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蹇宾同意了水向风的提议,决定让他陪着自己去钧天,毕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再不快点赶路的话,真有可能赶不上登基大典。蹇宾和水向风临走的当天,看着小齐,“小齐,我近日就告辞了,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小齐看着蹇宾,“你的腿还没有完全好,我给你做了一个拐杖,一路上你可以用。”蹇宾看着小齐没有要陪着自己的走的意思,心中满满的失落,难道这一世,他的父亲还没有告诉他要对自己以命相付,果然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小齐对自己只是单纯的主仆情,蹇宾看了看水向风,“我们走吧。”说着拄着拐杖,打算和水向风离开。水向风看到了蹇宾失落的表情,心里满满的开心,没有这个人的阻挠,自己可以轻轻松松杀了腿上还有伤的蹇宾。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不仅仅是这个理由。“你等等,我东西还没有收拾呢,怎么这么着急?”小齐看到要走的蹇宾,喊住了蹇宾,自己怎么放心他和这个水向风一起离开呢,但不说俩人青梅竹马的关系,就是目前蹇宾这种没有安全感的心理,自己也舍不得他一个人。“小齐,你说什么?”蹇宾慌乱的,但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开心,看着小齐问道。“我们说你们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还有拐杖,让水公子拿着,山路不好走,我背你下去。”小齐说完回屋收拾东西去了。蹇宾开心的想着,小齐还是我的小齐。水向风看着两人的互动,心中不是滋味,而且还要让这个小齐陪着,心里更是满满的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办法,蹇宾既然同意了,他也只能跟着。

     三个人一路上倒是也和谐,水向风虽然会和小齐互怼,但是水向风不得不佩服小齐的身手以及对排兵布阵的见解,小齐虽然看不上水向风那种如沐春风自我得意的样子,但是不得不说他和蹇宾站在一起才是最般配的,真心是一对璧人。蹇宾想如果水向风还能为自己所用就好了,有小齐和他,不愁未来天玑逐鹿不了中原,还有怎么才能解决全民迷信,这是一个大问题,还有要推行教育发展其他产业,这样才能使得天玑真正的国富民强。

      毓靖这次作为南宿的世子来钧天带着两个任务,一个是参加启昆的登基大典,另外就是看一看和他联姻的瑶光国的公子,自己作为南宿未来的继承人,娶什么样的人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正有用的是能不能给南宿带来最大的利益,南宿属于边陲小地,瑶光更是这么多年来天璇的尾巴国,两个国家联姻对于彼此利大于弊,而且都说那个公子生的玲珑剔透,绝世倾城的,对于自己来说,只要聪明就行,漂不漂亮无所谓,就算长张鞋拔子脸,自己也要娶他回去。此次,来到中原真是大开眼界,这中原真不比边陲,男男女女生的都水灵灵的,对于自己此次联姻的对象多了些期待。

      蹇宾一行三人来到了钧天国附近的一家客栈,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感觉今天来的真是时候,左边坐的是穿了一身紫衣的陵光,陵光的对面应该就是当年刺杀启昆帝的裘振,陵光和裘振有说有笑的吃的东西,如果没记错的话,陵光应该比自己小1岁,今年14岁了。看着现在的陵光,谁也不曾想当他就是当年屡次刺杀自己的狠辣王,也不曾想短短几年死了两位心腹的悲伤王,对比陵光,蹇宾自己觉得其实还是很幸运的,最起码小齐一直陪着自己,哪怕是黄泉路。右边坐着是穿了一身粉衣的慕容离,不,这个时候他应该叫慕容黎,旁边是他的竹马一个叫向煦的人,看着病病歪歪的,但是慕容黎看着确很照顾他,慕容黎应该和自己一样大。左右两边一场战争,把他们这几个国家全卷了进去,两个人都有倾国之容,难道这就是祸水的本质,还好,本王不是走的倾国路线,不知道孟章和执明什么时候到了,孟章应该和小齐差不多大,还是个孩子,执明应该有18岁了吧。孟章的学官教育体制很值得借鉴,只不过他现在这么小能不能理解的了呢?还有执明的天权国,说实在的,上天赐予执明当真是最好的,地理位置好,国家又藏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只要不穷兵黩武,这个国家就不会有事,真是太羡慕了。

“仲桓,想什么呢?饭都没见你吃几口,是身体不舒服吗?”小齐担心的看着蹇宾,并伸手摸了摸蹇宾的额头,“没有,只是看左右两个大美人有点出神。”蹇宾笑了笑,看着坐在一起的小齐和水向风。“二公子,不必自谦,二公子的容貌乃和当年的公主一模一样,钧天公主是当时的倾世美人,二公子必不会差。”水向风看着蹇宾说道。“仲桓,一个包子脸,一个狐狸脸,还是你最好看。”小齐开心的看着蹇宾说道。陵光听见居然有人说他是包子脸,慕容黎听见居然有人说他是狐狸脸,这人是什么审美!!!裘振阻止了要站立的陵光,向煦阻止了要暴走的慕容黎。两人心中想土里土气的什么审美。

       毓靖走进这家店的时候就感觉这家与众不同,进了店才发现,真是天姿国色的人都集中在这个店里了,毓靖坐在了蹇宾的对面,看着前面左右的三张桌子,三个美人一览无余,对于边陲关外的,一般还是喜欢这种大脸盘的美人,看着就和自己的性格也配。蹇宾看着前面进来的人,呆住了这不是毓靖吗?居然忘了他?上辈子自己死在了他的王宫里,这辈子,自己一定不要这样的事情发生。“仲桓,你盯着前面人看什么啊?你总是这么出神。”小齐觉得今天的蹇宾很不对劲总是发呆,如果说看那两个人有点纠结和欢快,那么看着前面这个人就是痛苦。毓靖看着前面的白衣少年呆呆看着自己,这个白衣少年的长相其实不符合他们边外人的审美,但是确很得自己心,清新淡雅,气质高贵,不知是哪国的世子,而且还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自己果然比他们这边的男人长得有男子气概。自己举了举杯子,意思是敬蹇宾,蹇宾被小齐叫醒了,没有注意到毓靖的杯子,放下碗筷直接上楼了。毓靖看美人没有搭理自己,而是径直上了楼,就感觉是含羞了,没想到来到中原地区会有这么多的新鲜事。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