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朝会上,启坤帝封天玑为天玑国,蹇宾为天玑国世子,并下御令到天玑,如有人敢违背就是抗旨;封裘振为正君(类似皇后),颁布圣旨南宿天玑联姻,天权瑶光联姻。“皇上,裘振是天璇的将军,是否要联姻,也得问过裘振的家人吧。”陵光对于自己得竹马要和自己分离十分不满,虽然瑶光不和南宿联姻,但是瑶光和天权联姻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还把自己得大将军给掠夺了。“这天下都是朕得,天下得男人也是朕得,朕已经修书给岳父了,让岳父参加朕得婚礼,陵光世子可以和裘老将军一起回国了。”陵光一听,启坤又要挟自己得意思,想想还是算了,但是这次出行对自己真没什么好处,真是便宜了跳大神得天玑。“皇上,臣谢恩。”慕容黎想着,和谁联姻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瑶光要强大,和这样混吃等死的在一起,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南宿那个毓埥一看就知道不好对付。“我说皇上,你挑美人嫁给我,为什么不把最美的嫁给我啊。”执明问道。“朕也没把最美的藏起来啊,慕容公子琴棋书画,天文地理,配世子还不够吗,妻子娶贤不娶妖。”启坤帝回答。“哼,那是因为皇帝陛下能力差,要是我是皇帝陛下,把天玑公主,天璇大菊花,还有陛下让我联姻的阿黎都娶回去。”执明说的开心,蹇宾真打算抄东西大人,陵光今天因为裘振的事,已经很不开心了,“你眼瘸啊,我这是富贵牡丹,你娶天玑的公主就算了,我大天璇不比你家差,你以为都像天玑穷的就剩跳大神了,连公主都出来外交了。”“你们都给我闭嘴,你们才公主呢,你们全家都是公主,就你们俩的战斗力,要不要比比剑法,没一个是我的对手。”蹇宾受不了了,自己的战斗力绝对是这几个王里面最高的,结果被他们说成公主。“都给朕闭嘴,说的好好的怎么抄起来了,南宿世子有何异议?”启坤赶快阻止了这场吵架。“臣没有异议。”毓埥的想法和慕容黎一样,和天玑联姻也不错,而且,天玑,蹇宾,你迟早有一天是我的。孟章看着这一幕一幕,觉得很好玩,天枢是穷,自己也没什么存在感,但是并阻止不了自己看热闹的好心情。

     “世子,才是今天朝会的赢家吧。”毓埥下了朝和蹇宾一起步行,“世子说笑了,我三弟今年才12岁,样貌出众,和世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蹇宾回答道。“我和你天玑联姻有什么好处?”毓埥问道。“那世子觉得我们天玑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世子呢?”蹇宾反问到。毓埥走到了蹇宾面前,贴近蹇宾的面颊说到,“你。”蹇宾不明所以的看相毓埥。“蹇宾,我念你和我一起从小长大,处处维护你,你为什么从小就和安安做对,你究竟和启坤帝说了什么?要把安安嫁到南宿那种蛮夷之地?你的心真的好狠。”说着走就蹇宾狠狠的扇了蹇宾一巴掌,蹇宾呆住了,水向风打算再打蹇宾的时候,毓埥狠狠的握住了水向风的手把他推到了一边,看着蹇宾被打肿的脸,蹇宾狠狠的看着水向风,这是无数次因为蹇安,水向风和自己做对,我蹇宾再原谅你,我就是傻子,“你没事吧。”毓伸手去看蹇宾的脸,“你给我住手。”小齐今天看蹇宾还没回来,平时没事总找自己不自在的水向风也不在了,觉得有些蹊跷,就出来寻找蹇宾,没想到,却看到毓埥打算摸蹇宾的脸,蹇宾也没有反抗,小齐不干了,小齐一直是把蹇宾当作自己的宝贝看待的,除了自己谁都不许动,小齐走到蹇宾的面前打掉了毓埥的手,把他挡在身后,把他和毓埥隔离开,看着蹇宾的脸,“你的脸怎么了?这是谁干的?”蹇宾看小齐来了,从愤怒中缓解过来,“小齐,没事了,不关毓埥世子的事,我们收拾东西回天玑吧。”“好的,不着急,我先带你去处理一下这肿胀的脸。”小齐心疼的看着蹇宾,扭头看着一边的水向风,狠狠的踹了他一脚。“你们一个两个都被他迷惑了,蹇宾你敢说你这次对安安没有一丝的私心吗?你敢说你完全是为了天玑吗?”水向风质问蹇宾。“你说的私心指得是什么?水向风,我一直视你为我最亲的知己,我天玑未来最合适的大司徒,但是你都做了什么?你让我对你还需要有什么样的私心,联姻之事已定,毓埥世子,愿意和我们一同回天玑迎娶三公子吗?”蹇宾问道。“能够陪伴世子一起回家,当然愿意。”毓埥看着蹇宾回答道。蹇宾和小齐一起离开了。

     “阿黎,收拾收拾东西,和我一起回天权,本世子可不和你回瑶光,那么穷的地方。”执明对慕容黎说到。“阿煦,劳烦你把这封信带给父亲,我和执明世子回天权了。”慕容黎对于这次钧天之行非常满意,一个炫富的世子,一个富的流油的国家,对自己好处太多了。执明看了看慕容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觉得特别好玩,哼,都想搞事,你们就搞吧,财,本世子有的是,要想败本世子的天权想都别想,别以为白美人得了很大的利,本世子发誓不把你收进后宫,妄作天权的王,哼!

     裘振看着哭哭啼啼的陵光,感觉头都大了,自己平白无故的成了平君,也没法陪着他回天璇,“早知道要牺牲你,我就应该同意瑶光和南宿的联姻,这下好了,和天权联姻不算,把你也从我身边抢走了。裘振,裘振。。”陵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了好了,世子,天璇这次是天玑以外第二赢家,你就别哭了。”裘振安慰道。“什么赢家?你都走了,瑶光也和天权联姻了,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呜呜。”陵光还是哭。“世子,现在钧天的平君都是出自天璇,那么咱们真正的后顿就是钧天,天玑获利很多,但是蹇宾和启坤只是表兄弟关系,但是,天璇却出了平君,陵光,你冷静冷静。”裘振接着安慰道。“本世子不冷静,凭什么他们都带个人回去,本世子还折个人,裘振,裘振,呜呜呜。”“什么带不带人的,世子,就瑶光公子那么有心计的,还有天玑那个公子带回去不如不带,世子,你冷静点,我父亲会来接世子的,世子回国后,一定要振作起来,世子以后需要什么,钧天能给世子,裘振定当全力以赴。”裘振心说我都说到这份了,你就别哭了。“我什么都不需要,裘振。。。裘振。。。”陵光继续哭,裘振也是真心头大了。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