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十)两家正式见面

     六爷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谭赵夫夫,两人一进餐厅的门就开始腻歪,灯罩和焖三儿一看家庭聚会了,撂下句话就走了,谭小飞主动要求去买药了,张晓波那个没有骨气的,也跟着去了,都说女生外向,这儿子也没好到哪儿去,六爷心中默默吐槽中。

     六爷看了一眼怀中躺着赵启平的谭宗明,感觉自己应该出门戴副墨镜,赵启平从一进入餐厅就被谭宗明拥在怀里,由于自己本身也发着烧,所以也不抗拒,主动躺在了谭宗明怀里,六爷觉得还是快点谈完了早点回家喂鸟,不在这儿看这对儿夫夫腻歪。

     六爷:谭先生,我今个才知道原来你家这个情况,刚才的话多有得罪。

     老谭:张先生,哪儿的话,这也是谭小飞那孩子不靠谱,早和你说了不就没这事了,你也看到了,我们家这种情况,小飞从小被我们收养,所以他有时候也见怪不怪,我们小飞在没认识你们晓波的时候,肯定是喜欢女人的,从小到大,他追过的女孩子,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所以,这次如此喜欢你们晓波,其实这就是缘分,我没认识平平的时候,也没觉得喜欢男人,但是后来和平平在一起了,才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人,和想要的生活。

       六爷:你说的这些,爱不爱的,喜欢不喜欢的,我不懂,也不想懂,我们就一小老百姓,和你们这种有钱人没法比,小飞那孩子,是不错,但是,如果过几年,看我们家晓波烦了,看上别的好的了,我们晓波和我一样重情重义,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我们孩子。

      老谭:张先生,没想到您有的是这种顾虑,您是对晓波的魅力没信心,还是对我们小飞没信心呢,我们教育出来的孩子,绝对不会始乱终弃的,而且小飞随我,我们对感情,对自己所爱的人都是百分之百的忠诚。

      启平:什么叫随你?难道没随我吗?我没认识你的时候,有多少好女孩追我,认识你之后,我去过酒吧吗?我有勾搭过女病人吗?我有过始乱终弃吗?

      老谭:说着好像我有勾搭过女秘书似的,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是百分之百的妻奴。

      启平:谁妻奴呢?谁妻啊?好像你赚钱养家,我貌美如花似的,我也才是夫呢?

      六爷:停停停,二位要聊你们的事自己回去聊,咱们继续说两个孩子的事阿。

     启平:张先生你接着说,别理他,他这人自恋。

     六爷:你怎么称呼?小飞是谁谭先生姓?

     启平:赵启平,小飞和他姓,不代表我不是他爸,我们都是他父亲。

     六爷:好好好,你们的事咱们再说,还是说孩子的事,两个男人即使再相爱,但是两人连个孩子都没有,连个牵绊都没有,时间长了,胡子拉碴的,互相看了都倒胃口,这怎么能长久在一起。

    启平:嗑嗑,(咳嗽连一声),张先生,孩子不是问题,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两个人都可以有孩子,还有,什么叫做胡子拉碴,互相看了倒胃口阿?谭宗明那么大的脑袋我都忍了,我这么多年都没有抛弃他,你家晓波怎么也比谭宗明这个大脑袋好看吧,你怎么能如此的对你家晓波没信心,还是对我家小飞没信心。

     老谭:什么叫大脑袋啊?都说小飞就是年轻时候的我,看见小飞,就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多帅了,脑袋大代表了成熟男人的标志,难道都想谭小飞那样瘦干瘦干的就叫好看啊。。。

      启平: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吗?儿子瘦了不是这几天来北京没吃好饭吗?在家的时候,脑袋也不比你小。

       六爷:(实在受不了了,明显他一张嘴说不过两个人)二位,二位,今儿不聊了,赵先生身体也不舒服,明儿咱儿全聚德,我请客。

      老谭:张先生,我们着急回上海。哎呦!!!

      赵启平:(狠狠的掐了老谭大腿一把)张先生,好的,明天全聚德,叫上两个孩子,真应该好好坐坐了,回家不着急。

       张晓波和谭小飞也赶到了餐厅,看看这场景,最起码他们都知道,六爷虽然没明确支持,最起码没太明确反对,感觉还是有机会的。

      小飞:爸,爹,叔,你们聊的怎么样了?

      晓波:爸,叔叔们,你们聊的怎么样了?(异口同声)

      老谭:(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们,把车钥匙递给谭小飞)开车去,你爹还发着烧呢,明天你张先生请咱们全聚德,今天就先不聊了。

     小飞:(看了一眼晓波,拿着钥匙离开了)

     六爷:波儿,去胡同口叫告诉你霞姨,明儿中午全聚德,你爸请他吃饭。

     车里,小飞看着坐在后面腻歪在一起的夫夫。

     小飞:爸,爹,怎么样?

     启平: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如果真谈不拢,明天就不用去了。

     晓波来到了霞姨的酒吧。

    晓波:霞姨,明儿中午我爸请您全聚德吃烤鸭,我接你过去。

    霞姨:六哥这是哪根筋搭的不对了,还有谁?

    晓波:我男朋友的爸和爹。

    霞姨:什么???(囧)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八章 亲家

(八)亲家

    张晓波那天从谭小飞家回来,就闷闷不乐,他不知道怎么和张学军说,尤其说他的儿媳妇将会是个男人,想想都说不出口,但是,想想谭宗明最后的话,他和赵启平下个星期就要会上海了,临走打算见一见自己的父亲,自己也觉得双方不见面有些不合适,自己都大言不惭的说追谭小飞了,总不能就此放弃吧。

晓波:爸,我想和你说件事。。。。

六爷:这要你别在跑出去给我惹事,什么事,说!

晓波:爸,我喜欢一个人,但是。。。

六爷:但是什么?你觉得咱家穷,配不上他们家?

晓波:这是一方面,而且,我也比他大,而且还没读过书。。。。

六爷:这叫什么理由?大点还不好啊,我就比你妈,大一点懂得疼媳妇,没读过书,怎么了,六爷我照样是这老北京顶天立地的爷们。。。

晓波:不是的爸,总之就是差距很大。。。。

六爷:你从哪儿认识的姑娘?胡同里的可没你说的这样的?还是在酒吧认识的不三不四的?

晓波:不是,爸,什么酒吧啊。。。。

六爷:那是什么???张晓波??你不会被什么富婆包了吧?咱老张家还没有卖身呢???

晓波:爸,你想哪儿去里,我都说了我比他大,哪来的富婆啊,是。。。。是。。。。

六爷:是什么?难道是富家女?就算是富家女,如果他们家同意我没意见,我张学军有手有脚,不会给你老丈人添堵的,能见见,不能见少见,但是,咱们家是娶绝不是倒插门,这事必须听我的。

晓波: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六爷:他们家不同意吗?还是你把人家女孩儿。。。。

晓波:爸,你别瞎想了,不是什么富家女,是谭小飞,他们你也知道,很有钱。

六爷:(呆住了)很有钱?是很有钱?但是。。。。。。你说了半天,怎么不说他是男人?我早就觉得你这二椅子样。。。张晓波,这事你想也别想,老子还等着抱孙子呢,你趁早给我断了,他们家有钱没钱我不管,就他是个男的我就不同意。

晓波:爸,我们是真心相爱,他们家都很支持的,爸,我和小飞在一起也不会不孝顺你的,而且,孩子不是问题?

六爷:不是问题,你让你爸的脸往哪儿放?到时候,全胡同都知道我六爷的儿子当兔爷???

晓波:爸,你为什么不能像小飞他们家一样支持我呢,我们打算一起去加拿大读书,我继续学音乐?

六爷:张晓波?你不会是看上小飞家钱了吧?我就不相信,他们家完全支持?他们难道不想抱孙子?

晓波:爸,小飞的父母下周就要回上海了,你和他们见见面吧?

六爷:面是要见的,我是要告诉他们,你们不是不对的,而且也告诉他们这世界有钱也办不到很多事?你这几天老老实实呆着!读书,这事,你想读就读,但是和那小子跑了我不容许!!!

晓波:爸,我想吃肯德基。。。。。

六爷:。。。。。

 

     谭宗明陪赵启平逛完北京,被谭小飞告知带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回来,谭宗明没少吐槽谭小飞吃垃圾食品这事,但是,这几天看儿子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没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适当奖励奖励也是好事。

老谭:平平,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请我吃饭,吃的是什么吗?

启平:不记得了。。。

老谭:真不记得了?是谁红这脸说:学长,肯德基可以吗?

启平:你不要脸,我那时候刚到医院实习,还没有毕业,也不是谁天天请我吃饭,我又。。。。

老谭:好了好了,那时候平平和现在一样可爱,今天我们一起进去吃肯德基好吗,重温一下,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场景。

启平:老谭,你的车放哪?这车也太扎眼了吧?

老谭:有什么的呢?我的恩佐都让人划了,我就不信这辆也被人划了,下车,我的王子。

谭宗明找了停车位把他的星空顶劳斯莱斯停好。

 

      六爷和闷三来给张晓波买全家桶:

闷三:六哥,这事你也别着急,不就是见个土财主吗?我叫几个弟兄给你撑撑场面。

六爷:撑什么场面,又不是打架,就是见见面,让他们放弃,别总缠着晓波了。。。(六爷服了钱,领起了外带全家桶)

六爷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谭宗明和赵启平,谭宗明拿纸巾轻轻搽干净赵启平嘴角的番茄酱,并将另一根薯条沾好了喂到赵启平嘴里。。。

闷三:六哥,看什么呢?。。。哦,这种事,现在常有。

六爷:什么常有?

闷三:富豪女人玩腻了,该包养男人了呗?你看那个年纪轻点的,不必咱家晓波差,怎么那个大头,有点像。。。那次那个。。。叫什么来着。。。。

六爷:行了,三儿,人家没准兄弟俩呢。

六爷打算和闷三离开,看着谭宗明和赵启平先于一步走到门口,谭宗明给赵启平打开门,并给赵启平陇了拢围巾,并亲了赵启平的脸狭一下,这时候六爷囧了,赵启平也看到了旁边还有人,推了谭宗明一下,拉着谭宗明就走,谭宗明看了张学军一样,也随着赵启平走了。。

闷三:(揣着袖子)呸,不要脸。。。

六爷:三儿,行了,人家也没违法乱纪,和咱们没关系。

闷三:六哥,你看还兄弟呢,你看看那个大头,开的那车,(看见谭宗明和赵启平走进车里),不必上次晓波划的那辆便宜,所以,六哥,这男人不能太好看了,晓波就没长出咱们那豪劲儿来。。。。

六爷:行了,三儿,人家没准就是夫妻呢?行了,咱们别仇富了。。。。走吧。。。(说着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启平:谭宗明,我再一次警告你,在外面,你给我收敛点!!!

老谭:我没亲你的嘴就不错了。。。

启平:你给我严肃点。。。。

老谭:平平,回上海,我们黄浦江上看星星好不好?

启平:不好,你少给我转移话题。

老谭:(打开车的星空按钮,吻上赵启平的嘴)喜欢吗?

启平:喜欢,但是。。。(话还没说完,沉浸在老谭的吻计之下)

老谭:平平,全天下,我只在乎过我们父母的看法,其他人,都不重要,我们经历那么多才在一起,即使,我们结婚了,我也希望你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外人面前。

启平:老谭。。。。那你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亲我啊。。。。他们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老谭:那是我家平平太美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回到家里,看着吃着方便面的谭小飞,

老谭:儿子,全家桶。。。。

小飞:(看都不看一眼)后天,颐和园,后面一个冰湖,晓波的父亲和你们见面。

老谭:奇了怪了,我谭宗明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还没人敢约我在冰湖上谈事呢。

小飞:爸,爹,晓波他爸不同意,你们也知道他爸是干什么的?

老谭:干什么?我连你姥爷那种腐儒都不怕,害怕一个过了期的老炮儿,好了,你睡去吧。。。

小飞:爸,爹。。。。

老谭:谭小飞,你给我记住了,这个世界除了你爹和你,是我怕过的,其他人,我谭宗明都不会害怕,上楼睡觉!

小飞:爸,爹。。。。

启平:小飞,听你爸的话,你还不相信我和你爸吗?

小飞走向了楼梯,赵启平走向谭宗明握住了谭宗明的手。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七章(正式拜访)

(七)正式拜访

      张晓波随着谭小飞来到了谭家。看到了在家里的谭宗明和赵启平。

晓波:两位叔叔好。(把水果放下)

启平: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家里什么也不缺,我和老谭给你们简单做了几个菜,不一定适合你的口味,等你和小飞到上海,我再拎吃上海的名吃。

晓波:叔叔,客气了,你们过来都没请你们吃过北京的小吃呢,过几天我请叔叔们吃。(晓波大眼睛看着赵启平,看着那么的水灵,年轻真好)


     来到了餐桌前,张晓波看着卖相还不错的饭菜,吃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但是还是忍了,真不知道谭小飞是怎么长这么大的,谭宗明看了看张晓波的表情,冷笑了一下,谭小飞见惯不怪的吃着。

老谭:晓波啊,你叔叔从来不做饭,他也不需要做饭,他是医生,工作起来都没什么时间观念,回了家,家里好几个厨子也不需要他做,今天你算有口福,吃到他亲自给你做的饭了,我和小飞也是偶尔才能吃到几次。

小飞:爸,你能别这么大言不惭吗,好吃不好吃,你不知道啊,我爹做这饭。。。(没说完就被老谭拍了一下头)

老谭:你小子,别得了便宜卖乖,(看向启平),平平你做的什么我都爱吃。

启平:晓波,我做的是不怎么还吃,你就凑合吃吧,北京这里就打算住几天也没请厨师,(说着还把稍微卖相稍微好点菜夹到了晓波碗里)

晓波:叔叔,我没什么讲究,饭菜能吃饱就行。(甜甜一笑)

启平:对了,晓波,什么时候我和老谭去拜访一下你的父母啊,谈谈你和小飞的事,我们是非常支持的,小飞从小就冷冷的,也不怎么喜欢和人玩,这和我和老谭工作繁忙有关系,他现在喜欢你,如果你不嫌弃他冷,我们是支持你们在一起的,只是需要商量一下你们的未来。

晓波:叔叔,我还没有和我爸说这些事。。。我想。。。

老谭:晓波,既然选择和小飞在一起了,有很多事就应该面对,我的建议是送你们去加拿大读大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并没有在读书,小飞今年高中毕业,国内的高等教育我还是觉得一般,所以你回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愿意不愿意和小飞去加拿大,毕竟是为了你们的未来规划。

启平:老谭,什么规不规划的,晓波,你现在是做什么的?

晓波:(顿时觉得豪门真是不怎么好近,他记得谭小飞说过他妈,不,他爹是博士,那么他该怎么说呢)。。。。

小飞:爸,爹,今天就是一个吃饭,你们不要问这么多好不好,我会和晓波商量这些事的。

老谭:这就护上了。。。?我可告诉你,我谭家的子孙还没有没读过大学的呢,你疯玩了一个假期,该给我收收心了。

小飞:爸,我又没说不读书的,你给我点时间。

晓波:叔叔,我没有读过书,我读完高中就在酒吧唱歌了,我之所以去酒吧唱歌,是因为我爸年轻犯事进了号子,我妈大冬天被车撞了,躺在医院没人管,后来我妈也没了,我从小就在胡同里面长大,不懂你们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和小飞的认识也是因为我把你们的恩佐划了,他把我关起来认识的,之所以我划他的车,是因为我没有睡他的女人,他冤枉我。我是没读过书,但是我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说完这句话,在谭小飞的脸上亲了一口)还有,谭小飞,我张晓波即使穷,也可以追你!(说完张晓波继续吃面前的半碗饭,谭小飞僵住了,赵启平疯怒了,老谭囧x了)

老谭:平平,你听我解释。。。

启平:谭宗明,我说我的车在哪儿?这就是结果?你居然和谭小飞这个小混蛋一起骗我,还骗了那多福利?从今天开始,你去客厅睡!!!

老谭:平平,你也看见了和我没有关系,是小飞,他要。。。

小飞:爹,这事我爸一来就知道,他说他慢慢和你说,是我爸不让我告诉你的(让你瞧不上我媳妇,我媳妇就算小痞子我也爱)

启平:你也给我闭嘴,谁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态,不就是坑爹吗?谭小飞,从今天开始,你的零用钱减半,见过晓波的父亲,你就给我滚去加拿大,谭宗明,你出息啊。。。还说爱我一生一世,我要什么给我什么,居然把我的车,(说着直接离开了)。。。

老谭:平平,平平,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打算这几天告诉你(说着从背后把赵启平圈了起来)

启平: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张晓波心里一万到黑线,这一家都什么人呢,怎么都这么脱线,拉着谭小飞去花园了,把客厅留给那两只。

 


楼诚的周边终于收到了,作工不错,手账本都不舍得用了。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五)失恋和虐狗 微污

(五)失恋和虐狗

      谭小飞万万没想到张学军真能把10万块钱凑齐,当谭小飞见到张学军,闷三,灯罩的时候,他就想难道人与人都是按照颜值交友的吗,想想老家伙的朋友,什么凌叔,黄叔,李叔,曲叔,都是一茬子人帅手美低音炮,张晓波在这样的环境下长的如此水灵,着实不容易。但是,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那个灯罩,居然有把他的车刨了一大片漆,这次歇了,老家伙绝对要爆,这么贵的车,这么难找的车。。。


谭小飞:(看向六爷)本来喷个漆就解决的,现在整个车算是废了,六爷,您说按您的规矩了,这事怎么了?

六爷:(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按照老北京茬架的规矩,你能带多少人,带多少,了到算,就在颐和园那野湖。

谭小飞:成,如果您赢了,这事就这么着了,如果您输了,您永远也见不到晓波了。(看似愤恨的看了一眼六爷)。

谭小飞走进车里,看见副驾驶位上的张晓波,说着将车启动,决定回家好好和老家伙谈一谈。

张晓波:你不会真要和我爸茬架吧?你根本不在乎钱,你家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要难为他,为什么要和他茬架?

谭小飞:张晓波,我tmd怎么就爱上你这么个木头,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吗?

张晓波:那你还答应张学军?你明知道他没办法?我们小老百姓和你们土豪没法比,你们随随便便买辆车,随随便便就要和人打架?

谭小飞:喂?你看到了是谁和谁打架?我爸说对了,你果然就是个小痞子!

张晓波:你说谁小痞子呢?你那个所谓的妈就是什么好人吗?难道他当时和你爸在一起不是图你们家的钱吗?你妈比你爸小不少吧?

“啪”谭小飞狠狠的抽了张晓波一巴掌。

谭小飞:张晓波我告诉你,我妈家里书香门第,他在没认识我爸之前就是医院最有前途的外科医生,他图我爸钱?当年我爸追他的时候,被我外公打出家门,他跪在我妈家门口整整三天,最后我妈宁可离家出走也要和我爸在一起,之后才有了我,我妈绝对不是你想像那样,他和我爸是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恩爱的父母。

      谭小飞有史以来说了这么多话,张晓波愣住了,他一直觉得是赵启平插足谭宗明的家庭,要不然谭小飞的性格也不可能这么冷,如果是有爸有妈的正常家庭,一定是阳光可爱的,而且他觉得赵启平要比谭宗明小不止十岁,所以他盲目的猜测。。。张晓波自己开了车门下了车,他茫然发现谭小飞居然没有拉他,难道他真的放弃了。。。

 

启平(躺在谭宗明的腿上吃着葡萄,谭宗明看着报纸):老谭,老谭,你说儿子能搞定未来岳父吗?

老谭:不能

启平:为什么啊?儿子这次是动了真情了,你居然这么打击儿子积极性。(赵启平用头趁了趁谭宗明的大腿)

老谭:咱儿子是动了真情,但是那个孩子未必多爱咱儿子,你没看昨天他看的眼神,鄙视更多。(手摸向赵启平的手,拿走赵启平手中的葡萄)

启平:你胡说什么啊?咱们家庭特殊,人家孩子第一天来,还不让人吃惊一下啊,他对我鄙视什么啊?我这么阳光灿烂,比你们父子俩都性格好,我这么英俊潇洒。。。(赵启平没有说完,谭宗明低头将嘴里的葡萄喂进赵启平的嘴里,二人即进缠绵。)

老谭:平平,你的好只有我能看见,他们看见的都不是最好的你,(老谭悄悄参向启平耳朵)平平,我好久没听见你叫我Daddy了(说着添了一下赵启平的耳朵,暧昧的看着他)

启平:(看着他这辈子认定的人)Daddy,我想吃冰棒,daddy,让我吃好不好?(说着揭开谭宗明的睡衣裤,将小明宗纳入口中。)

老谭:平平,daddy给你吃,让你吃饱。

      两人在客厅腻歪的时候,谭小飞进来了,看见他们在沙发上,赵启平头埋的位置,顿时火了,我tmd失恋了,你们还要虐待我,还要虐我只单身狗!说着将客厅的椅子踹了一脚,上楼了。这时谭宗明直接解决在了赵启平的嘴里,顿时心疼了。

老谭:平平,快吐出来,有没有受伤?

启平:(嘴角依然有些白色痕迹,跨坐在谭宗明身上,搂着谭宗明的脖子,悄悄在他耳边并添了一下)daddy,你太快了。谭宗明直接抱起赵启平走进了屋里,不能再客厅上演限制级内容,貌似今天儿子不高兴。

 


谭赵/飞波 腹黑 女王 冰山 炸毛的傻白甜日常(四)秀恩爱和虐狗

(四)秀恩爱和虐狗

      当天晚上:张晓波和谭小飞回到了谭家在北京得豪华别墅的第二层,谭小飞房间。

晓波:你们家真够土豪得了。。。

小飞:一般一般,这是我爸和我妈结婚第五年,我爸买给我妈的,你来了真好,我不用担心被虐了。。。

晓波:被虐?你爸妈会虐待你吗?

小飞:当然,墨镜是必备,他们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

晓波:。。。。。父母恩爱不好吗(低下头)我妈早就死了,我从小和我爸不和,都是他惹事生非,进了号子,才害死我妈得。。。。(即将掉眼泪)

小飞:(走到其身边,抱住晓波)别伤心,未来我就是你男人,我爸就是你爸,我妈就是你妈,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晓波:(满脸黑线,回抱小飞)。。。我。。。为什么要和你住一个房间。。。

小飞:这一层就一个房间,剩下的客房在一楼,你最好不要打扰我爸妈。

晓波:你爸妈难道要住一层楼啊。。。。

小飞:我给你准备被子,准备睡觉。


     晓波走到大阳台看着窗外的月亮,看见门口进来一辆车,看见谭宗明从车里出来,非常绅士的带着宠溺微笑走到车的另一头,打开车门,晓波猜测难道车里就是谭小飞的妈妈,如果是两人那是够腻歪的,结果,从车里出来的是一个男人,男人明显要比谭宗明年轻,谭宗明将男人压在车上说着就开始亲吻,吻得靠在车旁的男人不好意思,推开了谭宗明,两人搂搂抱抱的进了别墅。张晓波顿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谭小飞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很恩爱,原来这就是富豪的家庭,张学军虽然混蛋了点,但是对自己的母亲是绝对是忠诚,和霞姨就算不清不楚,那也是在他母亲去世以后,谭宗明不仅背叛了小飞的妈妈,居然还是男人,居然还带回家,小飞知不知道呢?有钱人真会玩。

小飞:你发什么呆呢?过来睡觉

晓波:你。。。

小飞:怎么了?这床绝对的大,够咱们谁,毕竟你爸没同意咱们的关系,现在对你做什么貌似也不太好吧。。。

晓波:。。。。(难以启口)我是说,你爸和你妈真的恩爱吗,我是说你爸不让你去一楼,是不是会。。。。

小飞:你就别想着去一楼了,那两个老家伙会把你闪瞎的,上床睡觉。

晓波:(不知道该说什么,随着谭小飞上了床)你。。。爸。。。如果有一天,没有你想想的对你妈那么好。。。。

小飞:除非世界末日。。。。(小飞圈住了张晓波将他的被子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晓波:谭小飞,其实你也挺可怜。。。被自己的老爸如此的骗。。。(说的声音很低沉,听见了小飞的轻微鼾声)

 

       同一时间,谭赵房间

启平:你能不能收敛点,让儿子看到多不好啊?

老谭:我在我家,又没有在他家,亲自己老婆还不行啊

启平:我说的不是现在,刚才在门口,我看见二楼有个孩子,是不是小飞的朋友,你那样肆无忌惮的在车旁边亲我,让外人看见多不好啊。

老谭:未来咱们家的儿媳妇,这都受不了,以后怎么嫁进来。

启平:老谭,你不会看见那孩子,故意的吧,丢死人了。。。

老谭:有什么可丢人的,如果他接受不了咱们这样的家庭,那么他就不适合和小飞在一起。

启平:咱们这个家庭怎么了,我是说你这种无时无刻为老不尊,未来儿媳妇进门了,不合适。。。。

老谭:有什么不合适的,二楼都给他们了,一楼就是咱们范围。(说着将赵启平圈在怀里,然后翻过他,吻上了启平,赵启平回吻)

启平:回床上,好吗?(一双鹿眼含情脉脉看着老谭)

老谭:(微微一笑,公主抱)好的,我的小王子

启平:放我下来,你的腰,你都多大了?(担心的看着老谭)

老谭:一百岁都抱着动你。。。

 

     第二天早晨餐厅

启平:小飞和那个孩子还没起床吗?

老谭:(边看报纸,边和牛奶)年轻人,体力居然这么差。。。

启平:你最好不要折磨调侃儿子,小飞,总是怕你,好不容易找个媳妇,你最好不要总是干涉了,今天我也想见见那个孩子。

老谭:我调侃他,你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

启平:好了好了,我去端早晨,一会儿叫孩子们起来吃早饭。

老谭:(欣赏启平做饭的背影,越看越爱,真想来个厨房play)

 

晓波:小飞,小飞起床了起床了(张晓波晃醒了谭小飞)

小飞:不想起,我要睡觉

晓波:起来啦,起来啦,我好饿啊

小飞:(听见张晓波喊饿,起来了)走,楼下吃饭,我妈肯定做好饭了。。。

 

     两人简单换了居家服,去吃饭,张晓波因为非常饿,走到了前面,他看见餐厅没有人,餐桌上却摆了两分未动的早晨,张晓波逐渐放大步子,向着食物奔去,但是他却通过餐厅的透明门,看见在厨房腻歪的谭宗明和赵启平,谭宗明从后面抱着赵启平,吻着赵启平后颈,如果不是自己走动带起了声音,俩人真有可能厨房play了,又是那个男人,张晓波堵在了谭小飞面前,拉着小飞就走。

晓波:谭小飞,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就记住,哥们我还是顶你的,大不了你和我去张学军那儿住,有我口吃的,一定会有你一口吃的。

小飞:张晓波,你怎么了?见鬼了吗?(说着越过张晓波,坐在餐桌面前,喝起来牛奶,听见了厨房的动静,又看了看张晓波)你说他们啊?他们每天都这样,我都习惯了,一会儿陪你买个墨镜,除了吃饭,还是不要来一楼活动好了。

晓波:谭小飞,你不会不知道里面的不是你妈吧?

小飞:你胡说什么啊?

启平:谭小飞,你又和你朋友怎么编排我了,老谭你不管吗?(赵启平听见餐厅有人来了,挣脱了谭宗明,整了整衣服走出来,脖颈的吻痕却被没有被盖住,坐在餐厅座位上)。

老谭:小飞,车的事?不象你妈,(被赵启平狠狠的瞪了一眼)不,你爹道歉?

小飞:(看向赵启平)爹,我错了,我不应该在背后叫你妈。

启平:(对张晓波说到)孩子,我是小飞的另一个父亲,你看到了这就是我们家的环境,但是你和小飞在一起,我和老谭也就是小飞的另一个父亲,绝对不会反对的。

晓波:。。。。。。(谭小飞,你妹的,怎么不和我说你妈,不,你有两个爸啊)

 

 


谭赵/飞波 腹黑 女王 冰山 炸毛的傻白甜日常(一)Enzo Ferrari

架空,私设谭小飞事谭宗明的儿子,不觉得两人很像吗,哈哈哈~


(一)Enzo Ferrari

老谭:儿子,今天把爹送你爸的结婚18年的纪念礼物给老子取回来。

小飞:嗯。

老谭:你就不问问是什么?

小飞:嗯。

老谭:。。。。。。

 

启平:儿子到了北京那不是咱家地境儿,不许耍酷,不许卖萌,不许牛x,不许。。。

小飞:嗯

启平:还会不会说别的?养你这多年,连人都不懂得叫。。。

小飞:妈。。。

启平:。。。。。。你还是嗯吧。

 

阿彪发现恩佐被划,告知谭小飞,谭小飞,面对张晓波

小飞:说为什么划?

晓波:你先揍的我。

小飞:你先睡得我马子

晓波:老子没睡!!!

小飞:你划的是我爸送给我妈的车。

晓波:你揍的是我妈生给我爸的儿子。

小飞:让你家人拿十万赎你

晓波:我没有家人

小飞:不是说你是你妈生给你爸的儿子

晓波:。。。。

 

启平:老谭,我怎么觉得小飞最近不对劲儿啊,去了北京也没给个电话,不知道车提了吗?

老谭:我也觉得我右眼一直在跳,他不会把车给卖了吧。

启平:应该不会,他没那个胆儿。

老谭:要不我去趟北京,顺便有个生意要谈。

启平:要不我去趟北京,顺便有个医学论坛要参加。

两人一起收拾东西到北京了。。。。

 

晓波:谭小飞,你丫的混蛋,放了老子

小飞:放了你我车怎么吧

晓波:你关着我车也修不好

小飞:我等我爸妈来了让他见见儿媳妇

晓波:见儿媳妇关我屁事

小飞:以人抵车这笔账你核算

晓波:你丫的有病吧。。。。

 



楼诚 二选一 第八章

第八章

晚上,明楼和明诚回到了方家,看着方家的装潢丝毫不比明家差,再看看方家给自己安排的客房,也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的感觉,只是当明楼看见客厅的画架,顿时愣住了。方步亭看了明楼,“犬子拙作,让明司长笑话了,孟敖,你弟弟今天早出去,你那么早回来也不想着收了,让客人来了看到像什么样子。”方行长表面上是在说方孟韦不懂事,但是却丝毫没有指责到小儿子,而是大儿子躺枪了。“爸,你除了会说我,还会说谁,孟韦干什么都是对的,我早就和他说了,要画去别院画去,要不就去院子里,结果他倒好,时不时在家支画架画画,画的又不怎么好,”说着像旁边的明楼看了看。“孟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你这个大哥纵容的吗?”方步亭不依不饶说着。“好了爸,我宠弟弟,你也宠儿子吗,孟韦呢?没和明先生一起回来吗?”“他去给明司长收拾客房了。”方步亭看了看大儿子说到。“见鬼了,二少爷什么时候伺候别人。”说着自己点起一支雪茄。象征性的给明楼递了一支,明楼,说:“亡妻并不喜欢明某吸烟,明某因此很久没有在吸烟了,看着二少爷的作品,让我想起了亡妻的画作,不尽伤心。”明楼做出哀伤的表情,明明就是阿诚的画作,但是眼前方行长和方大少爷一幅我的儿子(弟弟)我就是宠的态度。

“明先生一定很爱自己的妻子,而明太太也一定是一位风华绝代,才艺双全的美女。”自己的父亲去休息的时候,明楼还在看自己弟弟的画,自己走到他身边,无意聊到。“亡妻殁于上海沦陷时期,说起来也有五年了,亡妻比我小9岁,是我明家的收养的孩子,美不美不觉得,但确实明某一生挚爱。看着令弟的作品,虽然结构不足,但是色彩却不错。”明楼看着阿诚的画不禁说到。“我到不觉得结构有什么不好,孟韦都没有学过画画,能画成色彩不错就实属难得了,当然比不过明太太了。”孟韦的画本来自学成才,画的好不好的,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别人说他方家人,他就是一百个不乐意听。“我太太的画也不是上品,而且他和令弟的画风很像,毕竟我太太的画是明某亲自教出来的,所以非常熟悉,现在也是有些睹物思人罢了。”明楼看着连一句不好都说不得的方大少,更加觉得他的阿诚在这个家里生活的多么幸福,他们还会相认吗?“时间不早了,明先生早点休息吧。”他方孟敖可不想听某人和他童养媳的爱情故事,都什么年代了还养童养媳,对于他这种受过新式教育的人来说真难得。

明楼想想也该休息了,劲直走向自己的房间,这是听见大客厅有阵阵的钢琴声,在明家,明台学的是西洋乐器,自己偏爱中国古典戏曲,所以他的阿诚学了二胡,他曾今问过阿诚,你真的想学这个吗?他的阿诚回答他,“我只想为大哥伴奏,大哥学戏,我拉二胡,大哥学歌剧,我拉小提琴。”但是,现在想想这些究竟是不是阿诚真正想学呢。“孟韦,别弹琴了,明先生累了一天了,也该休息了,弹的又不怎么样。”孟敖说到。“大哥,再难听也是你教的,你教的不好还怪我弹的不好。”说着孟韦放下了琴盖,准备走向自己的房间,并看着要回自己房间的孟敖做了个鬼脸。

明楼看着如此的阿诚,他的阿诚对他这个大哥从来都是尊敬有余,活泼不足,他从来不会像明台一样像自己撒娇,但是,今时今日,他确向着另一个男人撒娇,埋怨,并且让另一个人教他钢琴,这都是他原来没有想到的,他们是否可以回到过去,他是否可以能够再次拥有自己的阿诚?孟敖看着自己的弟弟走进房间,想想五年前,孟韦刚刚醒来,变得如此安静,如此听话,自己着实觉得不对劲,但是也不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有一天,他看着自己在弹钢琴,就让自己教他,对于一个都要十几岁的少年再学钢琴是有点晚了,但是他确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着实的聪明,也就半年的时候,钢琴就弹的不比自己差,有时候也会和自己四手连弹。


楼诚 二选一 第七章

第七章

    明台一路上看着前面如此安静到诡异的两个人,两人一路无话,到了餐厅,三人一起落座,阿诚哥点菜,点的全是大哥爱吃的,大哥点菜点的都是阿诚哥爱吃的,终于两人看到自己的时候,大哥来了一句,菜已经不少了,点多了浪费,将菜单交给了服务生。浪费,你明楼什么时候知道浪费,况且今天是方少爷请客,又不用你付钱。但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方少爷居然也没有坚持让自己再点菜,自己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过。

    “孟韦啊,吃的惯南方的口味吗,说的加了一个蟹黄包到阿诚哥的碗里”。明台心里想,才几分钟都叫方少爷名字了,自己喝起了汤,“大叔,尝尝我们北方的特色菜。”说着也夹了一份烤鸭到明楼碗里。明台实打实的将嘴里的汤喷到了对面明楼的脸上。。。他看到了明楼眼中凶凶的怒火,“崔主任一定是呛到了”,说着拿起旁边的手帕本能的给明楼擦着脸。明楼看着给自己擦着脸的方少爷,仿佛看到了二十几岁在巴黎的阿诚,有一次自己刮完胡子,脸上沾满了泡沫,阿诚也是这样给自己擦的,他仿佛不再厌弃明台刚才喷到自己脸上的汤。

    明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仿佛这两个人的世界根本插不进入他人,阿诚看着自己的大哥,真的是老了很多,脸上皱纹都出来了,瘦的也仿佛在巴黎,有一次大哥刮完胡子,脸上沾满了泡沫,自己也是这么给他擦着脸的。孟韦也感觉到了明台的目光,还有自己大哥的目光,顿时把手收了回来,“孟韦,失陪了,我去洗个脸”。说着,明楼离开了。孟韦看着明台,明台看着孟韦,两人居然没有说任何话,明诚至于明台,疼爱是有的,但是却有那么一丝隐隐的嫉妒,嫉妒大哥对他的无限宠爱,嫉妒他在明家拥有的位置,明家对自己也是很好,但是和自己在方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自己不用再患得患失,自己不用因为家人的一句话去整理衣服想着第二天穿什么,自己可以无限的任性,这些都是原来自己在明家没有的。

    “方少爷,你也不要叫我崔主任了,叫我崔叔吧。”明台主动打破了僵局,阿诚看了这样的明台,自己叫大哥大叔更多是多了几分调侃,但是让自己叫明台“叔”,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的,不过既然大哥都叫叔了,叫他一声也无妨,不过,呵呵。。。“崔叔,那就不要客气叫我孟韦好了。”明台看着满脸笑容的方孟韦顿时觉得后背阵阵发冷。


楼诚 二选一 第六章

第六章

    方孟韦陪着明台和明楼去宾馆拿东西,他不知道为什么明台要跟着他们,现在明台的身份是北平分行金库主任,和他们俩人没有任何直接关系,这次跟着,名为搭车回家。“崔先生,到哪儿,我先送您。”孟韦问道。“我不着急,既然明司长要拿东西,多一个人多双手,我陪着方少爷一起。”明台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位的明楼,他可知道明楼想的是什么,住进人家家里方便更好的了解情况。而阿诚哥的态度非常的不明确,他究竟是不是阿诚哥呢?怎么看怎么像,虽然年轻了这么多。“方少爷,既然崔主任说跟着就跟着吧,崔主任如此热情的帮忙,明某感激不尽,明某到时候会认真答谢崔主任的。”明楼说的咬牙切齿,但是表情却非常淡然。方孟韦,也就是明诚,他陪着明楼这么久,当然能听得出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明台,好自为之吧。“明司长,只身一人来北平,家里的妻儿可否放心。”孟韦其实只是试探,想了解自己的大哥,也是爱了这么久的人,是否已经结婚生子。“明某妻子已过世,未有子嗣。”明楼看着身边开车的方孟韦说道。“咔。。。”一个急刹车,明台感觉差点飞出去,“明司长,崔主任我们到了。”

虽然在方孟韦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从眼中透着的淡淡忧伤,未能逃过明楼的眼睛,三个人一起上了楼,明台看着自己大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看着阿诚哥不咸不淡的表情,感觉自己这次跟过来是不是一个错误,自己压根想多了,本来这事和自己也没个关系,自己如此不喜欢大哥接入阿诚哥的生活就是希望阿诚哥可以远离他们的生活,再活一生可以平安幸福,但是目前。。。

    “明司长,行李不多,看来崔主任此次跟来完全没有必要了。”孟韦看了看明楼的东西,除了一箱子衣服,就是一个包好的类似字画的东西,还有一个大盒子。“既然崔主任跟来了,就劳烦崔主任把箱子拎到车上好了,我年纪大了,箱子着实提不动。”说着自己拿起那幅包好的话,和一个盒子往外走。明台看着他,再看看面前的箱子,拎了起来,顿时感觉,自己又被自己的大哥算计了,看着没有多重的箱子,里面是实打实的分量,而面前的阿诚哥,现在也不是阿诚哥,是方家小少爷,自然不会帮他去拎箱子,自己愤愤的瞪了明楼一眼,拎了出去。

    “明司长,此次来北平,居然带了一幅字画,想必是名家所画,可让明司长随身携带。”孟韦看着明楼拎起来了包好的画,还有小心翼翼的抱起了那个盒子,“不是什么名家画作,只是亡妻留下的画作,所以随身携带。方少爷,如果不介意的话,私下不要明司长明司长的叫了,你可以叫我一声大。。。”“大叔,这个称呼不错,您也不用叫我方少爷,叫我孟韦就可以了。”孟韦没有等明楼说完抢先一步说道,心里想,以前你说什么是什么,说什么我听什么,现在我也感受感受我什么是什么的感觉,明楼看到孟韦眼中的一丝笑意,他也不介意,不管是大哥也好,大叔也罢,未来他都会逐步拿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