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夜间,水向风接到飞鸽传书来到城外的一个地方,看见了陵光,“没想到这次是天璇世子亲自来见水某,水某真是很荣幸。”水向风说道。“水公子,本世子做事直接,你在不动手,怕是没有机会了吧?毓青接下来就会陪着蹇宾去迎娶蹇安,你真忍心看着你爱的人嫁给一个蛮夷之人吗?”陵光说到了水向风的痛处,“世子有何指示?”“这个是我们天璇秘制的毒药,无色无味,死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绝对看不出是中毒而死,你再不行动,已经没有机会了。”陵光将一个小瓶交到了水向风手中。“世子,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蹇宾死,蹇宾死了天玑还有别的世子,对于天玑来说只是换了个王而已。”水向风反问道。“天玑外表看来很强大,实际不堪一击,天玑王自从钧天公主的逝去,这些年很少有所作为,而且全民笃信巫蛊,除非有一个真正有铁腕的人即位才能有所作为,蹇定是一个用勇无谋的废物,蹇安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白痴,只有蹇宾死了,天玑才会彻底没有退路。”陵光微笑的对水向风说道,心想也就只有像你这样的奇葩才能看上蹇安那样白痴。“世子不光是这些原因吧,还有裘小将军的离开?”水向风反问道。“我与裘振从小就是朋友,这样对于裘振来说不时是一种好的结局,本世子有涿鹿中原的野心,裘家不管未来如何,都会成为本世子的心腹大患,本世子是舍不得裘振,但是裘振和天璇来说,天璇更重要。”陵光有一些落寞,但是为了他的野心,为了天璇的未来,舍弃裘振又如何,现在裘振的结局其实是不错的。“明早世子就会接到天玑国世子已亡的消息,我只要安安一世开心快乐,我没有世子的雄才大略。”水向风拜别了陵光。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小齐对身旁的毓青说道。“我还想说你呢,毛还没长齐,跟着参合什么啊?”毓青对小齐说道。傍晚的时候,小齐安顿好脸有些肿的蹇宾打算去修理修理水向风,结果发现水向风这小子夜间鬼鬼祟祟的,小齐打算跟上,结果发现中途遇到了也在跟踪水向风的毓青,两人心照不宣的一起跟着了,结果却听见了这样的惊天大秘密,毓靖就觉得这个面若桃花,口若涂脂的陵光没那么简单,看来真是这么回事,还有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就这么给自己绿了,自己还去娶吗?想想都糟心。小齐就觉得这城里果然都是坏人,除了自己的仲桓,都不是好人,自己原来就看不惯水向风,还有这个嫌弃自己小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好了好了,小兄弟,你还想不想救你们家世子?”毓青对小齐说道,“走,我们赶快回去,不然这个畜生必然会伤害仲桓的。”说着两人结伴回去了。

    “你们是说水向风和陵光勾结要加害我?”蹇宾疑惑的看着两人,其实他早就觉得水向风要动手了,因为再不动手就更没有机会了,小齐一路保护自己他就没有机会,如果毓青一路跟着,那么他就更没有什么机会了,只不过蹇宾没有想到,陵光真的和上辈子一样,如果当年裘振没死在陵光的面前,逐鹿中原的必定是陵光,陵光和慕容黎一样,他们都是外表柔弱,内心格外刚强的人,所以天璇直到最后都没有亡国,慕容黎即使亡了国最后也没怎么样,那自己和孟章呢?孟章全心全意的信任仲堃仪最后得到了什么?自己算计一生,又得到了什么?就连小齐也是因为报父恩,报父恩这件事他都可以讲給慕容黎听,确一直没有和自己说过,自己作为天玑王和普通人当真都是失败的。“仲桓,这几天你吃的东西一定要小心,这几天我给你做饭,除了我拿给你的,你都不要吃。”小齐对蹇宾说道。“世子,我们当务之急是甩了水向风,我们上路,还有,联姻的事,本世子要再考虑考虑了。”毓青说到。“小齐,今天陪着我你也累了,先休息去吧,明天我们就回天玑。”蹇宾对小齐说道。“仲桓,你也早点休息。”说着小齐离开了。

    “毓青世子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毓青世子不是一开始就不在乎娶得是什么样的人吗?那么还在乎娶的人。。。?”蹇宾对毓青说到。“我毓青是不在乎娶的是什么人,但是这个人不能做有辱我南宿国的事。”毓青对蹇宾说道。“蹇安身心单纯,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嫁给世子必定会安分的。”蹇宾有些累了,用手撑着额头打算休息会儿,“安分?呵,我看这个乱世没一个安分的人,陵光、慕容黎哪个看上去不是我见犹怜,结果呢?蹇宾,你这个样子,也很让人有保护欲。”说着把蹇宾扶额的手抽了出来,握在了自己手中,蹇宾顿时清醒了,赶快抽出来自己的手,惊慌失色,自己怎么可以如此大意呢,自己今天是很累,居然在陌生人面前露出疲态,毓青看来看慌乱的蹇宾,靠近蹇宾的耳边说道,“世子也早点休息吧”。“毓青,你觉得如果我色诱水向风,让他一辈子忠于天玑,胜算有多大?”“世子为了这样的人不值得,世子如不色诱我,我把江山给你打下来,你坐皇后也一样。”毓青说着。“我也不会真和他怎么样,我除了。。。算了,不和说了?世子请回吧”蹇宾面有怒色。“世子,喜欢叫小齐的那个少年吧?世子还真是重口味。”毓青笑了笑说道。“什么重口味,小齐是最好的,谁都可背叛我,小齐不会的。”蹇宾不容许任何人说小齐。“他现在才12岁,不会背叛你?他有什么辨别能力?水向风和你从小一起长大都这样,更何况。。。”毓青说道。“好了,我累了,你出去吧。”蹇宾累的继续趁着头。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