一张放大的脸,感觉自己嘴边凉凉的,他被除了小齐以外的男人亲了,还是自己的父亲。“你这张脸太像你的母亲了,尤其是这张嘴,如果你还想成为天玑的世子以后尽量少出现在我的面前,也少对着我说这么多话,我必会保你想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因为你是我和她的儿子,但是我不会给你想要的父爱。”说着蹇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蹇宾凌乱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小齐,小齐,小齐,我要去山里找你,这里太恐怖了。


评论(3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