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十)两家正式见面

     六爷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谭赵夫夫,两人一进餐厅的门就开始腻歪,灯罩和焖三儿一看家庭聚会了,撂下句话就走了,谭小飞主动要求去买药了,张晓波那个没有骨气的,也跟着去了,都说女生外向,这儿子也没好到哪儿去,六爷心中默默吐槽中。

     六爷看了一眼怀中躺着赵启平的谭宗明,感觉自己应该出门戴副墨镜,赵启平从一进入餐厅就被谭宗明拥在怀里,由于自己本身也发着烧,所以也不抗拒,主动躺在了谭宗明怀里,六爷觉得还是快点谈完了早点回家喂鸟,不在这儿看这对儿夫夫腻歪。

     六爷:谭先生,我今个才知道原来你家这个情况,刚才的话多有得罪。

     老谭:张先生,哪儿的话,这也是谭小飞那孩子不靠谱,早和你说了不就没这事了,你也看到了,我们家这种情况,小飞从小被我们收养,所以他有时候也见怪不怪,我们小飞在没认识你们晓波的时候,肯定是喜欢女人的,从小到大,他追过的女孩子,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所以,这次如此喜欢你们晓波,其实这就是缘分,我没认识平平的时候,也没觉得喜欢男人,但是后来和平平在一起了,才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人,和想要的生活。

       六爷:你说的这些,爱不爱的,喜欢不喜欢的,我不懂,也不想懂,我们就一小老百姓,和你们这种有钱人没法比,小飞那孩子,是不错,但是,如果过几年,看我们家晓波烦了,看上别的好的了,我们晓波和我一样重情重义,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我们孩子。

      老谭:张先生,没想到您有的是这种顾虑,您是对晓波的魅力没信心,还是对我们小飞没信心呢,我们教育出来的孩子,绝对不会始乱终弃的,而且小飞随我,我们对感情,对自己所爱的人都是百分之百的忠诚。

      启平:什么叫随你?难道没随我吗?我没认识你的时候,有多少好女孩追我,认识你之后,我去过酒吧吗?我有勾搭过女病人吗?我有过始乱终弃吗?

      老谭:说着好像我有勾搭过女秘书似的,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是百分之百的妻奴。

      启平:谁妻奴呢?谁妻啊?好像你赚钱养家,我貌美如花似的,我也才是夫呢?

      六爷:停停停,二位要聊你们的事自己回去聊,咱们继续说两个孩子的事阿。

     启平:张先生你接着说,别理他,他这人自恋。

     六爷:你怎么称呼?小飞是谁谭先生姓?

     启平:赵启平,小飞和他姓,不代表我不是他爸,我们都是他父亲。

     六爷:好好好,你们的事咱们再说,还是说孩子的事,两个男人即使再相爱,但是两人连个孩子都没有,连个牵绊都没有,时间长了,胡子拉碴的,互相看了都倒胃口,这怎么能长久在一起。

    启平:嗑嗑,(咳嗽连一声),张先生,孩子不是问题,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两个人都可以有孩子,还有,什么叫做胡子拉碴,互相看了倒胃口阿?谭宗明那么大的脑袋我都忍了,我这么多年都没有抛弃他,你家晓波怎么也比谭宗明这个大脑袋好看吧,你怎么能如此的对你家晓波没信心,还是对我家小飞没信心。

     老谭:什么叫大脑袋啊?都说小飞就是年轻时候的我,看见小飞,就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多帅了,脑袋大代表了成熟男人的标志,难道都想谭小飞那样瘦干瘦干的就叫好看啊。。。

      启平: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吗?儿子瘦了不是这几天来北京没吃好饭吗?在家的时候,脑袋也不比你小。

       六爷:(实在受不了了,明显他一张嘴说不过两个人)二位,二位,今儿不聊了,赵先生身体也不舒服,明儿咱儿全聚德,我请客。

      老谭:张先生,我们着急回上海。哎呦!!!

      赵启平:(狠狠的掐了老谭大腿一把)张先生,好的,明天全聚德,叫上两个孩子,真应该好好坐坐了,回家不着急。

       张晓波和谭小飞也赶到了餐厅,看看这场景,最起码他们都知道,六爷虽然没明确支持,最起码没太明确反对,感觉还是有机会的。

      小飞:爸,爹,叔,你们聊的怎么样了?

      晓波:爸,叔叔们,你们聊的怎么样了?(异口同声)

      老谭:(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们,把车钥匙递给谭小飞)开车去,你爹还发着烧呢,明天你张先生请咱们全聚德,今天就先不聊了。

     小飞:(看了一眼晓波,拿着钥匙离开了)

     六爷:波儿,去胡同口叫告诉你霞姨,明儿中午全聚德,你爸请他吃饭。

     车里,小飞看着坐在后面腻歪在一起的夫夫。

     小飞:爸,爹,怎么样?

     启平: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如果真谈不拢,明天就不用去了。

     晓波来到了霞姨的酒吧。

    晓波:霞姨,明儿中午我爸请您全聚德吃烤鸭,我接你过去。

    霞姨:六哥这是哪根筋搭的不对了,还有谁?

    晓波:我男朋友的爸和爹。

    霞姨:什么???(囧)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九章 冰湖

(九)冰湖见面

      第三天早晨,谭赵房间。

启平:阿嚏!阿嚏!阿嚏!

老谭:平平,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我就说北京的冬天太冷了,一会儿见完张晓波的父亲,咱们就回上海。

启平:这几天逛来逛去确实有点感冒,不过没关系,我一会儿多穿点。(说着起来穿衣服)

老谭:(将赵启平拉回了床上,并亲向他的额头)还说没关系,都发烧了,不行,我们先去医院,然后再去颐和园。

启平:老谭,我这就是普通感冒,你和人家约好了,怎么可以迟到了,谭总不是很讲时间效率的吗?(启平打算从老谭怀里出来)

老谭:这就是谁的老丈人谁搞定的道理,谭小飞就应该自己摆平,我都这么大数岁还要提他出头露面啊,谁的媳妇谁想法娶回来呗。(先下了床,拿起衣服打算给启平穿)

启平:谭宗明,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没皮没脸啊,儿子那叫脸皮薄,还有,你离我远点,我自己穿。阿嚏!阿嚏!

老谭:好好好!自己穿,先去餐厅,把饭吃了,我给你找点药,见完未来亲家,我就陪你看病去。

启平:都听你的,能不吃药吗?

老谭:赵启平,你还是不是医生,有医生害怕吃药的吗?

启平:Daddy,不想吃不想吃嘛!(有点低烧,脸有点微红,撒娇状)。

老谭:baby,一会儿daddy用嘴为你吃!

启平:(一阵恶寒,一起走出房间)!

 

谭家餐厅

小飞:爸,爹。

老谭:怎么今天这么乖,起得怎么早?

小飞:爸,我打算和你们一起去,如果真谈不拢,我也可以自己扛。

老谭:呵呵,你怎么扛?拿什么扛?你去收拾收拾行李,明天回上海!

小飞:爸,我是不会回上海的,我要和晓波在一起!

老谭:呵呵,今天过后,人家张晓波都不见得和你在一起了,你还想赖着人家不走啊!

小飞:我不管,就算他不和我在一起,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启平:好了好了,小飞,你爸和我今天去见未来亲家就是为了想办法帮你把这事谈拢,你给我俩收拾收拾行李都不行吗?

小飞:行,我就说,还是爹疼我!

启平:好了好了,吃饭。

 

      谭宗明和赵启平离开谭家。

小飞:晓波,你爸出门了吗?

晓波:小飞,你爸他们出门了吗?(电话接通,同时说出来的一句话)

小飞:他们出门了。

晓波:我爸也出门了,小飞,我爸今天穿了军大衣,拿了一把军刀,闷三叔和灯罩叔也跟着去了,据说还叫了人,你还是想办法拦住你爸他们吧,我知道他们在上海厉害,但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在他们眼里,你成了欺负我的混蛋,我成了良家妇女,呸!良家妇男!

小飞:有你这样的良家妇男吗?你先划的我家车好吗?怎么反倒我成了恶霸了,有这样的恶霸吗?钱一分不要,天天宠着你,爱着你!

晓波:谭小飞,你是不是重点关注错了!我的意思是,我们赶快出发,以免我爸伤了你爸他们!

小飞:晕!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我们赶快出发,颐和园门口见,你告诉我,我怎么坐公交车去。

晓波:谭小飞,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要坐公交车?你的车呢?

小飞:我爸和我爹来了,就禁止我开车了,钥匙他们拿着呢?

晓波:那你打车啊!

小飞:。。。。。。

 

        颐和园停车场

老谭:(轻轻摸了摸启平的头)平平,你发烧了,车里暖和,你在车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启平:不要,说好了一起见,我不去多失礼数啊。(撇撇嘴)

老谭:我先试着和他说说,就说贱内染疾在身,换个地方谈谈。

启平:混蛋,你才是我的贱内呢!

老谭:好了好了,听daddy的话,穿的这么少,这么多年了,你还信不过我吗?

启平:(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在了老谭的脖子上,向老谭脸上亲了一口)谈不拢就撤,儿子都那么大了,你还说我穿的少呢,你怎么总不记得围围巾啊?

老谭:别扭,好了,不舒服了,记得打电话给我,(亲了一下赵启平)下了车。

 

       冰湖

       谭宗明穿着纯毛料风衣,在北京这地方确实有些冷,不过,有赵启平的爱心围巾那就不一样了,看着对面扛着军刀,穿着军大衣的六爷,旁边站着闷三和灯罩,怎么感觉怎么别扭,这是唱哪出啊,就是见个面,又不是打群架。

老谭:张先生,我是谭小飞的父亲。

六爷:(看出了是前天肯德基的土财主,扛着军刀)谭先生。

老谭:张先生,这北京三九天怪冷的呢,我爱人初来北京,不适应北京的天气,有点感冒发烧,张先生能不能换个地方谈谈。

六爷:(斜着眼睛喵了一眼老谭)敢情,谭先生是有老婆的人啊,(晃了晃身子)。

闷三儿:六哥,这事人家的私事,咱们还是谈正紧事吧。

六爷:什么私事不私事的,今儿,六爷就要教育教育这种当代陈世美。

谭宗明顿时囧了,什么当代陈世美,自己和平平可是相亲相爱,永不背叛。。。。

老谭:张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我爱人都结婚二十年了,这可是第一次来北京。

六爷:小飞,这孩子,我第一眼见了就很喜欢,仗义,懂事,我当时还想这家庭教育肯定是没问题的,父母肯定都是有文化,有教养的人。但是,今儿看见你,呵呵,抽烟不(拿出一盒烟,递给老谭一支)

老谭:张先生,我还是听不懂你的话,我爱人是医生,不让我抽烟,还有,小飞好,当然是我和我爱人教育的好了,怎么听着张先生觉得是小飞有我这么个父亲丢人啊?不过,听张先生的意思是同意两个孩子了?

六爷:你少把我绕进去,小飞不错是不错,但是我不同意两个男人在一起,不过小飞还算地道,不像有些有钱人,仗着有两臭钱,抛弃糟糠之妻,欺负良家妇男。还有,谭先生,老哥有句话还是奉劝你,这夜路走多了就会遇见鬼,女人给咱们生了孩子,跟了咱们这么多年就应该好好对人家,就你这样的人,我也不同意小飞和晓波,省得你哪天歪主意打到我家晓波身上!

老谭:(听的云里雾里,但是听见最后一句话彻底火了)我打你家晓波歪主意,我有病吧,我家平平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医学博士,书香门第,最主要的该性感性感,该清纯清纯,你家晓波这样的没头脑,也就谭小飞那样不高兴能看上!

六爷:你家什么平平,既然你家平平这么好,你还婚内出轨,还害怕别人说啊,我家晓波怎么了,最起码孩子懂事,不会为了钱傍大款,还是你家小飞倒贴追着我家晓波呢。

 

    赵启平左等右等没见老谭出来,又看见谭小飞和张晓波一起过来。

小飞:爹,晓波说,他爸拿了军刀,我怕他们出事。

晓波:叔叔,我爸他做事虽然莽撞了点,但是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启平:(这孩子会安慰人吗,一脸的黑线,先一步离开他们向冰湖跑去)。

 

       赵启平看着吵架吵的热闹的两个人,顿时感觉没什么恐怖的,谭宗明很少和人吵架,如果真正动怒,动动眉毛即可,看来没那么差。

六爷:我告诉你姓谭,一想到我们晓波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我的后背就阵阵发凉,只要和你住一起,我就不会同意他和小飞交往。

老谭:你怎么说话呢,说着我好像对你家晓波有什么想法,我还嫌他们住的碍着我和我的平平恩爱呢。

启平:老谭!

老谭:平平,你怎么跑出来了,外面多冷啊(说着把自己的围巾从脖子取了下来,给赵启平围住,并圈住了他,亲了亲他的额头,看看还烧不烧)

谭小飞和张晓波赶过来,就看见这俩人在这里腻歪。

小飞:爸,爹,你们注意点。

晓波:两位叔叔,今天。。。要不别谈了,是我爸约的地方不对。

六爷:(感觉有点囧)波儿,你给我过来!

晓波:爸。。。

六爷:(拿刀指了指老谭和启平)他俩是怎么回事?

(灯罩和闷三儿做了半天背景)

闷三儿:六哥,这还看不出来吗,人家俩人是两口子

小飞:(感觉误会闹大了)六叔,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爹,我家情况是有点复杂,(看了一眼张晓波)我以为晓波和你说了。

六爷:张晓波!老子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晓波:爸,我没和你说过谭小飞有两个爸吗?好像真没说。。。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八章 亲家

(八)亲家

    张晓波那天从谭小飞家回来,就闷闷不乐,他不知道怎么和张学军说,尤其说他的儿媳妇将会是个男人,想想都说不出口,但是,想想谭宗明最后的话,他和赵启平下个星期就要会上海了,临走打算见一见自己的父亲,自己也觉得双方不见面有些不合适,自己都大言不惭的说追谭小飞了,总不能就此放弃吧。

晓波:爸,我想和你说件事。。。。

六爷:这要你别在跑出去给我惹事,什么事,说!

晓波:爸,我喜欢一个人,但是。。。

六爷:但是什么?你觉得咱家穷,配不上他们家?

晓波:这是一方面,而且,我也比他大,而且还没读过书。。。。

六爷:这叫什么理由?大点还不好啊,我就比你妈,大一点懂得疼媳妇,没读过书,怎么了,六爷我照样是这老北京顶天立地的爷们。。。

晓波:不是的爸,总之就是差距很大。。。。

六爷:你从哪儿认识的姑娘?胡同里的可没你说的这样的?还是在酒吧认识的不三不四的?

晓波:不是,爸,什么酒吧啊。。。。

六爷:那是什么???张晓波??你不会被什么富婆包了吧?咱老张家还没有卖身呢???

晓波:爸,你想哪儿去里,我都说了我比他大,哪来的富婆啊,是。。。。是。。。。

六爷:是什么?难道是富家女?就算是富家女,如果他们家同意我没意见,我张学军有手有脚,不会给你老丈人添堵的,能见见,不能见少见,但是,咱们家是娶绝不是倒插门,这事必须听我的。

晓波: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六爷:他们家不同意吗?还是你把人家女孩儿。。。。

晓波:爸,你别瞎想了,不是什么富家女,是谭小飞,他们你也知道,很有钱。

六爷:(呆住了)很有钱?是很有钱?但是。。。。。。你说了半天,怎么不说他是男人?我早就觉得你这二椅子样。。。张晓波,这事你想也别想,老子还等着抱孙子呢,你趁早给我断了,他们家有钱没钱我不管,就他是个男的我就不同意。

晓波:爸,我们是真心相爱,他们家都很支持的,爸,我和小飞在一起也不会不孝顺你的,而且,孩子不是问题?

六爷:不是问题,你让你爸的脸往哪儿放?到时候,全胡同都知道我六爷的儿子当兔爷???

晓波:爸,你为什么不能像小飞他们家一样支持我呢,我们打算一起去加拿大读书,我继续学音乐?

六爷:张晓波?你不会是看上小飞家钱了吧?我就不相信,他们家完全支持?他们难道不想抱孙子?

晓波:爸,小飞的父母下周就要回上海了,你和他们见见面吧?

六爷:面是要见的,我是要告诉他们,你们不是不对的,而且也告诉他们这世界有钱也办不到很多事?你这几天老老实实呆着!读书,这事,你想读就读,但是和那小子跑了我不容许!!!

晓波:爸,我想吃肯德基。。。。。

六爷:。。。。。

 

     谭宗明陪赵启平逛完北京,被谭小飞告知带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回来,谭宗明没少吐槽谭小飞吃垃圾食品这事,但是,这几天看儿子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没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适当奖励奖励也是好事。

老谭:平平,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请我吃饭,吃的是什么吗?

启平:不记得了。。。

老谭:真不记得了?是谁红这脸说:学长,肯德基可以吗?

启平:你不要脸,我那时候刚到医院实习,还没有毕业,也不是谁天天请我吃饭,我又。。。。

老谭:好了好了,那时候平平和现在一样可爱,今天我们一起进去吃肯德基好吗,重温一下,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场景。

启平:老谭,你的车放哪?这车也太扎眼了吧?

老谭:有什么的呢?我的恩佐都让人划了,我就不信这辆也被人划了,下车,我的王子。

谭宗明找了停车位把他的星空顶劳斯莱斯停好。

 

      六爷和闷三来给张晓波买全家桶:

闷三:六哥,这事你也别着急,不就是见个土财主吗?我叫几个弟兄给你撑撑场面。

六爷:撑什么场面,又不是打架,就是见见面,让他们放弃,别总缠着晓波了。。。(六爷服了钱,领起了外带全家桶)

六爷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谭宗明和赵启平,谭宗明拿纸巾轻轻搽干净赵启平嘴角的番茄酱,并将另一根薯条沾好了喂到赵启平嘴里。。。

闷三:六哥,看什么呢?。。。哦,这种事,现在常有。

六爷:什么常有?

闷三:富豪女人玩腻了,该包养男人了呗?你看那个年纪轻点的,不必咱家晓波差,怎么那个大头,有点像。。。那次那个。。。叫什么来着。。。。

六爷:行了,三儿,人家没准兄弟俩呢。

六爷打算和闷三离开,看着谭宗明和赵启平先于一步走到门口,谭宗明给赵启平打开门,并给赵启平陇了拢围巾,并亲了赵启平的脸狭一下,这时候六爷囧了,赵启平也看到了旁边还有人,推了谭宗明一下,拉着谭宗明就走,谭宗明看了张学军一样,也随着赵启平走了。。

闷三:(揣着袖子)呸,不要脸。。。

六爷:三儿,行了,人家也没违法乱纪,和咱们没关系。

闷三:六哥,你看还兄弟呢,你看看那个大头,开的那车,(看见谭宗明和赵启平走进车里),不必上次晓波划的那辆便宜,所以,六哥,这男人不能太好看了,晓波就没长出咱们那豪劲儿来。。。。

六爷:行了,三儿,人家没准就是夫妻呢?行了,咱们别仇富了。。。。走吧。。。(说着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启平:谭宗明,我再一次警告你,在外面,你给我收敛点!!!

老谭:我没亲你的嘴就不错了。。。

启平:你给我严肃点。。。。

老谭:平平,回上海,我们黄浦江上看星星好不好?

启平:不好,你少给我转移话题。

老谭:(打开车的星空按钮,吻上赵启平的嘴)喜欢吗?

启平:喜欢,但是。。。(话还没说完,沉浸在老谭的吻计之下)

老谭:平平,全天下,我只在乎过我们父母的看法,其他人,都不重要,我们经历那么多才在一起,即使,我们结婚了,我也希望你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外人面前。

启平:老谭。。。。那你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亲我啊。。。。他们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老谭:那是我家平平太美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回到家里,看着吃着方便面的谭小飞,

老谭:儿子,全家桶。。。。

小飞:(看都不看一眼)后天,颐和园,后面一个冰湖,晓波的父亲和你们见面。

老谭:奇了怪了,我谭宗明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还没人敢约我在冰湖上谈事呢。

小飞:爸,爹,晓波他爸不同意,你们也知道他爸是干什么的?

老谭:干什么?我连你姥爷那种腐儒都不怕,害怕一个过了期的老炮儿,好了,你睡去吧。。。

小飞:爸,爹。。。。

老谭:谭小飞,你给我记住了,这个世界除了你爹和你,是我怕过的,其他人,我谭宗明都不会害怕,上楼睡觉!

小飞:爸,爹。。。。

启平:小飞,听你爸的话,你还不相信我和你爸吗?

小飞走向了楼梯,赵启平走向谭宗明握住了谭宗明的手。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七章(正式拜访)

(七)正式拜访

      张晓波随着谭小飞来到了谭家。看到了在家里的谭宗明和赵启平。

晓波:两位叔叔好。(把水果放下)

启平: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家里什么也不缺,我和老谭给你们简单做了几个菜,不一定适合你的口味,等你和小飞到上海,我再拎吃上海的名吃。

晓波:叔叔,客气了,你们过来都没请你们吃过北京的小吃呢,过几天我请叔叔们吃。(晓波大眼睛看着赵启平,看着那么的水灵,年轻真好)


     来到了餐桌前,张晓波看着卖相还不错的饭菜,吃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但是还是忍了,真不知道谭小飞是怎么长这么大的,谭宗明看了看张晓波的表情,冷笑了一下,谭小飞见惯不怪的吃着。

老谭:晓波啊,你叔叔从来不做饭,他也不需要做饭,他是医生,工作起来都没什么时间观念,回了家,家里好几个厨子也不需要他做,今天你算有口福,吃到他亲自给你做的饭了,我和小飞也是偶尔才能吃到几次。

小飞:爸,你能别这么大言不惭吗,好吃不好吃,你不知道啊,我爹做这饭。。。(没说完就被老谭拍了一下头)

老谭:你小子,别得了便宜卖乖,(看向启平),平平你做的什么我都爱吃。

启平:晓波,我做的是不怎么还吃,你就凑合吃吧,北京这里就打算住几天也没请厨师,(说着还把稍微卖相稍微好点菜夹到了晓波碗里)

晓波:叔叔,我没什么讲究,饭菜能吃饱就行。(甜甜一笑)

启平:对了,晓波,什么时候我和老谭去拜访一下你的父母啊,谈谈你和小飞的事,我们是非常支持的,小飞从小就冷冷的,也不怎么喜欢和人玩,这和我和老谭工作繁忙有关系,他现在喜欢你,如果你不嫌弃他冷,我们是支持你们在一起的,只是需要商量一下你们的未来。

晓波:叔叔,我还没有和我爸说这些事。。。我想。。。

老谭:晓波,既然选择和小飞在一起了,有很多事就应该面对,我的建议是送你们去加拿大读大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并没有在读书,小飞今年高中毕业,国内的高等教育我还是觉得一般,所以你回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愿意不愿意和小飞去加拿大,毕竟是为了你们的未来规划。

启平:老谭,什么规不规划的,晓波,你现在是做什么的?

晓波:(顿时觉得豪门真是不怎么好近,他记得谭小飞说过他妈,不,他爹是博士,那么他该怎么说呢)。。。。

小飞:爸,爹,今天就是一个吃饭,你们不要问这么多好不好,我会和晓波商量这些事的。

老谭:这就护上了。。。?我可告诉你,我谭家的子孙还没有没读过大学的呢,你疯玩了一个假期,该给我收收心了。

小飞:爸,我又没说不读书的,你给我点时间。

晓波:叔叔,我没有读过书,我读完高中就在酒吧唱歌了,我之所以去酒吧唱歌,是因为我爸年轻犯事进了号子,我妈大冬天被车撞了,躺在医院没人管,后来我妈也没了,我从小就在胡同里面长大,不懂你们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和小飞的认识也是因为我把你们的恩佐划了,他把我关起来认识的,之所以我划他的车,是因为我没有睡他的女人,他冤枉我。我是没读过书,但是我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说完这句话,在谭小飞的脸上亲了一口)还有,谭小飞,我张晓波即使穷,也可以追你!(说完张晓波继续吃面前的半碗饭,谭小飞僵住了,赵启平疯怒了,老谭囧x了)

老谭:平平,你听我解释。。。

启平:谭宗明,我说我的车在哪儿?这就是结果?你居然和谭小飞这个小混蛋一起骗我,还骗了那多福利?从今天开始,你去客厅睡!!!

老谭:平平,你也看见了和我没有关系,是小飞,他要。。。

小飞:爹,这事我爸一来就知道,他说他慢慢和你说,是我爸不让我告诉你的(让你瞧不上我媳妇,我媳妇就算小痞子我也爱)

启平:你也给我闭嘴,谁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态,不就是坑爹吗?谭小飞,从今天开始,你的零用钱减半,见过晓波的父亲,你就给我滚去加拿大,谭宗明,你出息啊。。。还说爱我一生一世,我要什么给我什么,居然把我的车,(说着直接离开了)。。。

老谭:平平,平平,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打算这几天告诉你(说着从背后把赵启平圈了起来)

启平: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张晓波心里一万到黑线,这一家都什么人呢,怎么都这么脱线,拉着谭小飞去花园了,把客厅留给那两只。

 


楼诚的周边终于收到了,作工不错,手账本都不舍得用了。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六)转机

(六)转机

     张晓波回到了六爷的小卖部,两人喝多了彻夜长谈了一番,最后以六爷不再干涉张晓波的自主生活而告终。张晓波回到六爷身边后,有事没事逗逗波儿二代,时不时躲进屋里找出原来的书本,打算翻一翻,他发誓绝不是被谭小飞刺激的,绝不是!!!

六爷:波儿,怎么想起看书了,不说想开个酒吧吗,我和你霞姨商量了一下,打算咱们入股她那个震颤吧,我把小卖部顶给她,当作入股的资本。

晓波:爸,我不想开什么酒吧了,我想。。。

六爷:你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呢?又想去酒吧鬼混啊?上次小飞那孩子仗义,这事就这么了了,你要是在出去鬼混惹出事谁给你了?

晓波:爸,你怎么总是不听我说完呢,我没说继续去酒吧唱歌,我是想。。。算了,不想了,爸,我饿了,你给我做饭去。

六爷:好!做饭,你可别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什么时候再遇到小飞,请小飞来咱家坐坐,多仗义的孩子啊。

晓波:爸,你就别想了,咱们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咱们就是小老百姓。

说着张晓波继续翻腾箱子,他还是想要不去重新试着参加一下高考?但是自己都这么大了,混了这么多年,想学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谭小飞一早自己做了早餐,喝了牛奶,打算今天去趟张晓波家,不能就这么分手了,想当年他爸都能追到他妈那么难搞的,区区一个张晓波应该不再话下。看了一眼楼下某个房间,想了想,不叫他们吃早饭了,他俩吃不吃的,根本不缺这一顿。


      张晓波没想到会看到谭小飞,他是没有想到谭小飞还会来找他,还拎着他爸给谭小飞的钱。

小飞:波儿,我来接你回家,昨天我不该说你是小痞子,但是,也是你先说我妈在先的。

晓波:谭小飞,对于我昨天那样说你另一个父亲我道歉,但是,你还不明白,我们之间真正的问题吗?我就一个小老百姓,和你们这种随便一辆车就能顶我们一胡同家当的土豪没法比,我没有读过书,和你们这样的精英也没法比,你现在也许只喜欢我的样子,但是如果我老了,或者哪一天我们在价值观上出现分歧了,我们能不能还能如此很好的沟通,本来两个男人就不象男女还有孩子牵挂。。。

小飞:你说了半天还是嫌弃我是男人,你要是喜欢孩子,我们在一起可以去拎养一个,或者做代孕,其他的,钱不钱的,我完全可以搬来和你们一起住,沟通更不成问题了,我都融入你们胡同了,你还怕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呢。

晓波:我说了半天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这些都是表面话的,我们如何被社会认可,如何被父母认可,如何被。。。。

小飞:我真不明白,我爸妈过的挺好的,怎么到你这儿都成了事了,我一直觉得像六爷那么具有侠义精神的人,不会那么在乎世俗的眼光,你怎么就这么倔啊。。。

晓波:(顿时炸毛)你才倔呢?你全家都倔?

六爷:波儿,你就说谁倔呢?这家里你最倔,好好的炸什么毛。

小飞:(狗腿状)六爷,您老可好?

六爷:叫六叔,听的别扭,波儿,让我惯坏了,时不时炸毛,时不时耍脾气,孩子不懂事,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你这孩子,我看着就比他懂事。

晓波:爸,你不知道,他那都是装的。。。

六爷:装的?你装一个我看看,明明比人家大,怎么看怎么不懂事。

小飞:六爷,不六叔,我和晓波也算不打不相识,晓波的脾气我懂,你放心,我对他绝对是没得说,比我爸对我妈都好,这次来是把钱给您送过来。

六爷:这话怎么听的这么别扭,钱,既然我给出去了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六爷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是六爷我也不能缺了这道义,你要真想交我家晓波这个朋友,就时不时来看看他,晓波这孩子,从小缺少。。。

晓波:爸,你别说了,我们俩就是普通朋友。。

六爷:我也没说你俩不是朋友。。。

小飞:既然是朋友,那么六叔,今天我爸妈在家做了好吃的,我想请您和晓波去我家做客怎么样?

六爷:我就不去了,受不了有钱人家的规矩,晓波你跟着小飞去吧。

晓波:爸,你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我还没说什么呢?

小飞:谢谢,六叔,今天我带晓波去我家吃饭,等哪天我父母有空,我带他们亲自拜访。(说着拉着张晓波走了)

六爷:是个不错的孩子,怎么这话这么别扭?(六爷望着绝尘而去的飞波二人)

 

餐厅:

老谭:平平,我接到了儿子的电话,说儿媳妇要来家里吃饭,让咱们亲自做饭,这还没过门就这么狗腿,进了门还不得骑儿子头上?

启平:行了你,我也没发现我和你在一起之后骑你头上了,我警告你,儿子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你可别拆台,家里差点就差点,人品正就行,可别是你生意上的那些伙伴,总想联姻整点利益。(赵启平开始切菜,准备食材)

老谭:小东西,你怎么说话呢?我身边都是豺狼虎豹,你身边不是也没好资源吗?

启平:儿子天天一张冰山脸,好资源有用吗?(看了一眼老谭,凑近耳边,亲亲一舔)对了,Daddy,我的车呢?怎么来了这么久没看到你特意买给我的恩佐呢?

老谭:小妖精,车的事,一会儿再说,你可以不能撩完了就跑,早就想在厨房来一次,(说着开始撕扯赵启平的衣服,开始亲吻赵启平的颈部)。

启平:Daddy,讨厌,我要我的车,(说着回抱着老谭,衣服也逐步开始散落。)

情节自行脑补。。。。

 

张晓波拉着谭小飞走在百货商场里:

晓波:你爸和你爹喜欢什么,这么正式的见面,我应该给他们带礼物过去,也许礼物不是很上档次。

小飞:我爸最爱我爹,我爹最爱我爸,其他的都是浮云。

晓波:谭小飞,你能不能正紧的回答问题。

小飞:我回答的很正紧,他结婚十八年,恋爱的时间追述起来更长,天天如胶似漆,腻腻歪歪,有时候上演限制级的,都不避讳我。

晓波:(大眼睛看着小飞,低着头)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终于问出来了,感觉好不好意思啊)

小飞: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奇怪啊。。。我是他们从孤儿院收养的,他们结婚当年收养的我,当年我爹看见我的时候,一直觉得我就是我爸的亲儿子,都说长的怎么这么像,我后来听我爸说,我爸差点为了证明清白拉我做亲子鉴定,最后,还是我爹觉得这事对我的一种伤害,所以不了了之,所以我觉得特别幸运,那么多孤儿,哪有我这么好命,有这样一样一对儿又有钱对自己又好的父母呢?

晓波:。。。。。对不起。。。(抬起头,趁没人,亲了谭小飞一口,立刻躲开)走吧,买些水果吃饭去。

小飞:(呆呆立在那儿)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五)失恋和虐狗 微污

(五)失恋和虐狗

      谭小飞万万没想到张学军真能把10万块钱凑齐,当谭小飞见到张学军,闷三,灯罩的时候,他就想难道人与人都是按照颜值交友的吗,想想老家伙的朋友,什么凌叔,黄叔,李叔,曲叔,都是一茬子人帅手美低音炮,张晓波在这样的环境下长的如此水灵,着实不容易。但是,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那个灯罩,居然有把他的车刨了一大片漆,这次歇了,老家伙绝对要爆,这么贵的车,这么难找的车。。。


谭小飞:(看向六爷)本来喷个漆就解决的,现在整个车算是废了,六爷,您说按您的规矩了,这事怎么了?

六爷:(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按照老北京茬架的规矩,你能带多少人,带多少,了到算,就在颐和园那野湖。

谭小飞:成,如果您赢了,这事就这么着了,如果您输了,您永远也见不到晓波了。(看似愤恨的看了一眼六爷)。

谭小飞走进车里,看见副驾驶位上的张晓波,说着将车启动,决定回家好好和老家伙谈一谈。

张晓波:你不会真要和我爸茬架吧?你根本不在乎钱,你家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要难为他,为什么要和他茬架?

谭小飞:张晓波,我tmd怎么就爱上你这么个木头,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吗?

张晓波:那你还答应张学军?你明知道他没办法?我们小老百姓和你们土豪没法比,你们随随便便买辆车,随随便便就要和人打架?

谭小飞:喂?你看到了是谁和谁打架?我爸说对了,你果然就是个小痞子!

张晓波:你说谁小痞子呢?你那个所谓的妈就是什么好人吗?难道他当时和你爸在一起不是图你们家的钱吗?你妈比你爸小不少吧?

“啪”谭小飞狠狠的抽了张晓波一巴掌。

谭小飞:张晓波我告诉你,我妈家里书香门第,他在没认识我爸之前就是医院最有前途的外科医生,他图我爸钱?当年我爸追他的时候,被我外公打出家门,他跪在我妈家门口整整三天,最后我妈宁可离家出走也要和我爸在一起,之后才有了我,我妈绝对不是你想像那样,他和我爸是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恩爱的父母。

      谭小飞有史以来说了这么多话,张晓波愣住了,他一直觉得是赵启平插足谭宗明的家庭,要不然谭小飞的性格也不可能这么冷,如果是有爸有妈的正常家庭,一定是阳光可爱的,而且他觉得赵启平要比谭宗明小不止十岁,所以他盲目的猜测。。。张晓波自己开了车门下了车,他茫然发现谭小飞居然没有拉他,难道他真的放弃了。。。

 

启平(躺在谭宗明的腿上吃着葡萄,谭宗明看着报纸):老谭,老谭,你说儿子能搞定未来岳父吗?

老谭:不能

启平:为什么啊?儿子这次是动了真情了,你居然这么打击儿子积极性。(赵启平用头趁了趁谭宗明的大腿)

老谭:咱儿子是动了真情,但是那个孩子未必多爱咱儿子,你没看昨天他看的眼神,鄙视更多。(手摸向赵启平的手,拿走赵启平手中的葡萄)

启平:你胡说什么啊?咱们家庭特殊,人家孩子第一天来,还不让人吃惊一下啊,他对我鄙视什么啊?我这么阳光灿烂,比你们父子俩都性格好,我这么英俊潇洒。。。(赵启平没有说完,谭宗明低头将嘴里的葡萄喂进赵启平的嘴里,二人即进缠绵。)

老谭:平平,你的好只有我能看见,他们看见的都不是最好的你,(老谭悄悄参向启平耳朵)平平,我好久没听见你叫我Daddy了(说着添了一下赵启平的耳朵,暧昧的看着他)

启平:(看着他这辈子认定的人)Daddy,我想吃冰棒,daddy,让我吃好不好?(说着揭开谭宗明的睡衣裤,将小明宗纳入口中。)

老谭:平平,daddy给你吃,让你吃饱。

      两人在客厅腻歪的时候,谭小飞进来了,看见他们在沙发上,赵启平头埋的位置,顿时火了,我tmd失恋了,你们还要虐待我,还要虐我只单身狗!说着将客厅的椅子踹了一脚,上楼了。这时谭宗明直接解决在了赵启平的嘴里,顿时心疼了。

老谭:平平,快吐出来,有没有受伤?

启平:(嘴角依然有些白色痕迹,跨坐在谭宗明身上,搂着谭宗明的脖子,悄悄在他耳边并添了一下)daddy,你太快了。谭宗明直接抱起赵启平走进了屋里,不能再客厅上演限制级内容,貌似今天儿子不高兴。

 


谭赵/飞波 腹黑 女王 冰山 炸毛的傻白甜日常(四)秀恩爱和虐狗

(四)秀恩爱和虐狗

      当天晚上:张晓波和谭小飞回到了谭家在北京得豪华别墅的第二层,谭小飞房间。

晓波:你们家真够土豪得了。。。

小飞:一般一般,这是我爸和我妈结婚第五年,我爸买给我妈的,你来了真好,我不用担心被虐了。。。

晓波:被虐?你爸妈会虐待你吗?

小飞:当然,墨镜是必备,他们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

晓波:。。。。。父母恩爱不好吗(低下头)我妈早就死了,我从小和我爸不和,都是他惹事生非,进了号子,才害死我妈得。。。。(即将掉眼泪)

小飞:(走到其身边,抱住晓波)别伤心,未来我就是你男人,我爸就是你爸,我妈就是你妈,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晓波:(满脸黑线,回抱小飞)。。。我。。。为什么要和你住一个房间。。。

小飞:这一层就一个房间,剩下的客房在一楼,你最好不要打扰我爸妈。

晓波:你爸妈难道要住一层楼啊。。。。

小飞:我给你准备被子,准备睡觉。


     晓波走到大阳台看着窗外的月亮,看见门口进来一辆车,看见谭宗明从车里出来,非常绅士的带着宠溺微笑走到车的另一头,打开车门,晓波猜测难道车里就是谭小飞的妈妈,如果是两人那是够腻歪的,结果,从车里出来的是一个男人,男人明显要比谭宗明年轻,谭宗明将男人压在车上说着就开始亲吻,吻得靠在车旁的男人不好意思,推开了谭宗明,两人搂搂抱抱的进了别墅。张晓波顿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谭小飞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很恩爱,原来这就是富豪的家庭,张学军虽然混蛋了点,但是对自己的母亲是绝对是忠诚,和霞姨就算不清不楚,那也是在他母亲去世以后,谭宗明不仅背叛了小飞的妈妈,居然还是男人,居然还带回家,小飞知不知道呢?有钱人真会玩。

小飞:你发什么呆呢?过来睡觉

晓波:你。。。

小飞:怎么了?这床绝对的大,够咱们谁,毕竟你爸没同意咱们的关系,现在对你做什么貌似也不太好吧。。。

晓波:。。。。(难以启口)我是说,你爸和你妈真的恩爱吗,我是说你爸不让你去一楼,是不是会。。。。

小飞:你就别想着去一楼了,那两个老家伙会把你闪瞎的,上床睡觉。

晓波:(不知道该说什么,随着谭小飞上了床)你。。。爸。。。如果有一天,没有你想想的对你妈那么好。。。。

小飞:除非世界末日。。。。(小飞圈住了张晓波将他的被子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晓波:谭小飞,其实你也挺可怜。。。被自己的老爸如此的骗。。。(说的声音很低沉,听见了小飞的轻微鼾声)

 

       同一时间,谭赵房间

启平:你能不能收敛点,让儿子看到多不好啊?

老谭:我在我家,又没有在他家,亲自己老婆还不行啊

启平:我说的不是现在,刚才在门口,我看见二楼有个孩子,是不是小飞的朋友,你那样肆无忌惮的在车旁边亲我,让外人看见多不好啊。

老谭:未来咱们家的儿媳妇,这都受不了,以后怎么嫁进来。

启平:老谭,你不会看见那孩子,故意的吧,丢死人了。。。

老谭:有什么可丢人的,如果他接受不了咱们这样的家庭,那么他就不适合和小飞在一起。

启平:咱们这个家庭怎么了,我是说你这种无时无刻为老不尊,未来儿媳妇进门了,不合适。。。。

老谭:有什么不合适的,二楼都给他们了,一楼就是咱们范围。(说着将赵启平圈在怀里,然后翻过他,吻上了启平,赵启平回吻)

启平:回床上,好吗?(一双鹿眼含情脉脉看着老谭)

老谭:(微微一笑,公主抱)好的,我的小王子

启平:放我下来,你的腰,你都多大了?(担心的看着老谭)

老谭:一百岁都抱着动你。。。

 

     第二天早晨餐厅

启平:小飞和那个孩子还没起床吗?

老谭:(边看报纸,边和牛奶)年轻人,体力居然这么差。。。

启平:你最好不要折磨调侃儿子,小飞,总是怕你,好不容易找个媳妇,你最好不要总是干涉了,今天我也想见见那个孩子。

老谭:我调侃他,你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

启平:好了好了,我去端早晨,一会儿叫孩子们起来吃早饭。

老谭:(欣赏启平做饭的背影,越看越爱,真想来个厨房play)

 

晓波:小飞,小飞起床了起床了(张晓波晃醒了谭小飞)

小飞:不想起,我要睡觉

晓波:起来啦,起来啦,我好饿啊

小飞:(听见张晓波喊饿,起来了)走,楼下吃饭,我妈肯定做好饭了。。。

 

     两人简单换了居家服,去吃饭,张晓波因为非常饿,走到了前面,他看见餐厅没有人,餐桌上却摆了两分未动的早晨,张晓波逐渐放大步子,向着食物奔去,但是他却通过餐厅的透明门,看见在厨房腻歪的谭宗明和赵启平,谭宗明从后面抱着赵启平,吻着赵启平后颈,如果不是自己走动带起了声音,俩人真有可能厨房play了,又是那个男人,张晓波堵在了谭小飞面前,拉着小飞就走。

晓波:谭小飞,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就记住,哥们我还是顶你的,大不了你和我去张学军那儿住,有我口吃的,一定会有你一口吃的。

小飞:张晓波,你怎么了?见鬼了吗?(说着越过张晓波,坐在餐桌面前,喝起来牛奶,听见了厨房的动静,又看了看张晓波)你说他们啊?他们每天都这样,我都习惯了,一会儿陪你买个墨镜,除了吃饭,还是不要来一楼活动好了。

晓波:谭小飞,你不会不知道里面的不是你妈吧?

小飞:你胡说什么啊?

启平:谭小飞,你又和你朋友怎么编排我了,老谭你不管吗?(赵启平听见餐厅有人来了,挣脱了谭宗明,整了整衣服走出来,脖颈的吻痕却被没有被盖住,坐在餐厅座位上)。

老谭:小飞,车的事?不象你妈,(被赵启平狠狠的瞪了一眼)不,你爹道歉?

小飞:(看向赵启平)爹,我错了,我不应该在背后叫你妈。

启平:(对张晓波说到)孩子,我是小飞的另一个父亲,你看到了这就是我们家的环境,但是你和小飞在一起,我和老谭也就是小飞的另一个父亲,绝对不会反对的。

晓波:。。。。。。(谭小飞,你妹的,怎么不和我说你妈,不,你有两个爸啊)

 

 


谭赵/飞波 腹黑 女王 冰山 炸毛的傻白甜日常(三)见过岳父(公公)

三 见过岳父(公公)

   谭小飞将张晓波带回到车场,打算再把张晓波带到公寓,结果看见车场里面站着一个小老头,眼神凛冽,也许比谭宗明都小,但是看着要老很多,但是确很有派,和谭宗明那种diao兮兮的腹黑霸道劲儿完全不同,小老头是端着的那种拿捏着的劲儿。

晓波(炸毛):张学军,你怎么来了。

六爷:你小子,总不回家,听说出了事,我来看看。(看向谭小飞)他怎么惹到你了。

小飞(喊了一声):都起来了,进来人了,都不知道啊,起来。。。。

一列人聚齐再张晓波和谭小飞身边

小飞(张晓波长的肯定像他妈):他睡了我马子。

六爷:你睡了吗?

晓波:我说我没睡,你信吗?

六爷将张晓波踢倒在地

小飞(心中满是心疼,但是不要表现出来不要表现出来):这是小事,但是他划伤了我爸送我妈的车,这事怎么了?

六爷:(掏出2000元)车的事我在行,你拿着这两千,剩下就当补偿。

小飞:(心中一万只羊驼)。。。。

阿彪:你tmd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2000?(扇了六爷一巴掌)

六爷:(纹丝不懂,没有说话,毕竟要把儿子赎回来)

小飞:(这阿彪,我岳父你也敢打,悠着点啊,走到enzo,面前将布揭开)您看看这一道。

六爷:(闭了一下眼睛)你说个数吧。

小飞:(说多了有点欺负老丈人,说少了万一凑出来,媳妇就跑了)十万。

六爷:好,三天之后,我拿钱赎人。

小飞:等等,如果三天之后凑不齐十万呢?

六爷:人任你处置。

晓波:张学军,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什么时候管过我。

六爷:(看象小飞)他惹出来的事,自己抗,自己抗不了他爹给抗,三天后,我来赎人(看了一眼阿彪)但是,你得在。(说着离开)

晓波:(看着小飞)你明知道我们这些人拿不出十万?

小飞:你嫁过来应该有点嫁妆

晓波:你混蛋。(说着打了阿彪一拳)

阿彪对于这一拳来的莫名奇妙,刚要动手

小飞:阿彪,居然像和嫂子动手,没大没小。

 

 

老谭:说谁没大没小呢?

谭小飞看见门口得谭宗明,秒怂,真不知道这老家伙怎么找到这儿了,调整调整,装乖装乖,卖萌卖萌。

小飞:爸,你怎么找到这儿了。什么时候过来的?我这不是办完事就回去了。

老谭:(意味深长得笑着)呵呵。你把布掀开得时候我进来得,我还说呢,你小子怎么这么老实,感情你把我送你妈得车弄成这样?

小飞:(老家伙自己过来得话,自己必死无疑,如果赵启平在得话,那么,哈哈)爸,我妈呢?

老谭:医院里面学术论坛,没过来。

小飞:(狗腿样)爸累了吧,我让小杰送你回去,晚上我去接我妈,行吗。

老谭:你小子别给我转移话题,我的车怎么办?

小飞:车。。。。车。。。。

晓波:(谭小飞和他爸长的那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叫一个像,话说谭宗明更有魅力,毕竟成熟男人,但是自己还是觉得像谭小飞这种有一说一得比较干脆)您别逼他了,车是我划得,钱我会赔得。

小飞:(真想内心咆哮你傻啊)爸,不是你想想得那样

老谭:(神情严肃看着两人)那是哪样?

小飞:我喜欢他,他是我媳妇,你给你媳妇买车,我就不能给我媳妇买车了。

老谭:你媳妇?就他?先不说你媳妇是干什么得?有没有我媳妇优秀,就说你能挣多少钱,给你媳妇买这车了?

小飞:我。。。。

晓波:叔,你别难为小飞了,10万我爸会凑齐还给你们得。(张晓波其实也不知道张学军能不能凑齐10万,他只是不想谭小飞为难)

老谭:10万?谭小飞?你把我费了半天劲找来得车,10万就行了?你知不知道这要送去国外修,能不能修好还是两回事?你说,你要怎么办?

小飞:爸,我都说了,就当我送我媳妇了,我妈他不会介意得。(谭小飞着急了,确实enzo找了半天,外加上是老家伙讨媳妇欢喜得礼物,让自己这么送了人情)

老谭:你叫张晓波对吧?(谭宗明面容和蔼得看着张晓波)

晓波:(点了点头,感觉面前得人就是披着狐狸外衣得人)

老谭:这是我儿子惹得麻烦,他既然说了十万,我也不难为你,如果3天之后,你爸拿不出十万,你和你爸亲自给我媳妇道歉,并且听我的话,和这小子给我滚去加拿大,别在我眼前碍眼,毕竟要做我谭家得媳妇也要镀镀金,怎么看都是个小痞子。

晓波:(愤恨,不敢言,不知道怎么言)谁要。。。谁要做他媳妇。。。

小飞:爸,你放心,不管凑不凑的起十万,他都是我媳妇。

老谭:你小子别得意,我的车怎么办?

小飞:。。。。。。


活在对话里面得老赵医生,下一章老赵医生会放老赵医生得

 

 


谭赵/飞波 腹黑 女王 冰山 炸毛的傻白甜(二 )香车美人

二 香车美人

    第二天早餐,张晓波醒来,看见喝着特仑苏的谭小飞,正在他枕头旁直勾勾的看着他,虽然谭小飞很好看,但是,这大早晨的也够吓人的。


晓波:你。。。。你干什么?

小飞继续喝着特仑苏,继续看着张晓波

晓波:我怎么会在这里。

张晓波忽然发现自己没有被锁在车场,而是一个非常大的床上。

小飞:这是我家,我媳妇不住我家住哪儿。

晓波:。。。。

 

    飞机上, 谭宗明肩上靠在睡着正香的赵启平。谭宗明,将红酒拿起,眼中充满了宠溺的看着赵启平,趁空姐不注意,偷偷亲一下,这时赵启平被他的偷袭弄醒了。


启平:你干什么,老没正紧的。

老谭:亲自己媳妇要什么正紧。

谭宗明继续喝着红酒,意味深长的看着赵启平。

 

小飞:我饿。。。

晓波:饿了不会吃。。。。

小飞:不会做。。。

晓波:你妹的不会做饿什么饿。

张晓波被看的无语了,应该说被谭小飞冰山脸冻的无语了,去厨房给谭小飞煮了一碗面。

小飞:(吃着面,嘴角微微上扬)波儿,吃完了,我们出去逛逛。

晓波:(满脸黑线)逛我也没钱赔给你。

小飞:我都说了,不用你赔,你是我媳妇,都一个锅里吃饭,我的就是你的。

晓波:(顿时炸毛)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是男的,不是你媳妇!

小飞:(俾倪的看了一眼张晓波)你能还钱吗?

晓波:(泄气)不能

小飞:那不就结了,媳妇换衣服,我们出发。

晓波:。。。。。。。

 

     下了飞机,赵启平去办理手续,提行李,确发现把谭宗明丢了,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顿时赵启平着急了,赵启平走出了飞机场,依然没有看到谭宗明,打算给在北京的同事打电话,然后报警,这时,一辆加长林肯定在了赵启平身边。


老谭:赵医生,可否赏光,一起去颐和园看风景。

启平:抽什么风,这车开的进颐和园吗?

老谭:那么赵医生想去哪儿,谭某陪着赵医生。

启平:(走进车里)老没正紧,找儿子去,以为自己还是年轻啊。

 

   张晓波来到了谭小飞的奔驰s6面前,有点不知所措,深怕手欠再来一道子。

小飞:上车,我带你三环边上,跑一圈。

晓波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上了车。

一圈过后,晓波下车开始吐。。。。

 

小剧场:谭赵第一次“飙车”

老谭:(劳斯莱斯)赵医生可否赏光黄埔外滩看星星。

启平:(撇撇嘴)有病吧,大白天的看星星。

老谭:(手抱胸靠在车门前,靠近赵启平)你就是我眼中最美的星。

启平:(脸色绯红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