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六章

第六章

    蹇宾这几天跟着大司农学习农务,感觉上一世让天枢坑成那样,真一点也不怪天枢,是自己无能,刚愎自用,现在重新来过,一定要把上一世的不安定因素全部扑灭,还有大司命这个神棍,怎么才能解除全民迷信呢?

    蹇定看着在院里玩的开心的蹇安,“安安,最近没有去找水哥哥玩吗?”蹇定将蹇安手中的风筝线拿了过来,“水哥哥最近陪着大司徒处理公务呢。”蹇定将风筝线交给了侍卫,和蹇安坐在石凳上,“安安,水向风毕竟是蹇宾的伴读,而且水向风今年也15岁,蹇宾也15岁,父亲一天不立世子,你我都不得不曲于蹇宾之下,因为他是嫡子,咱们只有争取到更多的支持,才能夺取世子之位,安安,你明白哥哥的意思吗?自古也不是没有不到15岁就成亲的。”蹇定将手中一个瓷瓶给了蹇安,“我不要,水哥哥喜欢的就是我,他会听我的帮助大哥你的,大哥,你现在太功利了,你为了你的世子之位,什么手段都要用吗?那你和父亲有区别吗?”蹇安将瓶子扔给了蹇定,蹇定狠狠的打了蹇安一巴掌,“你以为就咱们的势力斗的过蹇宾吗?父亲为了天玑牺牲了多少你知道吗?如果不是父亲心狠,你以为会有你吗?父亲爱的一直是天玑的公主,要不然这么多年为什么蹇宾一直死不了?你有没有脑子。”蹇定对于天玑侯与蹇宾的相处方式总是感觉非常特别,但是又说不出哪点特别,他数次害蹇宾,蹇宾数次化险为夷,每次父亲看蹇宾的眼神不像是父亲看儿子,所以自己原来一直都明目张胆的打压蹇宾,但是蹇宾每次都会取得更进一步的支持,尤其这次,蹇安虽然害的蹇宾发烧睡了很久,但是蹇宾醒来不但没有事,还被天玑侯派去学习农业,之前跟着大司马学习军事,无形之中已经将军权握在手,现在又要将农业,国之要害握在手,现在除了大司徒的政权,还有那没有的神权,自己还可以夺取什么?如果天玑侯真让蹇宾和水向风成亲,那么政权也是蹇宾的了,他不用争,就已经事世子了。蹇宾,天玑侯,你们的这种默契,真是浑然天成。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对蹇宾这么好,不,应该是自己的父亲一直对蹇宾就很好,蹇宾十岁之前,天玑侯总是带着身边的,尤其公主死的那五年,但是从蹇宾十岁之后,自己的父亲就开始疏远蹇宾,自己也开始有了机会,但是,这五年蹇宾没有收到任何实质性伤害,而且每次蹇宾都可以获得不多不少的好处,坊间都说蹇宾的长相和天玑公主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那么自己的父亲。。。哈哈哈,自己的好父亲,原来也是如此痴情之人。

    “大哥,你胡说什么啊?父亲最爱的是母亲,他是不得已才娶得钧天公主,他是为了天玑,要不你这么多年和蹇宾斗,父亲为什么不管啊,父亲是站在你这边的,大哥。”蹇安被蹇定吓到了,“安安,你还太小,你就记着大哥让你干的事就好了,大哥当了天玑侯,你想要什么大哥给你什么,当时候我要统一天下,咱们去天权,那里遍地事黄金,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蹇定哄着蹇安。“大哥,我会和水哥哥在一起的,但是我们是真心相爱。”说着蹇安离开了。蹇定扶了扶额。

 “ 侯爷,钧天启昆帝新登基,要求各封侯携世子前往。”斥候看着蹇正问道,“最近蹇定那边有什么动静?”天玑侯思考半天问道。“大公子,最近和大司徒走的很近,而且和天璇的丞相走的很近。”“哼,死不悔改。”蹇正将手边的奏折狠狠的拍在桌子上。“选一些厉害的侍卫跟着二公子,让二公子去,况且宾儿还是启昆的表弟,并安排一些死侍跟着二公子。”“侯爷不去了吗?”斥候问道。“本侯,本侯就不去了,不想见那启昆小儿。”蹇正看着斥候离开,又继续翻开奏折,这几天听大司农说蹇宾真心学的很用心,好多时候都亲自跟着农户一起耕作,很有当年他做世子的风采,蹇宾,再继承钧天公主倾国倾城的容貌之后,也完美的继承了天玑侯杀伐果断事必躬亲的性格,只是这一世他们均算露了一个人。这个人对蹇宾的影响。


评论(1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