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明天就要进宫见表哥了,蹇宾自己先前带的礼物全都丢在路上了,于是决定今天去街上给表哥买点礼物,今天自己没有带着小齐,小齐这几天跟着自己着实也累了,毕竟只是个12岁的孩子,自己去街上逛逛,也感受感受钧天帝都的民风。

     蹇宾在给启坤帝挑选礼物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少年撞了个满怀,“公子,求求你,救救我。”蹇宾看到居然是孟章,而街道里面居然有几个人在搜寻孟章,蹇宾想到了,这一年的孟章是被膝下无子的天枢王选用其他兄弟的孩子代替立为世子的,天枢本身就是三大家族把持朝政,所以天枢王和孟章在天枢得地位都不会很高,自己看着慌慌张张的孟章,就知道孟章遭遇了什么,无非就是和自己一样的暗杀,蹇宾领着孟章穿过了一家买衣服的店铺,“你把这身绿色赶快换掉,穿着这身衣服,还是会被人认出来的。”蹇宾对孟章说到。“那公子你呢?”孟章问道。“我穿的白色不是特别显眼。”蹇宾回答到。“公子你我既然变装,那就变个彻底。”孟章指了指旁边的女装。蹇宾现在格外的后悔,他就不应该救孟章,想想当年亡国和他绝对脱不了干系,但是想想孟章也是个可怜人,他把自己所有的信任和家当都给了那个人,结果那个人,哎,不想也罢,救人救到底吧。“快看,两个美人啊,尤其那个高个子的真是冷艳动人啊,一点也不比当年的公主差。”路上开始有人对着蹇宾和孟章指指点点了,蹇宾是当真后悔听了孟章的话。“怎么可以拿这小娘子和公主比啊,公主当年才是倾国倾城美艳动人呢,要不然天玑侯也不可能为了公主连国都不立,老老实实当天玑侯了。”蹇宾又听见连父母当年的八卦,领着孟章打算快速的离开。

     启坤帝今天闲来无事打算微服私访出来转转,看见了陪着陵光买东西的裘振,看着裘振对陵光百般呵护,打着太阳伞,拿着各种东西,身边近侍看来看启坤帝,“皇上,您的眼光果然不错,这长相,这身段,杏核眼,面如牡丹之华丽,绝对是皇后的样子,圆脸一脸的旺夫相。”“你说的什么呢?要朕说,朕见过最美的女人,还是姑姑,姑姑才是这个世上倾国倾城的美女。”启坤帝说到。“皇上,都说公主的儿子和公主长的是一模一样的,皇上何不亲上加亲。。。?”近侍说到。“别别别,姑姑那个zuo的性格,朕驾驭不了,天玑侯那么重口味,朕难以理解,朕还是喜欢温柔懂事的。”“姑姑。。。。近侍,快看看,朕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蹇宾和孟章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行走的本身就不易,结果又有人喊自己公主殿下,“不要乱喊了。”启坤帝走到了蹇宾和孟章的身边,看着和自己姑姑一样容貌的女子,“对不起,这位小姐,是在下的近侍唐突了,小姐和当年的钧天公主长的一模一样。我们走吧。”启坤和近侍离开了。裘振和陵光要走过来了,拉着孟章赶快朝其他方向走去。“裘振裘振,快看,蹇宾居然打扮成那个样子,笑死本世子了。”陵光对裘振说到。“世子,世子,别这么大声。”说着拉着陵光低调的走了。

      蹇宾和孟章从客栈的后门走了进去,看到了要出门的小齐,小齐看到了女装的蹇宾,顿时呆住了,水向风看了看没有动的小齐,看着小齐呆立的方向,也看到了女装的蹇宾,蹇宾心中一万只神兽蹦过,拉着孟章进了自己的房间。

      换好衣服,“公子,我是天枢的孟章,谢谢公子搭救。”孟章对蹇宾说到。“我猜出来了,我是天玑的蹇宾。孟世子,为什么会遭遇追杀呢。”蹇宾问道。“我本身就不是天枢王的亲子,只是天枢王为了对抗三大世家从宗室中选出来的罢了,我生与死没人在乎。”孟章说到。“孟世子想不想与我合作,我可保世子不但能平安回国,还可以顺利当上天枢的王。”蹇宾对孟章说到。“蹇兄的条件是什么?”孟章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条件是什么?”“孟世子,我要孟世子答应永不和我天玑做对,还有就是普及教育的方法。”蹇宾其实还想要天枢的兵权,想想不易操之过急,毕竟还有表哥可以帮他。“哈哈,看来天玑喜欢跳大神是真的,普及的教育的方法,其实很简单的。”孟章开心的笑了,这些条件都不算条件,不和天玑做对,如果自己一旦当了王,这就不是天玑说了算了,呵呵。“其实,你心里高兴是正常的,这笔买卖你赚了,但是,我奉劝孟世子一句话,如果你有朝一日真为了什么人对付我的话,想想你还有没有后路,到时候,你不会像今天这么幸运遇到我。”

      孟章看着换好衣服出去的蹇宾,心中觉得这事真心可以试试,为什么其他国家的世子都可以过着衣食无忧,幸福平安的日子,只有自己过的朝不保夕,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要和蹇宾站在对立面,那又如何?

      蹇宾和小齐水向风一起吃饭,发现今天这俩人格外的安静,“小齐,水哥哥,你们今天是怎么了?”“水哥哥,他终于又叫我水哥哥了。”水向风开心的想着。“我吃好了。”小齐放下碗筷离开了。“你们今天又吵架了?”蹇宾问道。“我和他吵架,我和个山野村夫吵架?”水向风不屑的说到了。“什么山野村夫?这是我天玑未来的大将军。我吃饱了。”说着蹇宾放下筷子也离开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