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五)失恋和虐狗 微污

(五)失恋和虐狗

      谭小飞万万没想到张学军真能把10万块钱凑齐,当谭小飞见到张学军,闷三,灯罩的时候,他就想难道人与人都是按照颜值交友的吗,想想老家伙的朋友,什么凌叔,黄叔,李叔,曲叔,都是一茬子人帅手美低音炮,张晓波在这样的环境下长的如此水灵,着实不容易。但是,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那个灯罩,居然有把他的车刨了一大片漆,这次歇了,老家伙绝对要爆,这么贵的车,这么难找的车。。。


谭小飞:(看向六爷)本来喷个漆就解决的,现在整个车算是废了,六爷,您说按您的规矩了,这事怎么了?

六爷:(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按照老北京茬架的规矩,你能带多少人,带多少,了到算,就在颐和园那野湖。

谭小飞:成,如果您赢了,这事就这么着了,如果您输了,您永远也见不到晓波了。(看似愤恨的看了一眼六爷)。

谭小飞走进车里,看见副驾驶位上的张晓波,说着将车启动,决定回家好好和老家伙谈一谈。

张晓波:你不会真要和我爸茬架吧?你根本不在乎钱,你家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要难为他,为什么要和他茬架?

谭小飞:张晓波,我tmd怎么就爱上你这么个木头,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吗?

张晓波:那你还答应张学军?你明知道他没办法?我们小老百姓和你们土豪没法比,你们随随便便买辆车,随随便便就要和人打架?

谭小飞:喂?你看到了是谁和谁打架?我爸说对了,你果然就是个小痞子!

张晓波:你说谁小痞子呢?你那个所谓的妈就是什么好人吗?难道他当时和你爸在一起不是图你们家的钱吗?你妈比你爸小不少吧?

“啪”谭小飞狠狠的抽了张晓波一巴掌。

谭小飞:张晓波我告诉你,我妈家里书香门第,他在没认识我爸之前就是医院最有前途的外科医生,他图我爸钱?当年我爸追他的时候,被我外公打出家门,他跪在我妈家门口整整三天,最后我妈宁可离家出走也要和我爸在一起,之后才有了我,我妈绝对不是你想像那样,他和我爸是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恩爱的父母。

      谭小飞有史以来说了这么多话,张晓波愣住了,他一直觉得是赵启平插足谭宗明的家庭,要不然谭小飞的性格也不可能这么冷,如果是有爸有妈的正常家庭,一定是阳光可爱的,而且他觉得赵启平要比谭宗明小不止十岁,所以他盲目的猜测。。。张晓波自己开了车门下了车,他茫然发现谭小飞居然没有拉他,难道他真的放弃了。。。

 

启平(躺在谭宗明的腿上吃着葡萄,谭宗明看着报纸):老谭,老谭,你说儿子能搞定未来岳父吗?

老谭:不能

启平:为什么啊?儿子这次是动了真情了,你居然这么打击儿子积极性。(赵启平用头趁了趁谭宗明的大腿)

老谭:咱儿子是动了真情,但是那个孩子未必多爱咱儿子,你没看昨天他看的眼神,鄙视更多。(手摸向赵启平的手,拿走赵启平手中的葡萄)

启平:你胡说什么啊?咱们家庭特殊,人家孩子第一天来,还不让人吃惊一下啊,他对我鄙视什么啊?我这么阳光灿烂,比你们父子俩都性格好,我这么英俊潇洒。。。(赵启平没有说完,谭宗明低头将嘴里的葡萄喂进赵启平的嘴里,二人即进缠绵。)

老谭:平平,你的好只有我能看见,他们看见的都不是最好的你,(老谭悄悄参向启平耳朵)平平,我好久没听见你叫我Daddy了(说着添了一下赵启平的耳朵,暧昧的看着他)

启平:(看着他这辈子认定的人)Daddy,我想吃冰棒,daddy,让我吃好不好?(说着揭开谭宗明的睡衣裤,将小明宗纳入口中。)

老谭:平平,daddy给你吃,让你吃饱。

      两人在客厅腻歪的时候,谭小飞进来了,看见他们在沙发上,赵启平头埋的位置,顿时火了,我tmd失恋了,你们还要虐待我,还要虐我只单身狗!说着将客厅的椅子踹了一脚,上楼了。这时谭宗明直接解决在了赵启平的嘴里,顿时心疼了。

老谭:平平,快吐出来,有没有受伤?

启平:(嘴角依然有些白色痕迹,跨坐在谭宗明身上,搂着谭宗明的脖子,悄悄在他耳边并添了一下)daddy,你太快了。谭宗明直接抱起赵启平走进了屋里,不能再客厅上演限制级内容,貌似今天儿子不高兴。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