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水向风来到了剑炉,走近旁边得屋子,看见蹇宾正在缝制衣服,但是无奈对于天玑侯得二公子,这种事情对于他从来没有做过,做的笨手笨脚,听见有人进来,以为是小齐,“小齐,我看你得衣服有点破,给你缝了缝,你看怎么样?”蹇宾打算站起来,微笑着迎接小齐。“二公子,你得腿伤怎么样?快快坐下。”蹇宾扭头看见了水向风,脸上的笑意没有了,换上了惯有的冷漠,“你怎么来了?”依靠着桌子站着,“二公子,你对我非要如此生分吗?我是公主选给你的伴读,这些年,我对二公子的心意重来没有变过,我父亲说了,此次二公子从钧天回来,我们就立刻成亲,仲桓,我们回到小时候不好吗。”水向风走向蹇宾打算要让摇摇欲坠的蹇宾靠在他的怀里,蹇宾稍稍往后靠了一步,“回到小时候?你小时候为了蹇安没少找过不痛快,你是怕我没死在蹇定手里,打算追到这里为了蹇安杀了我?对吗?”蹇宾戒备的看着水向风。“仲桓,你难道忘了我们初次见面,我曾说过此生唯二公子之命适从吗?安安只是小孩子,我一直把他当弟弟,我对你的感情这么多年不会变的,你现在腿伤了,还有一个月启昆帝就要登基了,如果你还不到的话,整个天玑都会受到牵连,我这次赶来就是护送你去的。”水向风一把将摇摇欲坠的蹇宾拉到身边,“护送我,那我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受伤在这里?”蹇宾抽离他,问道,“这次你离开,我心中一直不放心,一直尾随你到这里,看你在这里这么多天没有要行动的意思,就知道你伤的一直很重,所以。。。”水向风还有说完,就听见,“仲桓你怎么站起来了。”那个少年虽然没有自己和蹇宾高,但是眼中的气势不容小觑,说着绕过自己,将蹇宾揽在怀里,蹇宾看见小齐回来了,兴奋的说,“小齐,你看我把你的衣服给你缝了缝。”小齐看了看衣服,又将蹇宾的手捧起来,看了看有没有受伤,“以后不要做这些事,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做,你要是无聊,我给你把我爹留给我的兵书拿给你看。”小齐心疼的看着蹇宾说到。“有小齐在,不无聊。”水向风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蹇宾,这哪是高高在上,目无一切的蹇宾,这就是智商掉线的蹇安,“咳。。。二公子,我刚才的提议,希望尽快考虑,我们尽快上路,别忘了你是天玑的二公子的。”蹇宾扭过头,狠狠看着水向风,“明天我给你答复,你现在下山吧。”蹇宾冷漠的说到。“二公子,现在天都黑了,我也向这小兄弟求住一宿好了。齐兄弟,这有些银两,不妨收着,望收留一晚。”说着将一袋子银子递给小齐,“这位兄台,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需要知道你是谁,如果是仲桓的朋友,让你住一宿也不是不可,山里人,不需要银两,这里有一些新猎来的食物,还有一些柴,你去处理一下,要不我们三个人都要饿着。”小齐看都没有看银子,瞪着水向风说着。水向风看了看蹇宾,蹇宾和小齐对视了一眼没有任何异议,水向风扔下手中的剑,去外面准备晚餐了。

    “小齐,对不起。。。”蹇宾不安看着小齐,“我不是有意隐瞒,我是怕你知道我是天玑的二公子,不再对我这么好。”“怎么会呢,仲桓,不管你是二公子还是蹇宾,都是我最初认识的仲桓,只是这个人,还有你去钧天这件事?”小齐将蹇宾扶到凳子上面,又给他到了杯水。“小齐也看出不对了对吗?”蹇宾反问小齐。“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怪怪的,当年我父亲为了躲避尘世的纷纷扰扰,特意把这剑庐造在山上,一般人不可能找的到,除非。。。”小齐看着蹇宾说到。“这也是我想的,太巧合了,不过既然这样,那么小齐可愿意陪我一起下山?”蹇宾皱了皱眉问道。“当然要陪着你去了,我担心你这一路跟着这个人有危险。还有,你不要皱着眉,这样不好看。”说着小齐伸手,去试图抚平,蹇宾没有阻止,上一世他阻止了小齐伸过来的手,他看见小齐眼中的失落,而这一世他没有阻止。

     水向风走进屋里看见那个山里人将手都要伸到蹇宾脸上了,蹇宾居然没有阻止,心中很不适滋味,简单说了句饭好了。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说实话,光看卖相都没有让人吃的欲望,但是想想,还是吃吧,毕竟还饿着呢,蹇宾吃了几口,水向风也觉得着实难吃,自己做的饭,再难吃也要吃,小齐本来都吃的没有讲究,吃的还是勉强,这顿饭吃的还算和谐。到了,晚上又因为如何睡起了争执,“水公子,来者客,齐某不能不厚待了客人,当然是你自己睡外面的床了,怎么可以劳烦水公子和齐某挤呢。”水向风看着眼前一脸欠扁的笑容,越看越像没长大的狼,“二公子天潢贵胄,怎么可以和你这个山野村夫睡一张床呢,况且我们二人都是有婚约的人。”水向风今天本来就生了一肚子气,现在更是气上加气,“好了”蹇宾看着吵架的二人,实在受不了终于发话了。“水向风,小齐才12岁,没那么多龌龊的想法,你都说了,你我二人还没有成亲,睡一起本身就与理不合,你去外面歇息吧。”水向风愤愤的看了一眼小齐,走向外屋。

     蹇宾站在屋里,看小齐没有扶他去歇息的意思,“小齐。。。”小齐把蹇宾扶到床上,背对这蹇宾躺下。“小齐,这是生气了吗?”“你真的要和他成亲吗?”小齐问道。“小齐,我是不会和他成亲的,只要小齐不离开我,慢慢你就知道了。”蹇宾看了一眼屋外,小齐心领神会。看了看小齐不再生气,蹇宾打算睡觉,但是发现小齐还背对着自己,“怎么还生气啊。”“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12岁的小孩子吗?”小齐不满的说到。“难道不是吗?天玑15岁加冠成年,就可以娶妻了,水向风今年16岁,我今年15岁,如果不是这接二连三的事情。。。”蹇宾淡淡的和小齐说到。“你。。。”小齐欲言又止。“除非我成为天玑世子,我再试图拖延婚期。小齐,你不会离开我对吧,我愿意。。。等你长大。”蹇宾说话声音越说越小。“仲桓,我会快快长大,我会继续好好我爹学习兵法的,我要给你做大将军,守护你和你的江山。”小齐坚定的说。两人有面对面的睡着,这些天蹇宾没有再做噩梦,醒来总躺在小齐的怀里。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