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水向风在外屋根本睡不着,12岁的还是孩子,但是对于一些人却不是孩子那么简单。水向风来这里的前几天,有一天夜里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看到了宛如仙子的蹇宾再向他招手,并且为他脱去了衣服,还亲吻他,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蹇宾,原来见到都是冷漠的,甚至有些暴躁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柔情似水的,他想着毕竟二人是有婚约的,大不了成亲好了。只是没有想到第二天躺在床上的确实蹇安,蹇安哭着看着他,他又看了看蹇安不着寸缕,身上全是痕迹,下身更是惨不忍睹,“安安,水哥哥这就回家和家父说明,明天就求侯爷赐婚,我会对你一辈子好的。”水向风看着这样的蹇安非常的心疼。“水哥哥,大哥,他失败了,蹇宾怕是抓住了大哥的把柄,水哥哥,我不能没有大哥,安安也不舍得离开水哥哥。”蹇安哭的稀里哗啦。“安安,不要怕,水哥哥保护你的。”

     水向风真的不知道当时怎么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蹇定和蹇安,决定取得蹇宾信任后,在到达钧天之后杀了蹇宾嫁祸给钧天,钧天必然会和天玑产生战争,这是蹇定再夺取侯位,并且还要自立为王。水向风对蹇宾是有感情的,毕竟在10岁之前都是他一直陪着蹇宾的,蹇宾在对一个人好的时候,真的是会把月亮都摘给他,记得他跟着蹇宾的时候,蹇宾从来不让他给自己行礼,两人总是表字相称,钧天的一些赏赐,蹇宾也总是把最好的留给自己,从蹇安出现这些都变了,自己看不惯年幼的蹇安被欺负,蹇安总能让自己看见蹇宾在欺负他,每次都那么的恰当好处,自己慢慢和蹇宾疏远,并为了蹇安多次和蹇宾做对。直到今天,看见蹇宾对这个叫小齐的山野村夫如此的好,他才发现曾几何时,蹇宾也这么对过他,只不过他从没有看到过而已。

     蹇宾今天又做梦了,梦到了上一世18岁的自己和19岁的水向风,那时候的水向风也是在他参加钧天朝大典的时候出现的,“仲桓,我已经识破蹇定的阴谋,他们的目标是侯爷不是你,你只要和我绕过这条道路,舍弃侯爷,就可以平安。”“水向风,没想到你居然背叛我,你真以为我会舍弃我父亲,没有留有后路吗?保护父亲的人都是表哥的人,我早就发现你和我去钧天的路上就和蹇定他们有勾结,这些都是你们暗通消息的罪证。”“侯爷,得罪了。”水向风挟制了天玑侯,蹇定挟制蹇宾了,天玑侯挣脱了水向风的挟制,一剑刺死了蹇定,水向风慌了,一剑刺向了天玑侯,这时候,水向风已被暗卫包围了,蹇宾看着蹇安过来,拿起旁边暗卫的弓箭射死了蹇安,“蹇宾,你好狠的心,你凭什么拥有一切,安安和这次事变没有任何关系,你居然要射死他”。说着,水向风要向蹇宾刺过来了。天玑侯转过身,用仅有的一口气刺死了水向风,“父亲,父亲。”蹇宾将自己的父亲抱在怀里。自己的父亲看着自己,笑了笑,“我喜欢看着你笑”蹇宾扯了扯嘴角。“你来接我了对吧,我知道你会原谅我的,我做到了对的承诺。”说着,天玑侯的手再伸向蹇宾脸的过程中落了下来,那一年,蹇宾继承了天玑侯,以牺牲自己的父亲,兄弟以及曾今认为好友为代价。

     小齐看蹇宾如此挣扎,头上全是汗水,自己去外面接了一盆水,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外面的水向风好不容易睡着,被出门的小齐吵醒了,看着给蹇宾擦着脸的小齐,感觉心中不是滋味。“为什么,为什么?小齐?小齐?”蹇宾梦中喊着。小齐将水盆放在一旁,向那几个做噩梦的夜里,将蹇宾抱在了怀里,睡下了,水向风不知道该去阻止,还是不该去,他心疼蹇宾会被吵醒。蹇宾在小齐温暖的怀抱,逐渐冷静了下来。“究竟你经历了什么,会如此的不安,仲桓,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水向风现在睡不着了,彻底睡不着了,小齐的那句更像是说给他听的,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他现在真的不忍心了,但是大公子怎么办?安安怎么办?还有他们一家的荣华富贵。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