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八章

      天枢同样也接到了天玑王大婚的消息,孟章对于自己的侧君被伏,决定亲自走一趟,从当年钧天一别已经有五年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王位稳固,只能选择向三大家族妥协,并且还委身于三大家族,只因自己是这几个王里面出身最差的,凭什么的执明和陵光可以过的如此舒坦,而自己过的却是如此光景,现在连蹇宾都可以获得真爱,为什么自己要过的这么辛苦。“王上,世子还小,臣打算代替王上去。”苏严对孟章说着。“正君,时候不早了,还是去歇息吧,崔侧君为国被伏,本王应该为了崔侧君做些什么。”孟章亲亲看了苏严一眼。苏严走近孟章,越走越近,将孟章逼到墙角,“王上,请为社稷考虑。”苏严在孟章耳边说起。“正君,世子已出于苏家,你还让本王怎么样?”孟章对苏严说到。“王上,就是不相信臣对王上的爱,崔信有什么好的,还是王上用崔信和沈越制衡苏家?”苏严继续对孟章说到。“正君,你难道要逆君吗?”孟章要挣脱苏严,苏严将孟章扛起来,“王上还是在床上最诚实,还有,崔信就算回来了,臣也不会让他天天缠着王上。”说着苏严将孟章扛到了倾宫。

      执明看着忙前忙后为天玑王大婚准备东西的慕容黎。“阿黎,将最好的东西带给白衣美人好了,省得让别人看轻了我们天权,还有新进宫的那批良家子,阿黎看着合适就留几个做宫人伺候好了,天天这么辛苦,看看你都瘦了。”说着,执明用手摸了摸慕容黎的脸,说完这些拉着世子和几个王子一起玩去了。慕容黎摇了摇头笑着看着执明离开,庚辰进来看着笑得很好看的慕容黎,“主子,王上那里来信,国内一切安好,这些年天璇并没有为难我们。”“当年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嫁给执明”。“主子,执明他并不爱你。”庚辰说到。“胡说什么?我们有了三个王子,而且宫中的任何人都没有王子,他不爱我爱谁呢。”慕容黎苦笑这说。“主子,难道没有发现,执明的后宫里面的人长的都差不多吗?而且几乎都是着白衣的。”“这次陪我去了天玑你就知道为什么了。”慕容黎对庚辰说到。呵呵,蹇宾,你过的还真是幸福,为什么所有的好,都让你得了去。慕容黎心里想到。

     远在南宿的蹇安收到了蹇宾大婚的消息,在内殿笑了好久,“哈哈,蹇宾你居然找了个山里人,什么将星转世,这都是你编的吧,毓埥,你的心上人终于要成亲了,哈哈哈。”毓埥来到内殿,看见疯笑的蹇安,“笑够了吗?笑够了和我一起去天玑”。毓埥面无表情的说到。“毓埥,你心上人要个山里人都不要你,你看看你后宫这些庸脂俗粉,都一个样子,还有那个世子长的还真像小时候的蹇宾,狐媚样子。”蹇安继续说到,“闹够了吗?蹇安,我看你是天玑的王子,对你礼让有加,你最好给我收敛点。”毓埥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现在说的他更火大。“心疼了,容不得我说蹇宾不好是吧?你知道他和你的宝贝世子一样的大的时候,我就把他推进水里,看着他差点淹死,结果水向风来了,我就自己跳进水里,我对他说,是蹇宾推我下去,结果自己掉下去的,我哭的特别伤心,蹇宾在水里待了很久,我看着他慢慢沉下去,没有人去救他,眼看他就要死了,结果来了一堆人,我父王亲自跳下去把他救上来,你知道我父王看蹇宾的眼神吗?为什么蹇宾那时候没有死?”毓埥实在听不进去了,“来人把正君给我看严了,不许他离开内殿一步。”毓埥说着离开。


蹇宾传奇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报,王上,边界传来捷报,齐侍卫攻退北边的天枢士兵,并与火将军南北夹击,共夺天枢五座城池。”蹇宾上朝不久,听见了这样的捷报,拍了一下桌子,“好,快快拟旨,封齐之侃为上将军,行统领都城禁卫之职。”蹇宾开心的说,文武大臣,“恭喜王上,恭喜齐将军。”“老臣昨日夜观星象,发现将星北移,齐将军乃将星转世,王上,可立齐将军为正君,护我天玑国运延绵。”大司命向蹇宾说到。“正君啊,可以本王还不想成亲。”蹇宾假装不是很同意,心想,不愧昨天去敲打了半天若木华,并承诺让他的儿子可以殿前行走,殿前行走无非都是盯着后宫,但是,这一世,自己已订下来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其他人就算走出花来,本王也不屑一顾,哼。“王上,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天玑国运考虑啊,请王上与齐将军早日完婚。”水司徒说到,其他大臣也附和到,“请王上与齐将军早日完婚。”“好,待齐将军回朝之日,本王便于他完婚。” 蹇宾微微笑了笑,感觉目的已经达成了,小齐,本王这一世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 齐侍卫,恭喜,不,应该是齐将军,王上封你为上将军了。”火将军对小齐说到。“没什么好恭喜的,多亏了火将军和众将士们,王上有什么封赏,都应该与众将士们分享。”小齐本来对这种封赏不走心,他在乎的只是蹇宾,他想回到他的身边,告诉他,自己可以配的上他,可以与他比肩,可以和他在一起。“齐将军,可是高兴傻了,王上封你做正君了,而且还说了,你回朝之日并与你完婚,难道齐将军要把王上拿来分享啊?”火将军逗小齐到。“将军,你说什么,王上,他居然。。。我和王上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太高兴了。”小齐开心的骑着马在营地了跑了好几圈。火将军摇了摇头,吩咐到:“准备班师回朝吧。将裳衣署运来的衣服,给齐将军送到帐内。”看来也是老夫离开的时候了,天玑由此神将,天佑我天玑。

     仲堃仪看见最近天玑王城内张灯结彩的,并问身边的二牛,“这几天城里好热闹啊。”“齐侍卫,不,齐将军和火将军配合夺下天枢五座城池,王上封他做了正君,说回朝之日变完婚。”二牛兴奋的说着。“看来王上等齐将军等的够急的,一回来就完婚?”仲堃仪讽刺的说到。“嘘,你是不知道齐将军和王上的关系,齐将军从王上是公子的时候就跟着王上,我怀疑,两人早就在一起了,王上迟迟不成亲,肯定是等齐将军有所建树的,要不然满朝文武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二牛悄悄和仲堃仪说到。仲堃仪听了这番言论,轻轻笑了一下,哼,一介武夫,即使入主了正君,难保他座的久,马上就要学期已满,仲堃仪对自己的才学以及样貌还是很有信心的,进宫当差是必然的,到时候自己天天陪在天玑王身边还怕没有机会,自己要的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各国在接到天玑王大婚的消息后,陵光最为淡定,早就看出来他和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有问题,“阿钤,你替本王走一趟吧,本王的身子现在也不宜出行,礼物你看着办,不用送最好的,蹇宾当年没本王早死在半路上了。”陵光扶了扶腰。“王上,要注意身体,世子也希望王上保重身体。王上,真的不去了吗,有可能看见钧天的正君啊?”公孙钤对陵光说到,“公孙钤,我和你说了多少次,我和裘振就是朋友知己关系,今晚你回你丞相府。”陵光扶着腰一步一步的往内室走,公孙钤看着陵光离开,走到陵光身边,将陵光抱起,“臣就算回去,也要让王上和臣一起回去。”公孙钤亲了亲陵光的包子脸抱着他进了内室。


蹇宾传奇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蹇宾因为成亲的事,这几天很不开心,他有不敢写信给小齐说这些话,怕影响小齐的心情,如果小齐真为了这个拼命的话,受到伤害,自己是会伤心的,所以,蹇宾身着便装来到了他和小齐一起带过的山上,自己走进了那个小木屋,看了看东西还是收拾的一如既往的整洁,蹇宾躺在床上想休息休息,看见门口有一只鸽子,鸽子怎么会来这里?蹇宾皱了皱眉,走进鸽子,看见鸽子腿上绑有东西,蹇宾取了下来,打开看了看,“吾君,甚念,齐。”小齐为什么会寄书信到这里,难道他猜到我会来这里,蹇宾开心的在屋里找看看小齐还有什么东西留下。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桓桓,猜到你不开心会来这儿的,但是,我真的无法天天陪你在身边,我要学着让你依靠,这样我们才能站在一起,不是你在保护我,而是我保护你。齐。”蹇宾明白小齐所有的心意,他一心想给小齐最好的,但是,他却忘了小齐最想要的是什么,小齐,本王懂了,本王会等着你成为我可以依靠的男人。

      远在边外的小齐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担心蹇宾,他担心自己离开了,蹇宾会有危险,毕竟小齐从12岁开始跟着蹇宾保护他的安全,自己离开这么久了,没有他在身边蹇宾如果再遇到刺杀怎么办?还有,他更担心另一件事,按照钧天朝的惯例,15岁就应该成亲,蹇宾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朝里的大臣有时候当着自己的面都会劝蹇宾立正君,还有的说了,即使正君不立,也应该选几个良家子充实后宫,毕竟其他几国的王有点连世子都有了,而天玑的王连正君却没有,这岂不令其他几国笑话?他自私的不希望蹇宾去拥抱别人,更不喜欢蹇宾和其他有孩子,如果自己不出来寻找机会,呆在王宫的话,自己和蹇宾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递近,自己已经耽误了蹇宾5年,他不能再继续耽误蹇宾了。“齐侍卫,你快去看看南边天枢士兵有动静。”士兵对小齐说到。“快去告诉火将军,我先过去看看。”小齐对士兵说到。自己也上马前去南边看。小齐到了南边,发现南边并没有天枢的士兵,但是却发现旁边的生物都有抖动的迹象,难道是天枢士兵假借北边,实为南边?小齐回到军营,把这个现象告诉了火将军,火将军将拨了三分之一的士兵当北边,“齐将军,不是本将不相信你的推断,只是探子的信,以及这么多年老夫与天枢的交战,天枢的作战习惯,都不像是从北边来偷袭的。”“那么将军,我愿往北边随士兵把守,如遇天枢士兵好与之周旋,如果遇不到,三分之一的兵力也不会对将军的计划造成多大影响。”小齐对火将军说到。“好的,老夫就与齐侍卫兵分两路抵御天枢。”

     蹇宾夜晚带着小齐给他面具进城回宫,却看到了夜晚回来游街的仲堃仪,想想与仲堃仪打了个招呼,仲堃仪看到了蹇宾,“齐公子怎么晚了是去哪儿?”“哦,我刚出城办了些事,打算回家。”蹇宾对仲堃仪说到。“齐公子想来没有吃晚饭吧,那么仲某就请齐公子吃个饭,以答谢齐公子的引荐之恩。”仲堃仪邀请蹇宾。“哈哈,仲兄也太小气了,一顿饭就想答谢本。。。我啊,不过,我也饿了,那么就谢过仲兄了。”蹇宾笑了笑对仲堃仪说到。


蹇宾传奇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到了学宫,蹇宾将自己的令牌交给了学宫的仕子,仕子拿着令牌交给了学宫掌事夫子,夫子见到令牌,差人将蹇宾请到了学宫内厅。“老夫,见过王上,不知王上亲临有何旨意?”掌事夫子向蹇宾行大礼到。“老夫子,免礼。本王微服出巡,不用如此多礼,门外有一个仕子,本王见他气度不凡,望夫子破个利,按照农家子弟纳入学宫,此人未来必有所作为。”蹇宾对夫子说到。“王上推荐的人,必然是人中龙凤,但是老夫想见见这位仕子。”夫子说到。“可以,他就在门外,但是本王并没有告知他本王的身份,待本王和他告别后,夫子再请他进来。”蹇宾说到。“王上,难道不想看看他的学识吗?”夫子对蹇宾说到。“不用,本王相信自己的眼光,夫子见便是了。”说着蹇宾离开了内廷。“我已和夫子推荐,你对待其他仕子未来就说是边界农户之子特来求学就可以,我有些事先走了,有缘再见了。”蹇宾和仲堃仪告辞。“多谢齐公子举荐之恩,他日必将相报。”仲堃仪向蹇宾行礼。“仲公子多礼,不过,我记住仲公子这句话了,如果将来有需要,齐某必将要求仲公子报答的。”蹇宾向仲堃仪笑了笑。仲堃仪觉得如果不是面具遮脸,这位齐公子笑起来真是如沐春风。“齐某就此别过。”蹇宾上了马离开了。

      那日,见过仲堃仪之后,蹇宾回到王宫,继续天天处理政事,时不时的写信给小齐,小齐每每也有回信,虽然时间是长了些,但是这样联络还是不错的。但是,让蹇宾闹心的事也不少,尤其是他成亲这件事上,尤其前年孟章立世家大族苏严为正君,去年陵光重聘纳没落世家后代公孙钤为正君,朝里就各种沸沸扬扬了,什么王上都20了,再不成婚,天玑会被各国笑话的,蹇宾曾向满朝文武提过小齐的事,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山里人,没背景没学识,只知舞刀弄剑,如果封个侍君(正君——侧君——侍君——良家子)还可以勉强接受,正君当然是应该留给为国效力或者能为国带来利益的人吧,在蹇宾心中,小齐是无可取代的,侍君,说白了就说不能和本王一起见各国来使的位置,说的再白点,就是小妾,况且,自己除了小齐,其他人根本不想和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再立别的正君。这些都是蹇宾烦恼的,小齐那天说的没错,如果他再不有所建树,他俩像其他国家王与君在一起的样子是不可能的,所以要不要安排国师编写段子,自己都成仙子了,上一世小齐不是将星吗?这一世仙子配将星不是很好吗?蹇宾开始思考。

      仲堃仪来到了学宫,自己在这里说实话真是上上人才,因为天玑原来并不是很注重教育,学宫的夫子对他也是格外关注。因为都是农户出生,仲堃仪在天玑的学宫也没有像上一世在天枢的学宫受到各种排挤,和各位仕子相处也是很好的。闲来无事,也和旁人一起聊个闲天,“二牛,你爹为什么送你来学宫啊,在家种地不是挺好的吗?”旁边的四虎问道。“别叫我二牛,我现在也是有学名的。”二牛不满的说到。“好好好,牛远,说说你家地那么多,怎么你爹就送你来这儿了。”二虎继续问道。“我爹听说,咱们王是八仙子转世,想着家里就我长的清秀,就送来了,想着未来进宫封个侍君之类的,家里祖坟就冒烟了。”二牛说到。“哈哈哈哈,你爹做梦吧,咱们王能看上你?就你这土包子样子。”四虎继续说到。“我土包子,齐侍位也是山里人,要不是他机缘巧合救了王上,王上也不会如此看重。”二牛不服的说到。“齐侍位?你们说的那位齐侍位叫什么名字啊?”仲堃仪听见齐这个字问道。“叫什么齐什么侃的?咱们王上可宝贝齐侍位呢,走哪儿都带哪儿,每年学宫开学,见到王上必见到齐侍位。”四虎说到。“三个字,哦”仲堃仪想应该就是同姓而已。“四虎,说说你怎么来了学宫了,你也不是爱读书的人啊”二牛问到。“我爹说了,现在天玑能国泰民安,都是因为我们的王,王既然需要我们读书,我们就读好了,而且当时传言王上长的可好看呢,所以就为了能看看呗。”“王上很好看吗?我住在边界,没有这不多传言。”仲堃仪说到。“边界也应该有这些说法啊,王上当年即位的时候,这传说传的是沸沸扬扬的,当时我觉得有点不相信,但是,开学的时候,见过王上,那真是。。。”四虎说到。“不堪入目吗?”仲堃仪说到。“什么不堪入目,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都说天权的正君天璇的王上是当世难得的美人,我就觉得说这话的人,没见过我们的王上,我李虎发誓,这辈子也要保护我们天玑的美人王上不受伤害。”仲堃仪越听越觉得不靠谱,他曾游历各国,见过天璇王陵光,陵光是那种绚丽多彩的美,如果真的比陵光还要美,为什么自己游历各国没有听说过,慕容黎的名倒是听说过,只是没有见过。“好了好了,四虎,就你还想保护王上,王上的身手不差。”二牛说到。“我不久想像一下啊,咱们谁能有齐侍位的运气,这辈子都能陪在美人王上身边。“二仪,你怎么就来求学了。”仲堃仪对于这个称呼真是很无语,但是既然可以和大家拉近关系,也就无所谓了,“我家农耕破产了,家父出于无奈,让我出来求学了。”仲堃仪简单的说到,其实在他的心中,之所以选择天玑是因为天玑才有他崛起机会,天枢学宫制度最为完善,但是有三大家族把持朝政,正君苏严也是当代的奇仕,自己去天枢绝对会淹没在重多仕子当中;天璇是这几个国家中国势最为强大的,王上陵光更是出类拔萃,而且正君公孙钤势当世第一大奇才,对内推行内政改革,对外馋食各国边界领土;天权虽然躲在玉照山外,但是国富民强,听说在天权路上走一圈都可以捡到金子,虽然王上执明不管内政外交,但是有正君慕容黎管理,天权阻止了天璇对自己国家瑶光的馋食,作为对执明的回报,慕容黎只会更加卖力的给执明管理国家;只有天玑这个国家,全民迷信,一个八仙子的理论都可以控制民意,而且天玑没有任何能人志士,天玑王即使再励精图治能力也是有限的,所以来天玑才可以出人投地,而且天玑尚未立正君,不管这个天玑王是八仙子也好,还是铁拐李也好,只要有助于他逆袭的都可以无所谓。


蹇宾传奇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蹇宾将小齐送到了城门外,“小齐,我已经飞鸽传书了火将军,说你即日便到,这是我亲笔书信,到时候你交给火将军。”蹇宾对小齐说到,小齐并没有穿盔甲,毕竟不是随军出行,为了不引人注意只好穿了便装。“桓桓,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先去试探试探军情,真正要领兵打仗,也要先有点小功劳才好。”小齐对蹇宾说到。“小齐,本王不希望你上战场,你只要呆在本王身边陪着本王就行了,本王担心。。。”蹇宾不开心的说到。“桓桓,我要配的上你,天权王娶了瑶光的王子,南宿王有娶了你胞弟,天枢王和大世家联姻,就连那个顶着两朵大牡丹的天璇王都和他的副相在一起了,如果我在没什么建树,和你在一起,你不得让人笑话啊。”小齐越说越小声。“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他们都是出于目的的联姻,只有我们是彼此真正相爱,这些能比吗?”蹇宾安慰到。“但是,你能让所有人都认为我和你在一起只是喜欢你这个人吗?满朝文武一定觉得,我就是运气好救了他们的八仙子,还试图沾染仙气。”小齐继续说到。“小齐,你居然这么看待你我,小齐和本王生分了,本王一直觉得小齐和本王没有隔阂,现在居然。。。。”说着蹇宾开始头晕,试图要从马背上摔下来。“王上,臣从来不这样认为。”说着小齐跳上蹇宾的马,将蹇宾抱在怀中,“桓桓,这里风大,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只是想更配的上你,我不怕世俗的眼光,但是我担心你会。。。”小齐紧紧的将蹇宾拥在怀中,“好了,小齐,你不用说了,去了边界别太拼命,我只是担心你,你要安全的回来,就是本王对你的要求。什么配不配的,以后不许再说这么生分的话了。”说着蹇宾向小齐的怀中靠了靠,小齐以为他还不舒服就没有再说什么,小齐这样抱着蹇宾呆了很久,直到蹇宾稍微好点才回到了自己的马上,看着蹇宾骑着马进了城,“我的王,此生小齐唯桓命适从。”小齐心中所想。

     蹇宾进城的时候带上了小齐给自己的面具,不是他认为自己长的有多好看,而是为了避免麻烦,尤其从城门口进来,别真当自己是妖孽抓回去呢。“我是来天玑求学的,你们为什么不放我进去?”蹇宾听见了一个声音,看见一个年轻人背着行李架,穿着土布做的衣服,这不是天枢的仲堃仪吗,如果不是他最后弃孟章而去,孟章也不至于死的那么悲凉,如果论人品,自己着实不喜欢仲堃仪这样的,还是自己的小齐实在可爱,但是,论才华,仲堃仪真的不差,可以说与天璇的公孙钤不相上下,公孙钤是不可能为自己所用了,但是这个仲堃仪,既然跑到了天玑这里,那么本王收为己用也不是不可以。“你看着一脸穷酸相,莫不是流民,我们天玑不接受流民。”守卫城门的门卫说到。这些年由于天玑的繁荣昌盛,很多边界的流民选择流入天玑,但是天玑毕竟农耕为主,着实养不了这么多流民,因此蹇宾下令禁止流民大规模流入天玑,进出城门都需要官印。“这位兄弟,这是我从城外买回的小厮,这家伙笨手笨脚,还不快跟着我。”蹇宾看了一眼仲堃仪对门卫说到。门卫看蹇宾气度不凡,又有王宫的官印,想来应是宫中之人,就把仲堃仪放进来了。

     仲堃仪看着前面为自己解围,骑在马上的青年,气质高华,声音洪亮,如果不是面具遮脸,想必应该是一位气度不凡的公子,“谢谢公子为在下解围,在下仲堃仪,敢为公子高姓大名?”蹇宾从马上跳了下来,“我姓。。。。我姓齐,单名一个桓字。”蹇是天玑的国姓如果说了仲堃仪必定会猜到什么,如果说仲的话,那么巧合度有点太高,仲堃仪也不会相信。“原来是齐公子,敢问齐公子,天玑学宫怎么走?”“仲兄弟想来也不是本地人,为何来我天玑求学呢?”蹇宾边走边问道。“听闻天玑重视教育,仲某不才,希望能有所建树。”仲堃仪说到。“要说教育办的最好的是天枢,他们从立国开始就有学宫教育,而天玑也是近几年才有。”蹇宾问道。“在下只是觉得。。。觉得。。。”“好了,仲公子觉得不方便说,就罢了,前面左转就是,但是,天玑的学宫,农户出生的子弟是免费上学的,你一个外乡人如果没有地方官吏的举荐是进不了学宫的?”蹇宾看着对仲堃仪尴尬,想来毕竟是萍水相逢,仲堃仪也不可能把真是想法告诉自己。“那么在下敢情公子帮忙举荐?”说着仲堃仪向蹇宾行大礼。“仲兄弟,快快免礼,使不得,你我萍水相逢,相遇便是缘分,我陪仲兄弟去趟学宫便是了。”蹇宾看着仲堃仪说到。


蹇宾传奇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蹇宾将腰带解开,头发散开,又用冷水敷了敷脸,打算休息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对比前世,现在的自己明显成熟了不少,不再像上一世那样乱发脾气,不再像上一世那样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蹇宾将外衣脱掉,穿着里衣打算睡觉,听见门外有敲门声,他猜到了今天谁要过来了,如果今天自己不死,这个人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蹇宾开了门看见门外的水向风,端着一个碗,蹇宾浅浅的笑了笑,自己从母亲死后经历了各种暗杀,下毒也是有的,最亲近的朋友对自己下毒,对比上一世他要杀死自己,蹇宾已经无所谓了。“水哥哥,深夜来桓桓这里有什么事吗?”蹇宾想你们不都说我是公主吗?不是都说我是美人吗?我也利用一次资源,赌一把,水向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水向风听见“水哥哥”这三个字,呆住了,尤其蹇宾的小表情,像极了蹇安,而且本身蹇宾就美过蹇安,而且自称“桓桓”让他想到了他们小时候,自己也是这么称呼蹇宾的,后来叫“仲桓”然后就叫二公子,今天居然直接称呼蹇宾了,“我。。。我。。。今天是我莽撞,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更没有为天玑着想,我亲自给你做了一碗汤,桓桓你原谅我吗?”水向风向蹇宾递了一下碗,“水哥哥,快快请进,你亲自给我做的汤,我当然要喝了。”说着蹇宾将水向风拉了进来,并给他到了一杯水,水向风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转身倒水的蹇宾,侧面优美的颈部,含情脉脉的眼睛,还有着实想让人品尝的小嘴,水向风自从和蹇安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夜夜做梦,梦见的不是蹇安,而是蹇宾,他真希望那夜是蹇宾,“水哥哥,坐。”蹇宾拉着水向风坐在了自己旁边,蹇宾侧身端过那碗汤,水向风看见蹇宾里衣里面的大片风光,太美了,真是绝色倾城,水向风拉住了蹇宾的手,“桓桓,我们回到从前好吗,原谅我,我会对你好的,我们不要什么世子,不管什么天玑,你想去哪儿,水哥哥陪着你去,好吗?”水向风对蹇宾说到。“水哥哥,桓桓一直想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你为什么就不了解桓桓的心呢,在水哥哥心中,桓桓永远都是那个有钧天公主撑腰,欺负安安的坏人。”说着蹇宾开始掉眼泪。水向风见不得别人哭,尤其是这么美的一个人在他面前哭,“桓桓,以前是水哥哥不对,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水向风把蹇宾拉近怀里,蹇宾身体一僵,感觉格外的不舒服,“桓桓,给我好不好,我们原本就有婚约,今天就当我们的洞房花烛好吗?”说着向蹇宾的颈部吻去,蹇宾觉得自己都要吐出来了太恶心了,“那么水哥哥是不是应该和桓桓先喝交杯酒呢?”蹇宾说着也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向风拿起酒杯,蹇宾也拿起酒杯两人手臂相交,水向风先喝了,发现不对,“你。。。。你。。。”说着口吐鲜血看着蹇宾,“水向风,你当真以为我蹇宾是吃素的吗?我最恨的就是他人的背叛,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为了蹇安,居然敢打我,勾结天璇要下毒害我,我如果再原谅你,就对不起我自己。”蹇宾拿起水盆里面手巾擦拭着自己的脖子和手。“蹇宾,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真正的依靠我?为什么?”水向风继续吐血的问道。“呵呵,依靠你?你值得我依靠吗?我蹇宾这一生从母亲死后没依靠过任何一个人,我的所有都是我自己夺过来的?你放心的去吧,我会让毓埥好好照顾蹇安的,呵呵。”水向风看着这样的蹇宾,犹如罂粟一样笑的绚丽多彩,他忘了蹇宾本身就不是什么平凡的人,自己的父亲曾告诫自己,“二公子虽有公主惊天之貌,更有侯爷的摄人气魄。”自己终究是斗不过蹇宾的,不光自己还有蹇定蹇安。“蹇宾,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是喜欢你的,一直都喜欢。”说完水向风闭上了眼睛。“呵呵,喜欢我,喜欢我什么?”

      蹇宾打开房门在屋外开始吐,太恶心了,自己居然能干出这么恶心的事,不,去洗澡,一定要洗澡,这不是我要走的路线,蹇宾打算去打一盆水洗澡,看见了门口不远的小齐,他是看到了多少还是听到了多少,“你,你,”蹇宾有点不知所措。“我从屋外看到了影子,听到的不多。”小齐看着蹇宾说到。“你。。。和我回天玑之后,回山上去吧,你今天看清楚我是什么人了吧?我不是你心中想像和希望的人,我是天玑的世子,未来天玑的王,我的手上过去沾有鲜血,现在亲手毒死了人,未来还会有,小齐,这里不适合你,你应该回归山林的。”蹇宾和小齐说完,转身离开,他怕再看着小齐,回忍不住像上辈子一样让他留下,他对小齐永远无法像对其他人一样。小齐走到蹇宾身后,从后面抱住了蹇宾,“桓桓,我这么称呼你好吗?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当天玑的王,我就给你当大将军,为你保卫国家,你当天玑的世子,我就是你的侍卫,贴身护你安全,我是不会离开你的。”蹇宾顿时身体放松了,小齐居然不离开,蹇宾转过身,“小齐,你可想好了,以后再想离开怕是来不及了。”蹇宾轻轻皱着眉对小齐说到。“不后悔,我会守护你一辈子,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小齐坚定的说着。“太好了,小齐。”说着蹇宾抱起小齐转了个圈。小齐一脸的黑线,我一定要长高,一定要长高,一定要快些长大。“好了好了,但是我要和你说的是,只要有我齐之侃在你身边一天,你就不许再对别的男人用美人计,你用一次我惩罚你一次。”小齐坚定的说着。“那么小齐打算怎么惩罚我啊?”蹇宾开心的问道。“我想好了再说。”小齐在思考是不让他吃饭还是不让他睡觉呢。。。


蹇宾传奇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朝会上,启坤帝封天玑为天玑国,蹇宾为天玑国世子,并下御令到天玑,如有人敢违背就是抗旨;封裘振为正君(类似皇后),颁布圣旨南宿天玑联姻,天权瑶光联姻。“皇上,裘振是天璇的将军,是否要联姻,也得问过裘振的家人吧。”陵光对于自己得竹马要和自己分离十分不满,虽然瑶光不和南宿联姻,但是瑶光和天权联姻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还把自己得大将军给掠夺了。“这天下都是朕得,天下得男人也是朕得,朕已经修书给岳父了,让岳父参加朕得婚礼,陵光世子可以和裘老将军一起回国了。”陵光一听,启坤又要挟自己得意思,想想还是算了,但是这次出行对自己真没什么好处,真是便宜了跳大神得天玑。“皇上,臣谢恩。”慕容黎想着,和谁联姻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瑶光要强大,和这样混吃等死的在一起,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南宿那个毓埥一看就知道不好对付。“我说皇上,你挑美人嫁给我,为什么不把最美的嫁给我啊。”执明问道。“朕也没把最美的藏起来啊,慕容公子琴棋书画,天文地理,配世子还不够吗,妻子娶贤不娶妖。”启坤帝回答。“哼,那是因为皇帝陛下能力差,要是我是皇帝陛下,把天玑公主,天璇大菊花,还有陛下让我联姻的阿黎都娶回去。”执明说的开心,蹇宾真打算抄东西大人,陵光今天因为裘振的事,已经很不开心了,“你眼瘸啊,我这是富贵牡丹,你娶天玑的公主就算了,我大天璇不比你家差,你以为都像天玑穷的就剩跳大神了,连公主都出来外交了。”“你们都给我闭嘴,你们才公主呢,你们全家都是公主,就你们俩的战斗力,要不要比比剑法,没一个是我的对手。”蹇宾受不了了,自己的战斗力绝对是这几个王里面最高的,结果被他们说成公主。“都给朕闭嘴,说的好好的怎么抄起来了,南宿世子有何异议?”启坤赶快阻止了这场吵架。“臣没有异议。”毓埥的想法和慕容黎一样,和天玑联姻也不错,而且,天玑,蹇宾,你迟早有一天是我的。孟章看着这一幕一幕,觉得很好玩,天枢是穷,自己也没什么存在感,但是并阻止不了自己看热闹的好心情。

     “世子,才是今天朝会的赢家吧。”毓埥下了朝和蹇宾一起步行,“世子说笑了,我三弟今年才12岁,样貌出众,和世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蹇宾回答道。“我和你天玑联姻有什么好处?”毓埥问道。“那世子觉得我们天玑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世子呢?”蹇宾反问到。毓埥走到了蹇宾面前,贴近蹇宾的面颊说到,“你。”蹇宾不明所以的看相毓埥。“蹇宾,我念你和我一起从小长大,处处维护你,你为什么从小就和安安做对,你究竟和启坤帝说了什么?要把安安嫁到南宿那种蛮夷之地?你的心真的好狠。”说着走就蹇宾狠狠的扇了蹇宾一巴掌,蹇宾呆住了,水向风打算再打蹇宾的时候,毓埥狠狠的握住了水向风的手把他推到了一边,看着蹇宾被打肿的脸,蹇宾狠狠的看着水向风,这是无数次因为蹇安,水向风和自己做对,我蹇宾再原谅你,我就是傻子,“你没事吧。”毓伸手去看蹇宾的脸,“你给我住手。”小齐今天看蹇宾还没回来,平时没事总找自己不自在的水向风也不在了,觉得有些蹊跷,就出来寻找蹇宾,没想到,却看到毓埥打算摸蹇宾的脸,蹇宾也没有反抗,小齐不干了,小齐一直是把蹇宾当作自己的宝贝看待的,除了自己谁都不许动,小齐走到蹇宾的面前打掉了毓埥的手,把他挡在身后,把他和毓埥隔离开,看着蹇宾的脸,“你的脸怎么了?这是谁干的?”蹇宾看小齐来了,从愤怒中缓解过来,“小齐,没事了,不关毓埥世子的事,我们收拾东西回天玑吧。”“好的,不着急,我先带你去处理一下这肿胀的脸。”小齐心疼的看着蹇宾,扭头看着一边的水向风,狠狠的踹了他一脚。“你们一个两个都被他迷惑了,蹇宾你敢说你这次对安安没有一丝的私心吗?你敢说你完全是为了天玑吗?”水向风质问蹇宾。“你说的私心指得是什么?水向风,我一直视你为我最亲的知己,我天玑未来最合适的大司徒,但是你都做了什么?你让我对你还需要有什么样的私心,联姻之事已定,毓埥世子,愿意和我们一同回天玑迎娶三公子吗?”蹇宾问道。“能够陪伴世子一起回家,当然愿意。”毓埥看着蹇宾回答道。蹇宾和小齐一起离开了。

     “阿黎,收拾收拾东西,和我一起回天权,本世子可不和你回瑶光,那么穷的地方。”执明对慕容黎说到。“阿煦,劳烦你把这封信带给父亲,我和执明世子回天权了。”慕容黎对于这次钧天之行非常满意,一个炫富的世子,一个富的流油的国家,对自己好处太多了。执明看了看慕容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觉得特别好玩,哼,都想搞事,你们就搞吧,财,本世子有的是,要想败本世子的天权想都别想,别以为白美人得了很大的利,本世子发誓不把你收进后宫,妄作天权的王,哼!

     裘振看着哭哭啼啼的陵光,感觉头都大了,自己平白无故的成了平君,也没法陪着他回天璇,“早知道要牺牲你,我就应该同意瑶光和南宿的联姻,这下好了,和天权联姻不算,把你也从我身边抢走了。裘振,裘振。。”陵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了好了,世子,天璇这次是天玑以外第二赢家,你就别哭了。”裘振安慰道。“什么赢家?你都走了,瑶光也和天权联姻了,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呜呜。”陵光还是哭。“世子,现在钧天的平君都是出自天璇,那么咱们真正的后顿就是钧天,天玑获利很多,但是蹇宾和启坤只是表兄弟关系,但是,天璇却出了平君,陵光,你冷静冷静。”裘振接着安慰道。“本世子不冷静,凭什么他们都带个人回去,本世子还折个人,裘振,裘振,呜呜呜。”“什么带不带人的,世子,就瑶光公子那么有心计的,还有天玑那个公子带回去不如不带,世子,你冷静点,我父亲会来接世子的,世子回国后,一定要振作起来,世子以后需要什么,钧天能给世子,裘振定当全力以赴。”裘振心说我都说到这份了,你就别哭了。“我什么都不需要,裘振。。。裘振。。。”陵光继续哭,裘振也是真心头大了。


蹇宾传奇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蹇宾和众世子参见了启坤帝的登基大典,各国也敬献了贺礼,要说还是天权有钱,一车金银珠宝,一车玛瑙玉器,还有一车加不上名字的奇珍异宝,执明今天终于没有再穿一身貂,但是那一身的金光闪闪不比启坤帝的装备差;陵光依旧是紫色牡丹装,敬献了上等丝绸布匹;孟章换回绿色衣服,要说天枢还真是穷,敬献了学官仕子编纂的各类图书;慕容黎穿了一身粉色衣服,装也不象上辈子画的那么浓烈,敬献了一把玉器,执明那一车里面的随便一样都可以把这玉器比下去。毓埥穿的和往常一样,敬献的是一群上好的马匹。蹇宾昨天也没给启坤帝挑上礼物,不过,自己给启坤的礼物绝不比别人差,反而是最实际的。

    “莫澜,看见了吧,还是咱们有钱,回去和父王说,让他赶快发点银子给其他各国,本世子都看不下去了,你看那天玑国,拿了块破玉就算贺礼了?原来以为天枢穷,瑶光穷,看来这天玑也不富。”孟章和慕容黎心中想,你妹的,说天玑就算了,说我们天枢/瑶光干什么。“哼,天权确实有钱,但是我们天玑的礼物未必不如世子。”蹇宾看着执明说到。“你们天玑?呵呵,有什么啊?除了跳大神,就是跳大神,如果说国宝都是有一个,那就是你吧?蹇郡主?”执明说到。本来两个人就挨着很近,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但是一声蹇郡主却让其他几位世子都看向了这边。蹇宾心想,不能炸,不能炸,这是在钧天,不能丢人丢到别的地方。蹇宾狠狠的瞪了执明一眼,但是对面的毓埥却觉得别有风情,这样的老婆如果娶回家多好玩啊,自己一定把他训的服服帖帖。执明就喜欢逗这种傲娇玩,如果他去天权,天天和自己吵架,多有意思,都说天玑的二公子很聪慧,没准奏章都会看。

“陵光世子?你的贴身侍卫呢?朕曾今与裘小将军有一面之缘,今日怎么没有见他。”启坤帝问陵光。“这是皇帝的登基大典,只有世家公子可以参加,裘小将军只是我天璇的近侍,所以无法参加。”陵光不知道启坤帝什么时候见过裘振,只能冠冕堂皇的回答。“哦,朕给小将军备了一份礼物,请陵光世子代为转交。”宫人们把东西成给了陵光,陵光只能接受了。“南宿王的联姻请示,朕已经看了,南宿和瑶光的联姻,不知道毓埥世子和慕容公子有何异议?众爱卿又有何异议?”启坤问道。执明听的都快要睡着了,这些人都和他没有关系。“臣有异议,瑶光是我们天璇的番邦,他们联姻怎么着也应该争得我们的同意。”陵光说到。“那么陵光世子是有异议了?”“嗯。”“陵光世子希望怎么解决呢?”启坤问道。“嗯。。。嗯。。。,”没有了裘振,没有了丞相,14岁的陵光显得格外局促。“关于陵光世子的疑问,朕下去再商量,陵光世子别忘了把朕的礼物给裘小将军。”陵光被看的恶寒。

     蹇宾被启坤帝单独约见在启坤的寝宫了,“臣蹇宾见过皇上。”“表弟快快免礼,那日集市上想来是表弟和孟世子,没想到当真是这样,表弟和姑姑真是一模一样。”启坤帝开心的说到。“表哥,就别再取消表弟我了,表哥连夜叫臣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蹇宾问道。“表弟的心意朕懂了,朕会助你当上天玑侯,不只是天玑侯,还有未来的天玑王,有表弟在,朕的江山可以稳固。”启坤帝拿着天玑珏对蹇宾说到。“表哥明白表弟的心意就行,表哥,只要天玑侯是蹇宾,蹇宾承诺必为表哥守护疆土。”蹇宾跪着给启坤行礼,“表弟快快请起,你我都是自家人不比如此客气。”启坤帝将蹇宾扶起。“表弟对当前的局势有何分析,朕刚刚登基,有些事,朕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启坤和蹇宾坐在了餐桌前。“表哥,是喜欢那个裘小将军的对吧?”蹇宾问道。“表弟,怎么看出来的?”启坤到了杯茶喝着。“表哥今天一直再问那位小将军的一些事,难道表哥真当大家没有发现吗?”蹇宾也到了一杯茶喝道。“是,朕见得美人多了,除了姑姑能称得上美人其他人,均无法称得上,今日见了表弟,才发现原来还是有的。”“表哥,又取笑我了。”“但是,朕不喜欢美人,尤其是想你们这样如此好看的人,陵光,慕容黎,看着都不是省油的灯。”启坤看着蹇宾说到。“表哥,其实也想说我吧。”蹇宾笑了笑。“你,呵呵,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和姑姑都是外冷内热的人,看着比谁都冷,比谁都zuo,但是被你们喜欢上都人都很幸福,天玑侯就是这样被引诱的。”启坤说到。“但是,爱上我们的人,也注定被我们的爱所累。”蹇宾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前世的小齐。“嗯?”启坤反问了一声。“没什么表哥。”蹇宾淡淡说了一句。“表弟对于南宿和瑶光的联姻有什么看法。”启坤问道。“表哥,南宿和瑶光断不可联姻。南宿这些年来实力强盛,而毓埥世子本就又逐鹿中原的野心,慕容黎一个庶出非长子,却能参加皇上的登基大典,可见在瑶光的地位,两人均不能小觑,如果两国联姻,那么中原其他各国将永无宁日。”“那么表弟有什么办法?”启坤问道。“让瑶光和天权联姻,南宿和我天玑联姻。”蹇宾说到。“表弟,瑶光和天权?南宿和天玑?表哥怎么会把自己的表弟推向深渊。”启坤着急的看着蹇宾。“表哥,难道忘了蹇安,蹇安这些年不安分,如果未来我要争取世子,蹇安的下场并不会好,但是,我不想背负弑兄杀弟的名声,所以,他联姻南宿对他确实最好的归宿。”蹇宾说到。“那么天权和瑶光的联姻呢?”启坤不解的问道。“天权有天然的屏障,国内又国泰民安,拥有这样的资源,历任天权王都没有涿鹿中原的野心,屏障既给他们充当了保护的作用,同样也为他们开疆扩土增加了难度,所以天权的王们宁可守成也不冒进,现任的世子更是这个样子,瑶光可以借助天权给予自己物质资源,但是真正遇到大规模战争,天权和瑶光的地理位置并不能真正的保瑶光。”蹇宾大概分析了一下局势。“另外,表哥还可以利用这个卖陵光一个人情,我想陵光也应该知道拿什么答谢表哥。”蹇宾说到。“表弟的建议,容朕想想。”启坤帝抚额思考。“时辰不早了,表弟告退了。”蹇宾行礼离开。


蹇宾传奇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蹇宾夜里走出房间,去走廊里面赏月,自己今天看见许多故人,心情难免有些沉重,尤其是看到毓靖和慕容黎,其实想想陵光也不无辜,如果不是他灭了瑶光,也不至于搞出那么多事,其实,所有的人,除了小齐,都不无辜,都是带着目的和算计的,只不过,没有一个人属于真正的赢家。“公子,夜间赏月真是好雅兴。”毓靖看着蹇宾站在月光下,“嗯。”蹇宾看了看毓靖,觉得和他也没什么好聊的,就打算离开了。“是我打扰了公子赏月吗?”毓靖看着要离开的蹇宾问道。“没有,只是。。。你我初次见面,并非熟悉。。。”蹇宾思考的怎么回答。“就是因为不熟悉,公子才应该与在下慢慢熟悉起来,毕竟你我相逢就是缘分。”毓靖说的冠冕堂皇的,自己也没有拒绝的理由。“那么敢问公子名讳?”蹇宾扭头看了看毓靖,眉毛向上挑了一下,如玉的模样在月光下更显得格外出色,“南宿世子毓靖,如果没猜错,公子是天玑的人,但是具体是什么人在下就不知道了。”毓靖说道。“你怎么看出我是天玑的人?”蹇宾有一丝慌乱问道。“天玑尚白,而公子装的也是白色,公子气质不凡,又住在这家店里,必定是天玑来参加大典的宾客。”毓靖简单描述道。“哦,天玑蹇宾,你猜的没错。”蹇宾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蹇宾,蹇宾,母亲是钧天国的公主,启坤的表弟。”毓靖看着面前的蹇宾问道。“南宿看来很了解中原的这些事情啊。”反问道。“还算了解吧,毕竟当年倾国倾城的钧天公主下嫁天玑侯的事情是被传做佳话的,比如说,公主是在沐浴的时候被天玑侯看到,天玑侯被公主的美貌所吸引,而公主也被英俊潇洒的天玑侯所迷倒,然后天玑的二公子就诞生了。”前面蹇宾听得还算靠谱,但是最后一句话,蹇宾直接哭笑不得,说白了自己成了父母野合的结果。“天玑侯是奉命娶得公主,只不过,后来两人真的相爱了,我是他们婚后一年出生的,出生在天玑。”蹇宾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自己的出生。表情有点淡淡的不开心。“哈哈,我逗你呢,你怎么这么认真呢?你看你的眉毛都开始皱了。”毓靖觉得蹇宾的小表情太可爱了,伸手去抚摸蹇宾的眉宇,只听见一声,“喂,你干什么呢?”说是急那是快,小齐喊住了即将碰触到蹇宾的毓靖,走进毓靖挡在了蹇宾的前面。“小齐,毓靖世子和我闹着玩呢,没事。”蹇宾微笑的看着小齐。毓靖又看到了微笑的蹇宾,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烽火戏诸侯的典故了,真心值得。“世子夜色已晚,不打扰世子了。”说着蹇宾随着小齐离开了。

     “小齐很紧张我吗?毓靖他没有恶意的。”蹇宾看着小齐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我不喜欢他看眼神。”小齐有些愤愤的。“什么眼神啊?小齐就是太紧张了。”蹇宾拍了拍小齐的肩说道。“不是恶意,而是。。。仲桓,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他们都再抢你。”小齐捉住了蹇宾的手。“抢,我就在这里,抢什么啊。小齐,天色晚了,我们早些休息吧。”蹇宾慢慢放开了小齐的手,和小齐一起回房间了。小齐,你还太小了,本王不知道你对本王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本王愿意等。

     “裘振,你觉得今天店里的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我觉得都不是普通人,粉色的应该来自瑶光,难道是慕容黎,如果是慕容黎,那么真是冤家路窄。”陵光对裘振说道。“世子,不必担心,那慕容黎靠近不了世子的,有我在世子不必担心。”裘振说道。“你怎么这么傻啊,我当然不害怕了,要害怕也是慕容黎害怕了,毕竟他们是我们的属国,但是你看那慕容黎长得天姿国色的,听父王说,他们又与南宿联姻,到时候怕我们天璇一下应付两个国家有些吃力,而且天玑离我们又近,这些年富国强兵,比原来着实强大了不少。”陵光眼睛闪闪的看着裘振说道。“世子,在属下心中,世子最好看,与其担心联姻,我们可以让他们联姻不成,天玑更不成大碍,我们这次在天玑公子的回程路上设了埋伏,他有命来,但是未必有命回去,属下还和他们的人暗中有联系,请世子放心。”裘振安慰到陵光。“裘振,你办事我放心,我即位后必封你当大将军,让你为天璇守家护国”陵光开心的看着裘振。

   “ 阿煦,觉得今天这些人有问题吗?”慕容黎问道。“紫衣必是天璇世子,都说天璇世子喜欢穿带大花的衣服,想必穿的最花枝招展的就是陵光。”向煦说道。“哼,陵光,天璇,那么阿煦有没有看到我未来的夫君呢?”慕容黎问道。“阿黎,你说南宿公子也在这客栈?”“不光南宿的公子,还有天玑的公子也在。”慕容黎说道。“那么白衣的是蹇宾,剩下的那个就是南宿世子了吧。”向煦看着慕容黎说道。“阿煦为什么断定白衣的是蹇宾呢?”慕容黎拿起手中的萧开始擦拭。“天玑尚白,而且钧天公主的倾城国色,世上能找出唯二的并不容易。另一位,长相粗犷,一看就是边陲之地来的。”向煦简单的描述着。“蹇宾的容貌真是属上乘,真不知道天玑侯这么多年不立世子是出何目的,不过,陵光的目的是让我和毓靖联姻不成,那么我必须要使这次联姻成功。”慕容黎看着即灭的灯光说着。“阿离会有好办法的。”向煦看着眼前的慕容黎。


蹇宾传奇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水向风在外屋根本睡不着,12岁的还是孩子,但是对于一些人却不是孩子那么简单。水向风来这里的前几天,有一天夜里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看到了宛如仙子的蹇宾再向他招手,并且为他脱去了衣服,还亲吻他,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蹇宾,原来见到都是冷漠的,甚至有些暴躁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柔情似水的,他想着毕竟二人是有婚约的,大不了成亲好了。只是没有想到第二天躺在床上的确实蹇安,蹇安哭着看着他,他又看了看蹇安不着寸缕,身上全是痕迹,下身更是惨不忍睹,“安安,水哥哥这就回家和家父说明,明天就求侯爷赐婚,我会对你一辈子好的。”水向风看着这样的蹇安非常的心疼。“水哥哥,大哥,他失败了,蹇宾怕是抓住了大哥的把柄,水哥哥,我不能没有大哥,安安也不舍得离开水哥哥。”蹇安哭的稀里哗啦。“安安,不要怕,水哥哥保护你的。”

     水向风真的不知道当时怎么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蹇定和蹇安,决定取得蹇宾信任后,在到达钧天之后杀了蹇宾嫁祸给钧天,钧天必然会和天玑产生战争,这是蹇定再夺取侯位,并且还要自立为王。水向风对蹇宾是有感情的,毕竟在10岁之前都是他一直陪着蹇宾的,蹇宾在对一个人好的时候,真的是会把月亮都摘给他,记得他跟着蹇宾的时候,蹇宾从来不让他给自己行礼,两人总是表字相称,钧天的一些赏赐,蹇宾也总是把最好的留给自己,从蹇安出现这些都变了,自己看不惯年幼的蹇安被欺负,蹇安总能让自己看见蹇宾在欺负他,每次都那么的恰当好处,自己慢慢和蹇宾疏远,并为了蹇安多次和蹇宾做对。直到今天,看见蹇宾对这个叫小齐的山野村夫如此的好,他才发现曾几何时,蹇宾也这么对过他,只不过他从没有看到过而已。

     蹇宾今天又做梦了,梦到了上一世18岁的自己和19岁的水向风,那时候的水向风也是在他参加钧天朝大典的时候出现的,“仲桓,我已经识破蹇定的阴谋,他们的目标是侯爷不是你,你只要和我绕过这条道路,舍弃侯爷,就可以平安。”“水向风,没想到你居然背叛我,你真以为我会舍弃我父亲,没有留有后路吗?保护父亲的人都是表哥的人,我早就发现你和我去钧天的路上就和蹇定他们有勾结,这些都是你们暗通消息的罪证。”“侯爷,得罪了。”水向风挟制了天玑侯,蹇定挟制蹇宾了,天玑侯挣脱了水向风的挟制,一剑刺死了蹇定,水向风慌了,一剑刺向了天玑侯,这时候,水向风已被暗卫包围了,蹇宾看着蹇安过来,拿起旁边暗卫的弓箭射死了蹇安,“蹇宾,你好狠的心,你凭什么拥有一切,安安和这次事变没有任何关系,你居然要射死他”。说着,水向风要向蹇宾刺过来了。天玑侯转过身,用仅有的一口气刺死了水向风,“父亲,父亲。”蹇宾将自己的父亲抱在怀里。自己的父亲看着自己,笑了笑,“我喜欢看着你笑”蹇宾扯了扯嘴角。“你来接我了对吧,我知道你会原谅我的,我做到了对的承诺。”说着,天玑侯的手再伸向蹇宾脸的过程中落了下来,那一年,蹇宾继承了天玑侯,以牺牲自己的父亲,兄弟以及曾今认为好友为代价。

     小齐看蹇宾如此挣扎,头上全是汗水,自己去外面接了一盆水,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外面的水向风好不容易睡着,被出门的小齐吵醒了,看着给蹇宾擦着脸的小齐,感觉心中不是滋味。“为什么,为什么?小齐?小齐?”蹇宾梦中喊着。小齐将水盆放在一旁,向那几个做噩梦的夜里,将蹇宾抱在了怀里,睡下了,水向风不知道该去阻止,还是不该去,他心疼蹇宾会被吵醒。蹇宾在小齐温暖的怀抱,逐渐冷静了下来。“究竟你经历了什么,会如此的不安,仲桓,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水向风现在睡不着了,彻底睡不着了,小齐的那句更像是说给他听的,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他现在真的不忍心了,但是大公子怎么办?安安怎么办?还有他们一家的荣华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