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蹇宾一行回到天玑,毓埥属于借道回南宿,顺便把天玑的公子娶会回家,当毓埥看见得知水向风死了疯疯癫癫蹇安,顿时觉得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啊,要娶这么个东西回家,“蹇宾,你算计的真好,为了你的世子之位把安安都搭进去了。”蹇定看着因为水向风死了哭的稀里哗啦的蹇安对蹇宾说到。蹇宾现在觉得特别尴尬他就应该先让毓埥住进典客署,而不是让他看自家这场闹剧。“我算计?那么大哥和天璇勾结要置我于死地,这笔账怎么算?我明天就去见父王,到时候你和水司徒,朝会上见。”说着蹇宾没有搭理拦着他去路的蹇定蹇安,离开了。

    “世子当真是算计的好,让我娶你胞弟回去,我这还没成亲了,就绿了?”毓埥对蹇宾说到。“谁知道他和水向风是真爱啊,我一直以为他就是气我和我抢东西,世子,我会和我父王说,以蹇安病重不适合嫁到南宿去,回绝了,我过几年从宗室挑一个良家子嫁给世子,算是给世子赔不是。”蹇宾是真没想到蹇安能为了水向风成这样,毓埥这一世和自己无愁无恨的,犯不着就这么把人给得罪了。“宗室的良家子?呵呵,世子太小看毓某了,你三弟我娶了,我要让你蹇宾记住你欠我这个天大的人情。”毓埥说完离开了。“毓埥,毓埥,你再考虑考虑,我可以给你选好几个。”蹇宾打算叫住要离开的毓埥,无奈毓埥离开了。“蹇宾,蹇安能把你的伴读抢去那么多年并非省油的灯,你把他嫁给我,是你最大的失策,我要让你蹇宾有一天眼里只有我。”毓埥离开时想到。

     蹇宾回来第一件事去了大司命家,说实话由于上一世,蹇宾是真想现在就杀了若木华,但是想想他的计划,还是先忍了吧。“世子夜晚来见老臣,老臣受宠若惊啊。”若木华说到。“大司命不必多礼,本世子这次出使均天得了几个消息,不知道大司命想不想听?”蹇宾问道。“世子,老臣不知道世子得到了什么消息,但是老臣对天玑绝对是忠心耿耿。”若木华不知道蹇宾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表表忠心了。“大司命,不用着急,本世子得到的东西未必是真的,也是想让大司命验证验证而已。”说着把一些书信递给了若木华。“世子,老臣,老臣,当真是冤枉啊,这都是大司徒他串掇老臣一起谋害世子的,世子你饶了老臣吧,老臣将会唯世子之命是从。”若木华跪下求蹇宾。“大司命,你我本无仇,你要的就是荣华富贵,本世子可以给你,但是,你今后必须听我的,明天朝堂上知道怎么说了吧。”蹇宾狠狠的看着若木华。“老臣知道。”若木华不敢抬头看蹇宾。“还有,本世子知道你通天意,那么天意都让大司命通了去,还要父王和本世子做什么啊?”蹇宾问道。“王上和世子都是天神转世,臣等肉眼凡胎,没能认出,老臣有罪,老臣有罪。”若木华向蹇宾磕头到。“大司命,明白就好了,天神转世,哈哈,本世子喜欢。”说着蹇宾离开了。他只是把水向风和天璇暗中通信的书信给若木华看了看,他就如此的反应,书信中涉及最多的还是蹇定和天璇的勾结,其实大司命和大司徒在这里面涉及的都很少,大司徒是忠于蹇定的,而大司命无疑是想要点荣华富贵而已,谁是谁非谁又说的清呢。

     第二天朝会,蹇宾身着一身带有飞凤还巢的金色华服,他笃定了天玑王对自己母亲的深情,他在均天听见过各式各样父亲和母亲见面的场景,都说当时自己母亲穿的是镶有凤凰花纹的纱衣,均天以金色为尊,那么母亲的正装绝对是金色,所以他早已飞鸽传书让亲信准备了这套衣服,今天蹇定不死,那么即使他做到了天玑王的位置也不会安定。“父王,您一定要为儿臣做主啊。”蹇宾一上朝就跪下了。天玑王看见这样的蹇宾呆住了,太像了,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连月和自己成亲的时候穿的就是和这件类似的衣服,“连月。”蹇正轻轻喊了一声,当蹇宾抬头的时候,他还是清醒过来了。“世子从均天回来,立了大功,谁敢欺负世子?本王绝不轻饶。”“父王,水司徒之子,屡次暗杀儿臣,儿臣如不是有齐侍卫和毓埥世子一路保护,早就见不到父王了。”说着蹇宾开始伤心的哭。“世子,快快起来,详细说与本王。”“世子说犬子屡次暗杀世子,可有何证据?”水司徒对蹇宾说到。“这些是水向风与天璇刺客暗中通信的书信,其中还有大哥与陵光联手打算加害父王的书信,请父王过目。”说着侍臣将书信成交给力蹇正,蹇正看了看书信,其中有蹇定,水向风谋害蹇宾和自己的证据,蹇正将书信扔到一边,“蹇宾,父王就问你一句话,你告诉父王,这些书信哪儿得到的?你说出来,父王就相信你。”蹇正回忆当年他与均天公主的话,“正哥,你说啊,她说的不是真的,蹇安不是你的孩子,不是的,你说我就信你,你说啊。”“是陵光交给儿臣的。”蹇宾实话实说。在毓埥和小齐告诉他,水向风要杀死他的时候,他之前已经见过陵光,“蹇宾,本世子不讨厌你,但是你不令我喜欢,但是你让裘镇离开了天璇,本世子谢谢你,作为人情,这些东西送给你,希望我们有朝一日可以真正的成为对手。”陵光对蹇宾说到。“世子不怕我天玑追究贵国的屡次暗杀的责任吗?”蹇宾看着那些书信对陵光说到。“追究?这些都是本世子的个人行为,就算真追究,就是本世子一个人的事,和天璇有关系吗?况且,本世子相信你我都是同类人,不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没有对手的。”蹇宾想,谁和你这个骚包大牡丹同类呢,我走的是高贵冷艳路线,哼。“父王,天璇世子就算是白痴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信件交给蹇宾的,这些书信根本就是伪造的。”蹇定对满朝大臣说到。“伪造,这里所有的书信都带有天璇的朱雀图案,你说是伪造的?蹇定,你连为父都要杀吗?还有,你的笔记即使没人看的出来,为父能看不出来吗?来人把大公子给我打入大牢。”蹇正说到。“父王怕是无法将儿臣打入大牢吧?”蹇正身边的侍卫已经拿刀架着他了,“呵呵,蹇定,你知道本王为什么不喜欢你吗?”蹇正问道。“因为你喜欢那个贱人,包括那个贱人给你生的儿子,我母亲和你本为少年夫妻,你为了那个贱人,逼死我的母亲。”蹇定说出了这么多年想说而又不敢说的话,“你母亲是先王让我娶的,我为了当年能成为天玑侯才娶的你的母亲,我从娶他那天就没有爱过他。我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母亲,而是因为你太自以为是,太蠢了,你连安安都可以利用,你还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呢?蹇定。”蹇正没有丝毫畏惧。“我利用安安,是他自己愚蠢,是他自己嫉妒蹇宾,你们都以为安安单纯善良,呵呵,我告诉你,蹇正,你这辈子注定不会得到那个贱人的原谅,因为蹇宾也会陪着你一起死。哈哈。”蹇定大笑了几声。“你说什么?为什么?”蹇正开始慌乱。“大哥说的是天璇秘制的毒药对吧?我既然敢说我见到了陵光,那毒也就可以解了,蹇定,你看看你身后和前方。”蹇定被包围了,原来架着蹇正的侍位也转向了蹇定,“哈哈,罢了罢了,臣者王侯,败者寇。”说着蹇定自刎了。“以侯爵之礼后葬大公子。”蹇正看了看朝下,“其他人,本王概不追究,本王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