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楼成)二选一

第三章

     明台这几年在北平伪装,在北平分行进进出出,当他看见方家二少爷的脸的时候,他屏住了呼吸,他不敢说话,他甚至不敢走进确认,直到有一天看到方行长桌子上面的全家福,他除了震惊就是震惊,“阿诚哥。。。”明台对着背影曾今想发出这样喊声,但是他不敢,这个少年只有二十几岁,不是阿诚哥,明台出任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已经好几个月了,但是他尽量避免与方孟韦见面,因为他害怕,怕不是阿诚哥,也更因为他的愧疚,希望阿诚哥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过,他随后发现这个方少爷可不简单,好多工作方式像极了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大哥,与其说像他的大哥,不如像阿诚哥,明台不是没想过阿诚哥没有死,即使没有死,也不可能年轻这么多,而且方家小少爷从来没有离开方家怎么解释?明台不去想,所以选择逃避。

     “大哥,你怎么到北平了。”明台回到了自己家中,看见来北平的明楼,现在的明楼对比几年前,瘦的有点脱像,而且斑白的两鬓,更显得老成持重,“你不知道我来北平就任经济司司长吗?别说你的消息就这么点,还和当年一样的笨,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明台也不和他对话,只是想如果大哥就任经济司司长,那么他和方家小少爷见面的机会就很多了,那么大哥见到了方家小少爷会怎样,明台不想让这样一个无辜的人卷入他们的世界,如果上辈子阿诚哥保护着自己,那么阿诚哥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就换他来保护他吧,让阿诚哥继续当他无忧无虑的小少爷,“你怎么了?今天看见我怎么和见了鬼似的,真不知道你在北平怎么过的。”明楼吐槽着明台。“大哥,来了住哪儿啊?你知道我现在姓崔。。。”“我知道你不想和我住一起,我也不想和你住一起,我自己定了酒店,明天经济司开完会,再说吧。对了,明台,你的表情很奇怪,你在北平是不是遇到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明楼无疑的试探着,不会这小子又整什么幺蛾子吧。“没。。。没什么。。。”明台轻漂着明楼,心里想,不会大哥看出了什么吧,大哥刚来北平第一天,不会这么巧遇到“阿诚哥”的。“那就好,你好自为之。”

     明楼从明台那里离开,走在北平的街道上,北平的天气要比上海冷很多,看着前面一个少年领着一个小女孩,为那个小女孩围着围巾,随手递上了一个冰糖葫芦,在上海,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吃,那个少年就是小了十岁的明诚,他仿佛看到了在巴黎,两人走在街道上,他将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明诚围上,然后两人并排走着。也许人真的老了,往往就会看到一些以前的事,来到北平,自己越来越感到阿诚在自己身边,难道阿诚是怪自己这么久都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陪着他的灵魂回巴黎,他要提醒自己吗?阿诚啊,再等等大哥,大哥一定回到我们的家园,大哥只是还想看着这个国家建立起来。

    “小哥,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大叔看着我们。”木兰仿佛看到了不远处明楼的眼光,当孟韦回头再看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了,想想时间也很晚了,自己倒是不怕,但是木兰是个女孩子,还是赶快送木兰回家吧。

    明楼回到了酒店,将围巾解下,收拾自己的箱子,看着箱子里面全家福,他将全家福打开,里面藏着一张明诚在巴黎的照片,他一直是走哪儿带到哪儿,即使这是来北平也带着他,他让他的阿诚离着自己近点,自己现在瘦了,他穿着他的衣服,感觉他就在他的身边从未离开。

     孟韦回到了方家,看见父亲并没有睡,他便打了个招呼,“明天从上海新来的经济司司长就要到来,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毕竟该见见一些人了,你大哥我是指望不上能接这个行长的位置了,但是孟韦你,是父亲的希望寄托,未来父亲退了。。。”“爸爸,我从来不为了方家的产业,我只是想能帮这个家分担些什么,您要再说这些有的没得,我就申请去法国留学。。。”明诚重生之后非常在乎亲情,他珍惜现有的一切,而不是方家的财产,他终究是想要回到巴黎的,哪怕只是他自己。。。


评论

热度(44)

  1. 沫陌的秋天枫之思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