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29-30章第一部完结

第二十九章

      各国使节陆续来到了天玑,蹇宾让水司徒将他们安排在了典客署,将毓埥和蹇安安排在原来蹇安住的府邸,并自己亲自去看了看,“安安,本王来看看你,这几年可好,本王很惦念你。”蹇宾看见站在池塘旁边的蹇安。“蹇宾,现在就你我,你不用对我假惺惺的,你把我扔到南宿,自己找个山里人,现在是向我炫耀吗?”蹇安对蹇宾说到。“安安,我们兄弟一定要这样吗?毓埥对你可好,都五年了,世子为什么不是出自你?”蹇宾更担心天玑和南宿的姻亲关系。“呵呵,蹇宾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毓埥喜欢谁你不知道吗?”蹇安看着蹇宾问道。“安安,本王一直觉得你很厉害,本王喜欢的,和喜欢本王的你都可以夺走,这次怎么不行了?连个世子都没有,你当年对付水向风那套怎么不管用了?”蹇宾看着蹇安问道。“蹇宾,你,你。。。。”蹇安又想把蹇宾推进池塘里,蹇宾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但是毓埥却看见了蹇安推蹇宾的一幕,快步走到了池塘边,将蹇宾拉了过来,护在身后,蹇宾有点感觉莫名其妙,“南宿王和正君住的可习惯”,蹇宾,又走到了两人面前,蹇宾这几年越发的英气,但是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和小巧的嘴巴还是没有变,毓埥看着就心动,“习惯,安安住的习惯本王就住的习惯,毕竟是安安从小长大的地方,安安还和本王说过这个池塘的故事。”毓埥对蹇宾说到。“安安,先回房休息吧,本王想你和南宿王一路走来也累了。”蹇安愤恨的看了一眼的蹇宾离开了。蹇宾和毓埥并排走在府中,“南宿王,现在有不少孩子了吧,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个出于我们天玑,本王想问南宿王至我天玑与何地?”蹇宾看蹇安离开,对毓埥说到。“呵呵,天玑王不了解自己胞弟是什么德行吗?他来南宿的时候曾经有过孩子,只不过本王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的。”毓埥对蹇宾说到。“为什么?你恨天玑还是恨本王?”蹇宾问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他和你当年的未婚夫水向风早有了夫妻之实,我没把他打包扔回你们天玑算是给你蹇宾面子。”毓埥继续说到。“你说什么?蹇安和水向风?不会的,蹇安只是喜欢抢我的东西,不会真的和水向风怎么样的?”蹇宾不信的摇了摇头说到。“蹇宾,你总认为你可以掌控许多事,但是好多事并不是你能计划的,尤其事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毓埥说完打算离开。“是本王对不住南宿王了,南宿王想要什么,只要本王可以做到,尽可能的满足的南宿王,我打算。。。”蹇宾没有说完,毓埥就吻上了他的嘴并强行抢开他的牙齿,想与他的舌头的共舞,蹇宾推开了毓埥,“南宿王?”蹇宾嘴有些红,脸更气的通红。“本王想要你,你能和本王走吗?即使不走,天玑王可愿给本王一个世子呢?”毓埥走进蹇宾说到。“毓埥,我这一生都不会和别人亲近的,我等了小齐五年,南宿王不是说我不懂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吗?除了小齐,我不需要懂任何人的感情。南宿王和正君如有其他需求,就差人告诉本王,本王再行安排。”说着蹇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蹇宾,你迟早有一天是本王的。

      蹇宾回到了王宫,听说孟章要见他,说实话,今天他是真不想再见什么人,见一个毓埥就够他累的了,他是真疲于应付孟章了,毕竟孟章能够将三大家族笼络在一起都听他的话,就是个厉害的主,今天自己想休息休息,明天自己就可以去接小齐,自己终于可以和小齐在一起了。“告诉天枢王,本王累了,让他待本王大婚完了再来吧。”蹇宾抚额对侍从说到。“王上,天枢王说今天一定要见到王上,现在就在门外。”侍从说到。“好了好了,请天枢王进来吧,本王不换衣服了。”孟章看见身着便衣的蹇宾,蹇宾果然是美人坯子,五年了还是一点变化也没有,应该说更好看了,“来人,给天枢王看座。天枢王深夜都不让本王休息,想必有重要的事要和本王说,不妨直说吧。”蹇宾看已经坐下来孟章,“放了本王的侧君。”孟章也单刀直入的说。“天枢王的侧君?本王怎么不知道在天玑啊?”蹇宾转动了转动好看的眼睛。“哼,天玑王的正君给天玑王的聘礼够多的了,不差本王的一个侧君吧?”孟章对蹇宾说到。“天枢王是说小齐啊,他给本王准备了什么聘礼本王还真不知道,不过本王卖天枢王这个人情,你的侧君你带回去,不过,其他的,本王着实不能答应。”蹇宾摇了摇头,自己确实困了。“其他的本王也不要了,就当送天玑王大婚的礼物了,城池丢了还可以夺回来,但是侧君却只有一个。”孟章起来打算离开。“什么是你送的礼物,那是小齐送本王的礼物,天枢王多注意身体,毕竟一个人要应付三个人着实不容易,况且。。。”蹇宾开心的说到。“蹇宾,你嘲笑我很高兴吗?”孟章火了。“孟章,你记得我曾和你说过什么吗?你与我天玑为敌的时候,想想值不值得,我送你的暗卫你全给杀了,这些人不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监视你的,你可以不信任我,但是你自己选择的路,难道还让别人同情你吗?”蹇宾对孟章说到,这一世慕容黎都扭转了自己的人生,为什么孟章不可以。“蹇宾,不是所有人都像执明那样出身在那么富足的天权,也不是所有的人可以像陵光即使他再怎么任性都有人爱,更没有人像你除了长的好看没有任何优点还有一个人全心全意对你,天枢虽然没有其他三国强大,但是本王也希望它壮大,所有本王只能联合三大家族,陵光可以选择公孙钤,我为什么不可以。”孟章对蹇宾说到。“孟章,我是真心希望你好的,不管你信不信,本王今天着实累了,天枢王没什么事,自便吧。”说着蹇宾走进了内室,孟章也离开王宫。

第三十章

      蹇宾穿了一身红白相间的精美华服,在城楼上迎接他的正君,小齐盔甲同样也点缀了红色,小齐的队伍在即将进入城门的时候,蹇宾下了城楼去迎接他的正君,“末将齐之侃拜见王上。”蹇宾走近将小齐扶起来了,“小齐,快快请起,此次你初次带兵就大获全胜,本王盛是高兴,今天是小齐和本王大婚的日子不需多礼。”小齐看着眼前的蹇宾,感觉自己离开的这些日子,仿佛隔了很久,自己很惦记蹇宾,怕蹇宾在自己的离开这几个月喜欢上别人,自己从12岁就跟着蹇宾,已经5年了,这5年来,自己一直陪在蹇宾身边,其实自己早就想和他成亲了,只不过,自己没有任何资本去迎娶蹇宾,而今天多年的夙愿终于达成了,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开心。

      天玑王成婚大典上,各国使节都到场了,庚辰看了看天玑王,这是他第一次见天玑王,“主子,我怎么觉得这蹇宾长的很熟悉?”慕容黎,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我想起了,天权王原来喜欢的是天玑王,不过天玑王太高冷了吧?”庚辰对慕容黎说着。“好了好了,我们看大典吧。”慕容黎制止住了说话的庚辰。“还是我的阿光好看,这天玑王一看就不是好撩的主,如此强势,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公孙钤想到。“蹇宾果然很厉害,不知会不会一辈子忠于钧天朝呢,也不知道他强大到一定程度会不会欺负王上呢。还有,旁边那个孔雀装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他好像是王上的正君,王上果然在我离开之后眼光都变差了。”裘振在看了看旁边的公孙钤心里想着。

       孟章看了看旁边的毓埥,自己微微笑了笑,“哼,蹇宾你以为你打了一手好牌,可惜。”毓埥看着大典的蹇宾,越看越想把他据为己有,齐之侃凭什么能拥有蹇宾这样的绝色佳人,毓埥表示格外的不服气,“蹇宾,本王会有一天让你和我重新拜堂的,待本王逐鹿中原之后,你就是本王的皇后。”

     夜晚,皇宫内,蹇宾和小齐都累了一天了,两人坐在床边,蹇宾给小齐除去铠甲,“本王,其实不想那么急的,但是想想,你回来怎么着也要给你举行庆典,那么本王就把自己送给小齐好了,不知道小齐喜不喜欢。”蹇宾看着小齐,并将小齐的铠甲已经全部脱掉了,突然小齐握住了蹇宾的手,“桓桓,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从我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娶做我的媳妇了,你知道吗,在山里的日子是我过的最开心的日子,后来,和你来到王宫,我就害怕,害怕你会和别人在一起。”小齐看着蹇宾说着。“小齐当真和本王生分了,还有,本王觉得小齐瘦了,本王还是喜欢有点肉的小齐。”蹇宾想给小齐脱掉里衣。“王上,还是由末将伺候王上更衣吧。”说着,小齐开始给蹇宾脱掉礼服,接着是里衣,蹇宾并不觉得扭捏,毕竟两人已经成亲了,当小齐看见蹇宾精美的胴体的时候,已经呆了,这绝对是上天赐予他的宝贝,“小齐的衣服居然都没有拖完,确将本王的衣服都脱了去,小齐居然欺负本王。”蹇宾开始撒娇。太美了,小齐说着亲上了蹇宾,将这具犹如艺术品的胴体抱起,将蹇宾放到了床上,将床幔放下,自己也将自己的里衣全部脱掉了,凑到蹇宾面前开始亲吻蹇宾的每一寸肌肤,“小齐,痒。”蹇宾试图躲开小齐这种亲吻。“桓桓,今晚世子会降临对吧。”说着向蹇宾的下身开始摸去。“小齐,想今天晚上就让世子降临是吗?本王也希望能有一个向小齐一样可爱的孩子。”说着蹇宾不再躲避小齐的亲吻。“桓桓,我希望世子和你要好看。”说着小齐慢慢进入到了蹇宾的身体,蹇宾主动吻上了小齐,“桓桓,我终于拥有你了,我会给你最好的,我会永远保护你,爱护你,还有我们的孩子。”说着,小齐一边亲吻蹇宾,一边辛勤的耕耘,他迫切喜欢能和蹇宾有自己的孩子。

一夜无眠。

                            

os:第一部就打算写到这里,本来打算第二部写俩人养娃打怪建立美好新天玑,但是由于年底太忙了,只能有脑洞才更新,所有未必有第二部,有了也未必更的快,所有,看到这里的亲们也可以当它完结吧。尽量出第二部。😄

 

 

 

 

 

 

 

   


蹇宾传奇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八章

      天枢同样也接到了天玑王大婚的消息,孟章对于自己的侧君被伏,决定亲自走一趟,从当年钧天一别已经有五年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王位稳固,只能选择向三大家族妥协,并且还委身于三大家族,只因自己是这几个王里面出身最差的,凭什么的执明和陵光可以过的如此舒坦,而自己过的却是如此光景,现在连蹇宾都可以获得真爱,为什么自己要过的这么辛苦。“王上,世子还小,臣打算代替王上去。”苏严对孟章说着。“正君,时候不早了,还是去歇息吧,崔侧君为国被伏,本王应该为了崔侧君做些什么。”孟章亲亲看了苏严一眼。苏严走近孟章,越走越近,将孟章逼到墙角,“王上,请为社稷考虑。”苏严在孟章耳边说起。“正君,世子已出于苏家,你还让本王怎么样?”孟章对苏严说到。“王上,就是不相信臣对王上的爱,崔信有什么好的,还是王上用崔信和沈越制衡苏家?”苏严继续对孟章说到。“正君,你难道要逆君吗?”孟章要挣脱苏严,苏严将孟章扛起来,“王上还是在床上最诚实,还有,崔信就算回来了,臣也不会让他天天缠着王上。”说着苏严将孟章扛到了倾宫。

      执明看着忙前忙后为天玑王大婚准备东西的慕容黎。“阿黎,将最好的东西带给白衣美人好了,省得让别人看轻了我们天权,还有新进宫的那批良家子,阿黎看着合适就留几个做宫人伺候好了,天天这么辛苦,看看你都瘦了。”说着,执明用手摸了摸慕容黎的脸,说完这些拉着世子和几个王子一起玩去了。慕容黎摇了摇头笑着看着执明离开,庚辰进来看着笑得很好看的慕容黎,“主子,王上那里来信,国内一切安好,这些年天璇并没有为难我们。”“当年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嫁给执明”。“主子,执明他并不爱你。”庚辰说到。“胡说什么?我们有了三个王子,而且宫中的任何人都没有王子,他不爱我爱谁呢。”慕容黎苦笑这说。“主子,难道没有发现,执明的后宫里面的人长的都差不多吗?而且几乎都是着白衣的。”“这次陪我去了天玑你就知道为什么了。”慕容黎对庚辰说到。呵呵,蹇宾,你过的还真是幸福,为什么所有的好,都让你得了去。慕容黎心里想到。

     远在南宿的蹇安收到了蹇宾大婚的消息,在内殿笑了好久,“哈哈,蹇宾你居然找了个山里人,什么将星转世,这都是你编的吧,毓埥,你的心上人终于要成亲了,哈哈哈。”毓埥来到内殿,看见疯笑的蹇安,“笑够了吗?笑够了和我一起去天玑”。毓埥面无表情的说到。“毓埥,你心上人要个山里人都不要你,你看看你后宫这些庸脂俗粉,都一个样子,还有那个世子长的还真像小时候的蹇宾,狐媚样子。”蹇安继续说到,“闹够了吗?蹇安,我看你是天玑的王子,对你礼让有加,你最好给我收敛点。”毓埥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现在说的他更火大。“心疼了,容不得我说蹇宾不好是吧?你知道他和你的宝贝世子一样的大的时候,我就把他推进水里,看着他差点淹死,结果水向风来了,我就自己跳进水里,我对他说,是蹇宾推我下去,结果自己掉下去的,我哭的特别伤心,蹇宾在水里待了很久,我看着他慢慢沉下去,没有人去救他,眼看他就要死了,结果来了一堆人,我父王亲自跳下去把他救上来,你知道我父王看蹇宾的眼神吗?为什么蹇宾那时候没有死?”毓埥实在听不进去了,“来人把正君给我看严了,不许他离开内殿一步。”毓埥说着离开。


蹇宾传奇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报,王上,边界传来捷报,齐侍卫攻退北边的天枢士兵,并与火将军南北夹击,共夺天枢五座城池。”蹇宾上朝不久,听见了这样的捷报,拍了一下桌子,“好,快快拟旨,封齐之侃为上将军,行统领都城禁卫之职。”蹇宾开心的说,文武大臣,“恭喜王上,恭喜齐将军。”“老臣昨日夜观星象,发现将星北移,齐将军乃将星转世,王上,可立齐将军为正君,护我天玑国运延绵。”大司命向蹇宾说到。“正君啊,可以本王还不想成亲。”蹇宾假装不是很同意,心想,不愧昨天去敲打了半天若木华,并承诺让他的儿子可以殿前行走,殿前行走无非都是盯着后宫,但是,这一世,自己已订下来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其他人就算走出花来,本王也不屑一顾,哼。“王上,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天玑国运考虑啊,请王上与齐将军早日完婚。”水司徒说到,其他大臣也附和到,“请王上与齐将军早日完婚。”“好,待齐将军回朝之日,本王便于他完婚。” 蹇宾微微笑了笑,感觉目的已经达成了,小齐,本王这一世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 齐侍卫,恭喜,不,应该是齐将军,王上封你为上将军了。”火将军对小齐说到。“没什么好恭喜的,多亏了火将军和众将士们,王上有什么封赏,都应该与众将士们分享。”小齐本来对这种封赏不走心,他在乎的只是蹇宾,他想回到他的身边,告诉他,自己可以配的上他,可以与他比肩,可以和他在一起。“齐将军,可是高兴傻了,王上封你做正君了,而且还说了,你回朝之日并与你完婚,难道齐将军要把王上拿来分享啊?”火将军逗小齐到。“将军,你说什么,王上,他居然。。。我和王上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太高兴了。”小齐开心的骑着马在营地了跑了好几圈。火将军摇了摇头,吩咐到:“准备班师回朝吧。将裳衣署运来的衣服,给齐将军送到帐内。”看来也是老夫离开的时候了,天玑由此神将,天佑我天玑。

     仲堃仪看见最近天玑王城内张灯结彩的,并问身边的二牛,“这几天城里好热闹啊。”“齐侍卫,不,齐将军和火将军配合夺下天枢五座城池,王上封他做了正君,说回朝之日变完婚。”二牛兴奋的说着。“看来王上等齐将军等的够急的,一回来就完婚?”仲堃仪讽刺的说到。“嘘,你是不知道齐将军和王上的关系,齐将军从王上是公子的时候就跟着王上,我怀疑,两人早就在一起了,王上迟迟不成亲,肯定是等齐将军有所建树的,要不然满朝文武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二牛悄悄和仲堃仪说到。仲堃仪听了这番言论,轻轻笑了一下,哼,一介武夫,即使入主了正君,难保他座的久,马上就要学期已满,仲堃仪对自己的才学以及样貌还是很有信心的,进宫当差是必然的,到时候自己天天陪在天玑王身边还怕没有机会,自己要的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各国在接到天玑王大婚的消息后,陵光最为淡定,早就看出来他和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有问题,“阿钤,你替本王走一趟吧,本王的身子现在也不宜出行,礼物你看着办,不用送最好的,蹇宾当年没本王早死在半路上了。”陵光扶了扶腰。“王上,要注意身体,世子也希望王上保重身体。王上,真的不去了吗,有可能看见钧天的正君啊?”公孙钤对陵光说到,“公孙钤,我和你说了多少次,我和裘振就是朋友知己关系,今晚你回你丞相府。”陵光扶着腰一步一步的往内室走,公孙钤看着陵光离开,走到陵光身边,将陵光抱起,“臣就算回去,也要让王上和臣一起回去。”公孙钤亲了亲陵光的包子脸抱着他进了内室。


蹇宾传奇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仲堃仪将蹇宾带到一家露天的摊位上,现在的仲堃仪毕竟是穷酸仕子,而蹇宾也并不介意,两人把酒畅谈,“齐兄是在宫中当差吗?”“仲兄为什么这么问呢?”蹇宾好奇的问。“齐兄能和学宫的掌事夫子说上话,想必是在宫中当差。”仲堃仪回答到。“也算吧,也不算是什么当差,就是可以进出王宫而已。”蹇宾喝了一杯酒回答到。“那么齐兄是否能经常见到天玑王呢?”仲堃仪问道。“你说天玑王啊?经常见到。”蹇宾吃了点东西回答道。“经常见到?”仲堃仪心想可以初入王宫又经常见到王上,不是侍卫就是男宠,不过看着他以面具遮脸,应该是侍卫吧,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齐侍卫的亲戚?“那么齐兄是否见过天玑王的近侍一位姓齐的呢?”仲堃仪继续问道。蹇宾一听仲堃仪打听小齐,脸色变了变,在蹇宾心中,世人可以讲他的八卦,毕竟他是天玑的王,但是说小齐他不容许,“那是家弟,仲兄打听家弟是又什么事吗?”“没有,只是很多人都提到了令弟,想来齐兄也在宫中任职,必然也认识。”仲堃仪看蹇宾脸色不是特别好也就没有多问,想必当哥哥的也知道自己弟弟和天玑王的宫闱传言吧。“时候不早了,仲兄我该回去,有缘再见。”蹇宾放下筷子打算离开,他是着实不愿意听什么八卦,而且仲堃仪这个人城府太深,这样打听这些事无非想走捷径,不过,他的才能确实也可以,不过如果这么容易就让他达到目的,就太容易了,自己可不是孟章。“齐兄,仲某还有一事望齐兄答应。”“如果是我能办到的,当然会答应仲兄的。”蹇宾笑了笑。“两次见齐兄均以面具示人,是齐兄觉得仲某不配阅齐兄之容,还是。。。”蹇宾缓缓的将面具打开了,心说,要不那个倒霉的传闻,自己怕被当妖孽抓起来,自己肯定不戴这玩意上街,好丑啊。仲堃仪看见面具缓缓的被摘下,顿时呆住了,他终于明白蹇宾为什么带着面具了,太好看了,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他不同于天璇王的那种好看,但是如果让他选择那种更好看,他会选择蹇宾这种,“仲兄,是齐某的样子吓到你了吗”。蹇宾笑了笑,仲堃仪被声音拉回来了现实,“没有,都说天玑王是八仙子下凡,但是让我看齐兄才是仙子,仲某唐突了。”仲堃仪回神回答到。“等你哪天看见天玑王,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告辞。”说着蹇宾将面具带上骑着马离开了。

      小齐已经在北边界守了快一个月呢,太奇怪了,这几天他依旧没事听听地面上传来的声音,应该这就在这几天。夜晚,“齐侍卫,天枢大军真的从北边攻过来了。”士兵对小齐说到。“大约多少兵马?”小齐问道。“回将军大约十万。”“天枢意在夺城,应是将所有兵马全部压倒了北边,火将军应从南边攻入天枢,让天枢腹背受敌,我现在就休书。”小齐对士兵说到。“齐侍卫,火将军就给这儿留了不到4万的兵,我们怎么迎敌啊?现在应该让火将军调兵到北边支援。”士兵提醒小齐。小齐笑了笑了,“没有必要,我已经安排人在天枢兵毕竟撒下了马丁,他们不会太快过来,你已将书信带给火将军。”小齐笑了笑,我等这个几乎等了五年,桓桓,我要拿下天枢的城池给你做聘礼。

      蹇宾收到了边界的战报,“王上,齐侍卫以四万兵力守护北边,现在天枢进攻的就是北边,王上要不要下令让火将军调兵去支援齐侍卫。”蹇宾看了看战报,笑了一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火将军和齐侍卫这么安排肯定有他们的想法,本王相信他们。”蹇宾对大臣说到。“水司徒,听说天枢这次领兵的是孟章的侧君崔将军?这位崔将军和三大世家的崔琳是什么关系?”蹇宾问道。“这位崔将军是崔琳的庶出子,因此,才让他成为了孟章的侧君,现在天枢的后宫有苏氏和崔氏,可谓最大的联姻利益团体。王上,即使看不上我们这些大家族的子侄,也可以从学宫选些良家子,现在钧天就我国还没有世子,王上请你为天玑的血脉考虑啊。”说着水司徒跪下了。接着一堆文武大臣也跪下了。“现在是讨论军情的时候,你们怎么又开始劝本王立君的事啊?本王。。。”说着蹇宾用手扶着头,看着事很难受的样子,“请王上保重龙体,为我天玑国运考虑。”水司徒继续说到。“好了好了,退朝吧,本王头疼。”蹇宾继续用手揉着头。“快给传医丞,另外,王上,天权已有三位王子了,王上应调理好身体,这样立君后,才能尽快为我天玑延绵国脉。”水司徒还补充了一句。蹇宾想这个人绝对事恨自己逼死他儿子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天天这么逼自己,还有,慕容黎怎么那么能生?


蹇宾传奇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蹇宾因为成亲的事,这几天很不开心,他有不敢写信给小齐说这些话,怕影响小齐的心情,如果小齐真为了这个拼命的话,受到伤害,自己是会伤心的,所以,蹇宾身着便装来到了他和小齐一起带过的山上,自己走进了那个小木屋,看了看东西还是收拾的一如既往的整洁,蹇宾躺在床上想休息休息,看见门口有一只鸽子,鸽子怎么会来这里?蹇宾皱了皱眉,走进鸽子,看见鸽子腿上绑有东西,蹇宾取了下来,打开看了看,“吾君,甚念,齐。”小齐为什么会寄书信到这里,难道他猜到我会来这里,蹇宾开心的在屋里找看看小齐还有什么东西留下。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桓桓,猜到你不开心会来这儿的,但是,我真的无法天天陪你在身边,我要学着让你依靠,这样我们才能站在一起,不是你在保护我,而是我保护你。齐。”蹇宾明白小齐所有的心意,他一心想给小齐最好的,但是,他却忘了小齐最想要的是什么,小齐,本王懂了,本王会等着你成为我可以依靠的男人。

      远在边外的小齐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担心蹇宾,他担心自己离开了,蹇宾会有危险,毕竟小齐从12岁开始跟着蹇宾保护他的安全,自己离开这么久了,没有他在身边蹇宾如果再遇到刺杀怎么办?还有,他更担心另一件事,按照钧天朝的惯例,15岁就应该成亲,蹇宾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朝里的大臣有时候当着自己的面都会劝蹇宾立正君,还有的说了,即使正君不立,也应该选几个良家子充实后宫,毕竟其他几国的王有点连世子都有了,而天玑的王连正君却没有,这岂不令其他几国笑话?他自私的不希望蹇宾去拥抱别人,更不喜欢蹇宾和其他有孩子,如果自己不出来寻找机会,呆在王宫的话,自己和蹇宾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递近,自己已经耽误了蹇宾5年,他不能再继续耽误蹇宾了。“齐侍卫,你快去看看南边天枢士兵有动静。”士兵对小齐说到。“快去告诉火将军,我先过去看看。”小齐对士兵说到。自己也上马前去南边看。小齐到了南边,发现南边并没有天枢的士兵,但是却发现旁边的生物都有抖动的迹象,难道是天枢士兵假借北边,实为南边?小齐回到军营,把这个现象告诉了火将军,火将军将拨了三分之一的士兵当北边,“齐将军,不是本将不相信你的推断,只是探子的信,以及这么多年老夫与天枢的交战,天枢的作战习惯,都不像是从北边来偷袭的。”“那么将军,我愿往北边随士兵把守,如遇天枢士兵好与之周旋,如果遇不到,三分之一的兵力也不会对将军的计划造成多大影响。”小齐对火将军说到。“好的,老夫就与齐侍卫兵分两路抵御天枢。”

     蹇宾夜晚带着小齐给他面具进城回宫,却看到了夜晚回来游街的仲堃仪,想想与仲堃仪打了个招呼,仲堃仪看到了蹇宾,“齐公子怎么晚了是去哪儿?”“哦,我刚出城办了些事,打算回家。”蹇宾对仲堃仪说到。“齐公子想来没有吃晚饭吧,那么仲某就请齐公子吃个饭,以答谢齐公子的引荐之恩。”仲堃仪邀请蹇宾。“哈哈,仲兄也太小气了,一顿饭就想答谢本。。。我啊,不过,我也饿了,那么就谢过仲兄了。”蹇宾笑了笑对仲堃仪说到。


蹇宾传奇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到了学宫,蹇宾将自己的令牌交给了学宫的仕子,仕子拿着令牌交给了学宫掌事夫子,夫子见到令牌,差人将蹇宾请到了学宫内厅。“老夫,见过王上,不知王上亲临有何旨意?”掌事夫子向蹇宾行大礼到。“老夫子,免礼。本王微服出巡,不用如此多礼,门外有一个仕子,本王见他气度不凡,望夫子破个利,按照农家子弟纳入学宫,此人未来必有所作为。”蹇宾对夫子说到。“王上推荐的人,必然是人中龙凤,但是老夫想见见这位仕子。”夫子说到。“可以,他就在门外,但是本王并没有告知他本王的身份,待本王和他告别后,夫子再请他进来。”蹇宾说到。“王上,难道不想看看他的学识吗?”夫子对蹇宾说到。“不用,本王相信自己的眼光,夫子见便是了。”说着蹇宾离开了内廷。“我已和夫子推荐,你对待其他仕子未来就说是边界农户之子特来求学就可以,我有些事先走了,有缘再见了。”蹇宾和仲堃仪告辞。“多谢齐公子举荐之恩,他日必将相报。”仲堃仪向蹇宾行礼。“仲公子多礼,不过,我记住仲公子这句话了,如果将来有需要,齐某必将要求仲公子报答的。”蹇宾向仲堃仪笑了笑。仲堃仪觉得如果不是面具遮脸,这位齐公子笑起来真是如沐春风。“齐某就此别过。”蹇宾上了马离开了。

      那日,见过仲堃仪之后,蹇宾回到王宫,继续天天处理政事,时不时的写信给小齐,小齐每每也有回信,虽然时间是长了些,但是这样联络还是不错的。但是,让蹇宾闹心的事也不少,尤其是他成亲这件事上,尤其前年孟章立世家大族苏严为正君,去年陵光重聘纳没落世家后代公孙钤为正君,朝里就各种沸沸扬扬了,什么王上都20了,再不成婚,天玑会被各国笑话的,蹇宾曾向满朝文武提过小齐的事,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山里人,没背景没学识,只知舞刀弄剑,如果封个侍君(正君——侧君——侍君——良家子)还可以勉强接受,正君当然是应该留给为国效力或者能为国带来利益的人吧,在蹇宾心中,小齐是无可取代的,侍君,说白了就说不能和本王一起见各国来使的位置,说的再白点,就是小妾,况且,自己除了小齐,其他人根本不想和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再立别的正君。这些都是蹇宾烦恼的,小齐那天说的没错,如果他再不有所建树,他俩像其他国家王与君在一起的样子是不可能的,所以要不要安排国师编写段子,自己都成仙子了,上一世小齐不是将星吗?这一世仙子配将星不是很好吗?蹇宾开始思考。

      仲堃仪来到了学宫,自己在这里说实话真是上上人才,因为天玑原来并不是很注重教育,学宫的夫子对他也是格外关注。因为都是农户出生,仲堃仪在天玑的学宫也没有像上一世在天枢的学宫受到各种排挤,和各位仕子相处也是很好的。闲来无事,也和旁人一起聊个闲天,“二牛,你爹为什么送你来学宫啊,在家种地不是挺好的吗?”旁边的四虎问道。“别叫我二牛,我现在也是有学名的。”二牛不满的说到。“好好好,牛远,说说你家地那么多,怎么你爹就送你来这儿了。”二虎继续问道。“我爹听说,咱们王是八仙子转世,想着家里就我长的清秀,就送来了,想着未来进宫封个侍君之类的,家里祖坟就冒烟了。”二牛说到。“哈哈哈哈,你爹做梦吧,咱们王能看上你?就你这土包子样子。”四虎继续说到。“我土包子,齐侍位也是山里人,要不是他机缘巧合救了王上,王上也不会如此看重。”二牛不服的说到。“齐侍位?你们说的那位齐侍位叫什么名字啊?”仲堃仪听见齐这个字问道。“叫什么齐什么侃的?咱们王上可宝贝齐侍位呢,走哪儿都带哪儿,每年学宫开学,见到王上必见到齐侍位。”四虎说到。“三个字,哦”仲堃仪想应该就是同姓而已。“四虎,说说你怎么来了学宫了,你也不是爱读书的人啊”二牛问到。“我爹说了,现在天玑能国泰民安,都是因为我们的王,王既然需要我们读书,我们就读好了,而且当时传言王上长的可好看呢,所以就为了能看看呗。”“王上很好看吗?我住在边界,没有这不多传言。”仲堃仪说到。“边界也应该有这些说法啊,王上当年即位的时候,这传说传的是沸沸扬扬的,当时我觉得有点不相信,但是,开学的时候,见过王上,那真是。。。”四虎说到。“不堪入目吗?”仲堃仪说到。“什么不堪入目,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都说天权的正君天璇的王上是当世难得的美人,我就觉得说这话的人,没见过我们的王上,我李虎发誓,这辈子也要保护我们天玑的美人王上不受伤害。”仲堃仪越听越觉得不靠谱,他曾游历各国,见过天璇王陵光,陵光是那种绚丽多彩的美,如果真的比陵光还要美,为什么自己游历各国没有听说过,慕容黎的名倒是听说过,只是没有见过。“好了好了,四虎,就你还想保护王上,王上的身手不差。”二牛说到。“我不久想像一下啊,咱们谁能有齐侍位的运气,这辈子都能陪在美人王上身边。“二仪,你怎么就来求学了。”仲堃仪对于这个称呼真是很无语,但是既然可以和大家拉近关系,也就无所谓了,“我家农耕破产了,家父出于无奈,让我出来求学了。”仲堃仪简单的说到,其实在他的心中,之所以选择天玑是因为天玑才有他崛起机会,天枢学宫制度最为完善,但是有三大家族把持朝政,正君苏严也是当代的奇仕,自己去天枢绝对会淹没在重多仕子当中;天璇是这几个国家中国势最为强大的,王上陵光更是出类拔萃,而且正君公孙钤势当世第一大奇才,对内推行内政改革,对外馋食各国边界领土;天权虽然躲在玉照山外,但是国富民强,听说在天权路上走一圈都可以捡到金子,虽然王上执明不管内政外交,但是有正君慕容黎管理,天权阻止了天璇对自己国家瑶光的馋食,作为对执明的回报,慕容黎只会更加卖力的给执明管理国家;只有天玑这个国家,全民迷信,一个八仙子的理论都可以控制民意,而且天玑没有任何能人志士,天玑王即使再励精图治能力也是有限的,所以来天玑才可以出人投地,而且天玑尚未立正君,不管这个天玑王是八仙子也好,还是铁拐李也好,只要有助于他逆袭的都可以无所谓。


蹇宾传奇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蹇宾将小齐送到了城门外,“小齐,我已经飞鸽传书了火将军,说你即日便到,这是我亲笔书信,到时候你交给火将军。”蹇宾对小齐说到,小齐并没有穿盔甲,毕竟不是随军出行,为了不引人注意只好穿了便装。“桓桓,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先去试探试探军情,真正要领兵打仗,也要先有点小功劳才好。”小齐对蹇宾说到。“小齐,本王不希望你上战场,你只要呆在本王身边陪着本王就行了,本王担心。。。”蹇宾不开心的说到。“桓桓,我要配的上你,天权王娶了瑶光的王子,南宿王有娶了你胞弟,天枢王和大世家联姻,就连那个顶着两朵大牡丹的天璇王都和他的副相在一起了,如果我在没什么建树,和你在一起,你不得让人笑话啊。”小齐越说越小声。“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他们都是出于目的的联姻,只有我们是彼此真正相爱,这些能比吗?”蹇宾安慰到。“但是,你能让所有人都认为我和你在一起只是喜欢你这个人吗?满朝文武一定觉得,我就是运气好救了他们的八仙子,还试图沾染仙气。”小齐继续说到。“小齐,你居然这么看待你我,小齐和本王生分了,本王一直觉得小齐和本王没有隔阂,现在居然。。。。”说着蹇宾开始头晕,试图要从马背上摔下来。“王上,臣从来不这样认为。”说着小齐跳上蹇宾的马,将蹇宾抱在怀中,“桓桓,这里风大,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只是想更配的上你,我不怕世俗的眼光,但是我担心你会。。。”小齐紧紧的将蹇宾拥在怀中,“好了,小齐,你不用说了,去了边界别太拼命,我只是担心你,你要安全的回来,就是本王对你的要求。什么配不配的,以后不许再说这么生分的话了。”说着蹇宾向小齐的怀中靠了靠,小齐以为他还不舒服就没有再说什么,小齐这样抱着蹇宾呆了很久,直到蹇宾稍微好点才回到了自己的马上,看着蹇宾骑着马进了城,“我的王,此生小齐唯桓命适从。”小齐心中所想。

     蹇宾进城的时候带上了小齐给自己的面具,不是他认为自己长的有多好看,而是为了避免麻烦,尤其从城门口进来,别真当自己是妖孽抓回去呢。“我是来天玑求学的,你们为什么不放我进去?”蹇宾听见了一个声音,看见一个年轻人背着行李架,穿着土布做的衣服,这不是天枢的仲堃仪吗,如果不是他最后弃孟章而去,孟章也不至于死的那么悲凉,如果论人品,自己着实不喜欢仲堃仪这样的,还是自己的小齐实在可爱,但是,论才华,仲堃仪真的不差,可以说与天璇的公孙钤不相上下,公孙钤是不可能为自己所用了,但是这个仲堃仪,既然跑到了天玑这里,那么本王收为己用也不是不可以。“你看着一脸穷酸相,莫不是流民,我们天玑不接受流民。”守卫城门的门卫说到。这些年由于天玑的繁荣昌盛,很多边界的流民选择流入天玑,但是天玑毕竟农耕为主,着实养不了这么多流民,因此蹇宾下令禁止流民大规模流入天玑,进出城门都需要官印。“这位兄弟,这是我从城外买回的小厮,这家伙笨手笨脚,还不快跟着我。”蹇宾看了一眼仲堃仪对门卫说到。门卫看蹇宾气度不凡,又有王宫的官印,想来应是宫中之人,就把仲堃仪放进来了。

     仲堃仪看着前面为自己解围,骑在马上的青年,气质高华,声音洪亮,如果不是面具遮脸,想必应该是一位气度不凡的公子,“谢谢公子为在下解围,在下仲堃仪,敢为公子高姓大名?”蹇宾从马上跳了下来,“我姓。。。。我姓齐,单名一个桓字。”蹇是天玑的国姓如果说了仲堃仪必定会猜到什么,如果说仲的话,那么巧合度有点太高,仲堃仪也不会相信。“原来是齐公子,敢问齐公子,天玑学宫怎么走?”“仲兄弟想来也不是本地人,为何来我天玑求学呢?”蹇宾边走边问道。“听闻天玑重视教育,仲某不才,希望能有所建树。”仲堃仪说到。“要说教育办的最好的是天枢,他们从立国开始就有学宫教育,而天玑也是近几年才有。”蹇宾问道。“在下只是觉得。。。觉得。。。”“好了,仲公子觉得不方便说,就罢了,前面左转就是,但是,天玑的学宫,农户出生的子弟是免费上学的,你一个外乡人如果没有地方官吏的举荐是进不了学宫的?”蹇宾看着对仲堃仪尴尬,想来毕竟是萍水相逢,仲堃仪也不可能把真是想法告诉自己。“那么在下敢情公子帮忙举荐?”说着仲堃仪向蹇宾行大礼。“仲兄弟,快快免礼,使不得,你我萍水相逢,相遇便是缘分,我陪仲兄弟去趟学宫便是了。”蹇宾看着仲堃仪说到。


蹇宾传奇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三年后,蹇宾继任天玑国国王。

      在那三年里,小齐因为自己的推荐,跟着大司马去军中任职了,毓埥也将蹇安带到南宿,蹇宾继任天玑王之后的两年里,自己接到了孟章关于兴建学宫的方法,在天玑大肆兴建学宫,从各国招揽名师来教导这些天玑的栋梁,因为天玑重农耕,因此提出许多惠农政策,农户的孩子,可以免费在学宫学习,优先做官的权利;为了不再使过去的覆辙重蹈,许多商业收归国有,大商户的孩子如果入学宫学习,需缴纳全额学费,并且缴纳高额赋税。为了预防天灾造成的灭国危险,蹇宾想办法开辟工商阶层的养国渠道,兴办工商业,尤其小手工业,矿产业,冶炼业等等,尤其冶炼业,天玑出品的各类兵器还是很有销量的,毕竟有小齐做顾问。

       要说谁做事最不靠谱,那就是大司命若木华,蹇宾只是暗示他自己代表的就是天意,让他以后少利用天意给自己添堵,结果他彻底给蹇宾搞出个个人崇拜来。民间流传的段子是这样的,蹇宾是玉皇大帝的第八个儿子,是七位仙女的弟弟,因此外表俊美,被誉为是天玑最好看的人,如果有比天玑王还好看的人出现,此人必定为妖孽。八仙子是因为要给天玑子民降幅,所有投胎于天玑国,本来这事对于不迷信的国家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天玑这种皆迷信的国家来说,这就是真的,还有就是只要天玑一下雨,外面就传言他们的王肯定身体不舍,只要天气一刮风,肯定是他们的王又发脾气,如果哪天遇到个什么天灾的话,那就是传言出了乱臣贼子,一堆人要围在门口保护他们的八仙子,最搞笑的是见过蹇宾的人不多,却流传来各式各样蹇宾的画像,许多老百姓买回去悬挂祈福,这些蹇宾都忍了,毕竟造不成大的困扰,而且说明老百姓爱戴他,他也就不在乎把他画的丑丑的那些画像了,但是他不能忍的是,又一次他微服私访,有人举报他是妖孽,因为他长的比他们的王好看,最后还被带到来廷尉那里,无奈最后自己出示了代表天玑王的令牌才回了皇宫,为此他好好的斥责了若木华,但是事以至此,除了继续让老百姓相信,自己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想想哪天陵光和慕容离来了,被抓起来就挺开心的。

    “王上,我有礼物送给你。”一天,小齐从军营中回来。“礼物,小齐居然有礼物送给本王,本王很开心。”蹇宾从来没想到小齐回送礼物给他。“王上现在都不敢出宫了,我特地给王上用纯银打造了一副面具,可以遮住王上的半张脸,这样大街上的老百姓也不会再举报王上了。”小齐将面具递给了蹇宾。“小齐,也觉得本王应该带着这玩意上街吗?”蹇宾很不情愿的接过来那个丑丑的面具,不是小齐做工不好,而是这样带上很难看。小齐看见蹇宾嘴都掘起来了,怎么这么好看,你快带上吧,省得出去让别人惦记了,小齐心里想着。“王上,也不长出去,王上就暂时忍耐忍耐吧。”蹇宾收起来面具,想想反正自己出去也不了几天,拿着就拿着吧。“小齐,今年有17岁了吧?”蹇宾问道。“是啊,王上,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啊?”小齐问道。“是啊,小齐都长大了,本王也该嫁给小齐了。”说着蹇宾笑着看着小齐。“王上,我知道大臣们会反对的,因为我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山里人,但是我会向他们证明,我是最适合王上的。”小齐坚定的回答到。“那么小齐会怎么证明呢?”蹇宾问道。“王上,我想和火将军去边界看看,最近天枢不是很安定。”小齐回答到。“小齐有把握吗?自孟章立苏严为正君以后,天枢的朝政多为苏瀚把持,这几年多有进犯我天玑。”蹇宾问道。“王上,只是历练学习,臣有把握。”小齐对蹇宾坚定的说到。“小齐,对我都生分了,都不叫我桓桓了。”蹇宾挑了一下眉毛对小齐说到。“桓桓,我怎么会和你生分,对于我,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了。”小齐怕蹇宾生气说到。“好了好了,还是很小时候一样不禁逗,本王和你闹着玩呢。小齐想什么时候去?”蹇宾问道。“打算过几天就去,过几天学宫的学生又要开学了,王上肯定忙着不会去送臣了,只会去迎接那些仕子。”小齐撇撇嘴说到。“小齐,在本王心中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了,他们是国之栋梁,你是我的全部。”蹇宾将小齐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的心脏出。“桓桓,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小齐将蹇宾的手握在手中。


蹇宾传奇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蹇宾一行回到天玑,毓埥属于借道回南宿,顺便把天玑的公子娶会回家,当毓埥看见得知水向风死了疯疯癫癫蹇安,顿时觉得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啊,要娶这么个东西回家,“蹇宾,你算计的真好,为了你的世子之位把安安都搭进去了。”蹇定看着因为水向风死了哭的稀里哗啦的蹇安对蹇宾说到。蹇宾现在觉得特别尴尬他就应该先让毓埥住进典客署,而不是让他看自家这场闹剧。“我算计?那么大哥和天璇勾结要置我于死地,这笔账怎么算?我明天就去见父王,到时候你和水司徒,朝会上见。”说着蹇宾没有搭理拦着他去路的蹇定蹇安,离开了。

    “世子当真是算计的好,让我娶你胞弟回去,我这还没成亲了,就绿了?”毓埥对蹇宾说到。“谁知道他和水向风是真爱啊,我一直以为他就是气我和我抢东西,世子,我会和我父王说,以蹇安病重不适合嫁到南宿去,回绝了,我过几年从宗室挑一个良家子嫁给世子,算是给世子赔不是。”蹇宾是真没想到蹇安能为了水向风成这样,毓埥这一世和自己无愁无恨的,犯不着就这么把人给得罪了。“宗室的良家子?呵呵,世子太小看毓某了,你三弟我娶了,我要让你蹇宾记住你欠我这个天大的人情。”毓埥说完离开了。“毓埥,毓埥,你再考虑考虑,我可以给你选好几个。”蹇宾打算叫住要离开的毓埥,无奈毓埥离开了。“蹇宾,蹇安能把你的伴读抢去那么多年并非省油的灯,你把他嫁给我,是你最大的失策,我要让你蹇宾有一天眼里只有我。”毓埥离开时想到。

     蹇宾回来第一件事去了大司命家,说实话由于上一世,蹇宾是真想现在就杀了若木华,但是想想他的计划,还是先忍了吧。“世子夜晚来见老臣,老臣受宠若惊啊。”若木华说到。“大司命不必多礼,本世子这次出使均天得了几个消息,不知道大司命想不想听?”蹇宾问道。“世子,老臣不知道世子得到了什么消息,但是老臣对天玑绝对是忠心耿耿。”若木华不知道蹇宾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表表忠心了。“大司命,不用着急,本世子得到的东西未必是真的,也是想让大司命验证验证而已。”说着把一些书信递给了若木华。“世子,老臣,老臣,当真是冤枉啊,这都是大司徒他串掇老臣一起谋害世子的,世子你饶了老臣吧,老臣将会唯世子之命是从。”若木华跪下求蹇宾。“大司命,你我本无仇,你要的就是荣华富贵,本世子可以给你,但是,你今后必须听我的,明天朝堂上知道怎么说了吧。”蹇宾狠狠的看着若木华。“老臣知道。”若木华不敢抬头看蹇宾。“还有,本世子知道你通天意,那么天意都让大司命通了去,还要父王和本世子做什么啊?”蹇宾问道。“王上和世子都是天神转世,臣等肉眼凡胎,没能认出,老臣有罪,老臣有罪。”若木华向蹇宾磕头到。“大司命,明白就好了,天神转世,哈哈,本世子喜欢。”说着蹇宾离开了。他只是把水向风和天璇暗中通信的书信给若木华看了看,他就如此的反应,书信中涉及最多的还是蹇定和天璇的勾结,其实大司命和大司徒在这里面涉及的都很少,大司徒是忠于蹇定的,而大司命无疑是想要点荣华富贵而已,谁是谁非谁又说的清呢。

     第二天朝会,蹇宾身着一身带有飞凤还巢的金色华服,他笃定了天玑王对自己母亲的深情,他在均天听见过各式各样父亲和母亲见面的场景,都说当时自己母亲穿的是镶有凤凰花纹的纱衣,均天以金色为尊,那么母亲的正装绝对是金色,所以他早已飞鸽传书让亲信准备了这套衣服,今天蹇定不死,那么即使他做到了天玑王的位置也不会安定。“父王,您一定要为儿臣做主啊。”蹇宾一上朝就跪下了。天玑王看见这样的蹇宾呆住了,太像了,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连月和自己成亲的时候穿的就是和这件类似的衣服,“连月。”蹇正轻轻喊了一声,当蹇宾抬头的时候,他还是清醒过来了。“世子从均天回来,立了大功,谁敢欺负世子?本王绝不轻饶。”“父王,水司徒之子,屡次暗杀儿臣,儿臣如不是有齐侍卫和毓埥世子一路保护,早就见不到父王了。”说着蹇宾开始伤心的哭。“世子,快快起来,详细说与本王。”“世子说犬子屡次暗杀世子,可有何证据?”水司徒对蹇宾说到。“这些是水向风与天璇刺客暗中通信的书信,其中还有大哥与陵光联手打算加害父王的书信,请父王过目。”说着侍臣将书信成交给力蹇正,蹇正看了看书信,其中有蹇定,水向风谋害蹇宾和自己的证据,蹇正将书信扔到一边,“蹇宾,父王就问你一句话,你告诉父王,这些书信哪儿得到的?你说出来,父王就相信你。”蹇正回忆当年他与均天公主的话,“正哥,你说啊,她说的不是真的,蹇安不是你的孩子,不是的,你说我就信你,你说啊。”“是陵光交给儿臣的。”蹇宾实话实说。在毓埥和小齐告诉他,水向风要杀死他的时候,他之前已经见过陵光,“蹇宾,本世子不讨厌你,但是你不令我喜欢,但是你让裘镇离开了天璇,本世子谢谢你,作为人情,这些东西送给你,希望我们有朝一日可以真正的成为对手。”陵光对蹇宾说到。“世子不怕我天玑追究贵国的屡次暗杀的责任吗?”蹇宾看着那些书信对陵光说到。“追究?这些都是本世子的个人行为,就算真追究,就是本世子一个人的事,和天璇有关系吗?况且,本世子相信你我都是同类人,不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没有对手的。”蹇宾想,谁和你这个骚包大牡丹同类呢,我走的是高贵冷艳路线,哼。“父王,天璇世子就算是白痴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信件交给蹇宾的,这些书信根本就是伪造的。”蹇定对满朝大臣说到。“伪造,这里所有的书信都带有天璇的朱雀图案,你说是伪造的?蹇定,你连为父都要杀吗?还有,你的笔记即使没人看的出来,为父能看不出来吗?来人把大公子给我打入大牢。”蹇正说到。“父王怕是无法将儿臣打入大牢吧?”蹇正身边的侍卫已经拿刀架着他了,“呵呵,蹇定,你知道本王为什么不喜欢你吗?”蹇正问道。“因为你喜欢那个贱人,包括那个贱人给你生的儿子,我母亲和你本为少年夫妻,你为了那个贱人,逼死我的母亲。”蹇定说出了这么多年想说而又不敢说的话,“你母亲是先王让我娶的,我为了当年能成为天玑侯才娶的你的母亲,我从娶他那天就没有爱过他。我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母亲,而是因为你太自以为是,太蠢了,你连安安都可以利用,你还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呢?蹇定。”蹇正没有丝毫畏惧。“我利用安安,是他自己愚蠢,是他自己嫉妒蹇宾,你们都以为安安单纯善良,呵呵,我告诉你,蹇正,你这辈子注定不会得到那个贱人的原谅,因为蹇宾也会陪着你一起死。哈哈。”蹇定大笑了几声。“你说什么?为什么?”蹇正开始慌乱。“大哥说的是天璇秘制的毒药对吧?我既然敢说我见到了陵光,那毒也就可以解了,蹇定,你看看你身后和前方。”蹇定被包围了,原来架着蹇正的侍位也转向了蹇定,“哈哈,罢了罢了,臣者王侯,败者寇。”说着蹇定自刎了。“以侯爵之礼后葬大公子。”蹇正看了看朝下,“其他人,本王概不追究,本王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蹇宾传奇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蹇宾将腰带解开,头发散开,又用冷水敷了敷脸,打算休息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对比前世,现在的自己明显成熟了不少,不再像上一世那样乱发脾气,不再像上一世那样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蹇宾将外衣脱掉,穿着里衣打算睡觉,听见门外有敲门声,他猜到了今天谁要过来了,如果今天自己不死,这个人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蹇宾开了门看见门外的水向风,端着一个碗,蹇宾浅浅的笑了笑,自己从母亲死后经历了各种暗杀,下毒也是有的,最亲近的朋友对自己下毒,对比上一世他要杀死自己,蹇宾已经无所谓了。“水哥哥,深夜来桓桓这里有什么事吗?”蹇宾想你们不都说我是公主吗?不是都说我是美人吗?我也利用一次资源,赌一把,水向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水向风听见“水哥哥”这三个字,呆住了,尤其蹇宾的小表情,像极了蹇安,而且本身蹇宾就美过蹇安,而且自称“桓桓”让他想到了他们小时候,自己也是这么称呼蹇宾的,后来叫“仲桓”然后就叫二公子,今天居然直接称呼蹇宾了,“我。。。我。。。今天是我莽撞,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更没有为天玑着想,我亲自给你做了一碗汤,桓桓你原谅我吗?”水向风向蹇宾递了一下碗,“水哥哥,快快请进,你亲自给我做的汤,我当然要喝了。”说着蹇宾将水向风拉了进来,并给他到了一杯水,水向风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转身倒水的蹇宾,侧面优美的颈部,含情脉脉的眼睛,还有着实想让人品尝的小嘴,水向风自从和蹇安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夜夜做梦,梦见的不是蹇安,而是蹇宾,他真希望那夜是蹇宾,“水哥哥,坐。”蹇宾拉着水向风坐在了自己旁边,蹇宾侧身端过那碗汤,水向风看见蹇宾里衣里面的大片风光,太美了,真是绝色倾城,水向风拉住了蹇宾的手,“桓桓,我们回到从前好吗,原谅我,我会对你好的,我们不要什么世子,不管什么天玑,你想去哪儿,水哥哥陪着你去,好吗?”水向风对蹇宾说到。“水哥哥,桓桓一直想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你为什么就不了解桓桓的心呢,在水哥哥心中,桓桓永远都是那个有钧天公主撑腰,欺负安安的坏人。”说着蹇宾开始掉眼泪。水向风见不得别人哭,尤其是这么美的一个人在他面前哭,“桓桓,以前是水哥哥不对,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水向风把蹇宾拉近怀里,蹇宾身体一僵,感觉格外的不舒服,“桓桓,给我好不好,我们原本就有婚约,今天就当我们的洞房花烛好吗?”说着向蹇宾的颈部吻去,蹇宾觉得自己都要吐出来了太恶心了,“那么水哥哥是不是应该和桓桓先喝交杯酒呢?”蹇宾说着也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向风拿起酒杯,蹇宾也拿起酒杯两人手臂相交,水向风先喝了,发现不对,“你。。。。你。。。”说着口吐鲜血看着蹇宾,“水向风,你当真以为我蹇宾是吃素的吗?我最恨的就是他人的背叛,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为了蹇安,居然敢打我,勾结天璇要下毒害我,我如果再原谅你,就对不起我自己。”蹇宾拿起水盆里面手巾擦拭着自己的脖子和手。“蹇宾,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真正的依靠我?为什么?”水向风继续吐血的问道。“呵呵,依靠你?你值得我依靠吗?我蹇宾这一生从母亲死后没依靠过任何一个人,我的所有都是我自己夺过来的?你放心的去吧,我会让毓埥好好照顾蹇安的,呵呵。”水向风看着这样的蹇宾,犹如罂粟一样笑的绚丽多彩,他忘了蹇宾本身就不是什么平凡的人,自己的父亲曾告诫自己,“二公子虽有公主惊天之貌,更有侯爷的摄人气魄。”自己终究是斗不过蹇宾的,不光自己还有蹇定蹇安。“蹇宾,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是喜欢你的,一直都喜欢。”说完水向风闭上了眼睛。“呵呵,喜欢我,喜欢我什么?”

      蹇宾打开房门在屋外开始吐,太恶心了,自己居然能干出这么恶心的事,不,去洗澡,一定要洗澡,这不是我要走的路线,蹇宾打算去打一盆水洗澡,看见了门口不远的小齐,他是看到了多少还是听到了多少,“你,你,”蹇宾有点不知所措。“我从屋外看到了影子,听到的不多。”小齐看着蹇宾说到。“你。。。和我回天玑之后,回山上去吧,你今天看清楚我是什么人了吧?我不是你心中想像和希望的人,我是天玑的世子,未来天玑的王,我的手上过去沾有鲜血,现在亲手毒死了人,未来还会有,小齐,这里不适合你,你应该回归山林的。”蹇宾和小齐说完,转身离开,他怕再看着小齐,回忍不住像上辈子一样让他留下,他对小齐永远无法像对其他人一样。小齐走到蹇宾身后,从后面抱住了蹇宾,“桓桓,我这么称呼你好吗?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当天玑的王,我就给你当大将军,为你保卫国家,你当天玑的世子,我就是你的侍卫,贴身护你安全,我是不会离开你的。”蹇宾顿时身体放松了,小齐居然不离开,蹇宾转过身,“小齐,你可想好了,以后再想离开怕是来不及了。”蹇宾轻轻皱着眉对小齐说到。“不后悔,我会守护你一辈子,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小齐坚定的说着。“太好了,小齐。”说着蹇宾抱起小齐转了个圈。小齐一脸的黑线,我一定要长高,一定要长高,一定要快些长大。“好了好了,但是我要和你说的是,只要有我齐之侃在你身边一天,你就不许再对别的男人用美人计,你用一次我惩罚你一次。”小齐坚定的说着。“那么小齐打算怎么惩罚我啊?”蹇宾开心的问道。“我想好了再说。”小齐在思考是不让他吃饭还是不让他睡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