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仲堃仪将蹇宾带到一家露天的摊位上,现在的仲堃仪毕竟是穷酸仕子,而蹇宾也并不介意,两人把酒畅谈,“齐兄是在宫中当差吗?”“仲兄为什么这么问呢?”蹇宾好奇的问。“齐兄能和学宫的掌事夫子说上话,想必是在宫中当差。”仲堃仪回答到。“也算吧,也不算是什么当差,就是可以进出王宫而已。”蹇宾喝了一杯酒回答到。“那么齐兄是否能经常见到天玑王呢?”仲堃仪问道。“你说天玑王啊?经常见到。”蹇宾吃了点东西回答道。“经常见到?”仲堃仪心想可以初入王宫又经常见到王上,不是侍卫就是男宠,不过看着他以面具遮脸,应该是侍卫吧,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齐侍卫的亲戚?“那么齐兄是否见过天玑王的近侍一位姓齐的呢?”仲堃仪继续问道。蹇宾一听仲堃仪打听小齐,脸色变了变,在蹇宾心中,世人可以讲他的八卦,毕竟他是天玑的王,但是说小齐他不容许,“那是家弟,仲兄打听家弟是又什么事吗?”“没有,只是很多人都提到了令弟,想来齐兄也在宫中任职,必然也认识。”仲堃仪看蹇宾脸色不是特别好也就没有多问,想必当哥哥的也知道自己弟弟和天玑王的宫闱传言吧。“时候不早了,仲兄我该回去,有缘再见。”蹇宾放下筷子打算离开,他是着实不愿意听什么八卦,而且仲堃仪这个人城府太深,这样打听这些事无非想走捷径,不过,他的才能确实也可以,不过如果这么容易就让他达到目的,就太容易了,自己可不是孟章。“齐兄,仲某还有一事望齐兄答应。”“如果是我能办到的,当然会答应仲兄的。”蹇宾笑了笑。“两次见齐兄均以面具示人,是齐兄觉得仲某不配阅齐兄之容,还是。。。”蹇宾缓缓的将面具打开了,心说,要不那个倒霉的传闻,自己怕被当妖孽抓起来,自己肯定不戴这玩意上街,好丑啊。仲堃仪看见面具缓缓的被摘下,顿时呆住了,他终于明白蹇宾为什么带着面具了,太好看了,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他不同于天璇王的那种好看,但是如果让他选择那种更好看,他会选择蹇宾这种,“仲兄,是齐某的样子吓到你了吗”。蹇宾笑了笑,仲堃仪被声音拉回来了现实,“没有,都说天玑王是八仙子下凡,但是让我看齐兄才是仙子,仲某唐突了。”仲堃仪回神回答到。“等你哪天看见天玑王,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告辞。”说着蹇宾将面具带上骑着马离开了。

      小齐已经在北边界守了快一个月呢,太奇怪了,这几天他依旧没事听听地面上传来的声音,应该这就在这几天。夜晚,“齐侍卫,天枢大军真的从北边攻过来了。”士兵对小齐说到。“大约多少兵马?”小齐问道。“回将军大约十万。”“天枢意在夺城,应是将所有兵马全部压倒了北边,火将军应从南边攻入天枢,让天枢腹背受敌,我现在就休书。”小齐对士兵说到。“齐侍卫,火将军就给这儿留了不到4万的兵,我们怎么迎敌啊?现在应该让火将军调兵到北边支援。”士兵提醒小齐。小齐笑了笑了,“没有必要,我已经安排人在天枢兵毕竟撒下了马丁,他们不会太快过来,你已将书信带给火将军。”小齐笑了笑,我等这个几乎等了五年,桓桓,我要拿下天枢的城池给你做聘礼。

      蹇宾收到了边界的战报,“王上,齐侍卫以四万兵力守护北边,现在天枢进攻的就是北边,王上要不要下令让火将军调兵去支援齐侍卫。”蹇宾看了看战报,笑了一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火将军和齐侍卫这么安排肯定有他们的想法,本王相信他们。”蹇宾对大臣说到。“水司徒,听说天枢这次领兵的是孟章的侧君崔将军?这位崔将军和三大世家的崔琳是什么关系?”蹇宾问道。“这位崔将军是崔琳的庶出子,因此,才让他成为了孟章的侧君,现在天枢的后宫有苏氏和崔氏,可谓最大的联姻利益团体。王上,即使看不上我们这些大家族的子侄,也可以从学宫选些良家子,现在钧天就我国还没有世子,王上请你为天玑的血脉考虑啊。”说着水司徒跪下了。接着一堆文武大臣也跪下了。“现在是讨论军情的时候,你们怎么又开始劝本王立君的事啊?本王。。。”说着蹇宾用手扶着头,看着事很难受的样子,“请王上保重龙体,为我天玑国运考虑。”水司徒继续说到。“好了好了,退朝吧,本王头疼。”蹇宾继续用手揉着头。“快给传医丞,另外,王上,天权已有三位王子了,王上应调理好身体,这样立君后,才能尽快为我天玑延绵国脉。”水司徒还补充了一句。蹇宾想这个人绝对事恨自己逼死他儿子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天天这么逼自己,还有,慕容黎怎么那么能生?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