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谭赵/飞波 假如谭小飞是谭宗明的儿子 第八章 亲家

(八)亲家

    张晓波那天从谭小飞家回来,就闷闷不乐,他不知道怎么和张学军说,尤其说他的儿媳妇将会是个男人,想想都说不出口,但是,想想谭宗明最后的话,他和赵启平下个星期就要会上海了,临走打算见一见自己的父亲,自己也觉得双方不见面有些不合适,自己都大言不惭的说追谭小飞了,总不能就此放弃吧。

晓波:爸,我想和你说件事。。。。

六爷:这要你别在跑出去给我惹事,什么事,说!

晓波:爸,我喜欢一个人,但是。。。

六爷:但是什么?你觉得咱家穷,配不上他们家?

晓波:这是一方面,而且,我也比他大,而且还没读过书。。。。

六爷:这叫什么理由?大点还不好啊,我就比你妈,大一点懂得疼媳妇,没读过书,怎么了,六爷我照样是这老北京顶天立地的爷们。。。

晓波:不是的爸,总之就是差距很大。。。。

六爷:你从哪儿认识的姑娘?胡同里的可没你说的这样的?还是在酒吧认识的不三不四的?

晓波:不是,爸,什么酒吧啊。。。。

六爷:那是什么???张晓波??你不会被什么富婆包了吧?咱老张家还没有卖身呢???

晓波:爸,你想哪儿去里,我都说了我比他大,哪来的富婆啊,是。。。。是。。。。

六爷:是什么?难道是富家女?就算是富家女,如果他们家同意我没意见,我张学军有手有脚,不会给你老丈人添堵的,能见见,不能见少见,但是,咱们家是娶绝不是倒插门,这事必须听我的。

晓波: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六爷:他们家不同意吗?还是你把人家女孩儿。。。。

晓波:爸,你别瞎想了,不是什么富家女,是谭小飞,他们你也知道,很有钱。

六爷:(呆住了)很有钱?是很有钱?但是。。。。。。你说了半天,怎么不说他是男人?我早就觉得你这二椅子样。。。张晓波,这事你想也别想,老子还等着抱孙子呢,你趁早给我断了,他们家有钱没钱我不管,就他是个男的我就不同意。

晓波:爸,我们是真心相爱,他们家都很支持的,爸,我和小飞在一起也不会不孝顺你的,而且,孩子不是问题?

六爷:不是问题,你让你爸的脸往哪儿放?到时候,全胡同都知道我六爷的儿子当兔爷???

晓波:爸,你为什么不能像小飞他们家一样支持我呢,我们打算一起去加拿大读书,我继续学音乐?

六爷:张晓波?你不会是看上小飞家钱了吧?我就不相信,他们家完全支持?他们难道不想抱孙子?

晓波:爸,小飞的父母下周就要回上海了,你和他们见见面吧?

六爷:面是要见的,我是要告诉他们,你们不是不对的,而且也告诉他们这世界有钱也办不到很多事?你这几天老老实实呆着!读书,这事,你想读就读,但是和那小子跑了我不容许!!!

晓波:爸,我想吃肯德基。。。。。

六爷:。。。。。

 

     谭宗明陪赵启平逛完北京,被谭小飞告知带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回来,谭宗明没少吐槽谭小飞吃垃圾食品这事,但是,这几天看儿子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没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适当奖励奖励也是好事。

老谭:平平,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请我吃饭,吃的是什么吗?

启平:不记得了。。。

老谭:真不记得了?是谁红这脸说:学长,肯德基可以吗?

启平:你不要脸,我那时候刚到医院实习,还没有毕业,也不是谁天天请我吃饭,我又。。。。

老谭:好了好了,那时候平平和现在一样可爱,今天我们一起进去吃肯德基好吗,重温一下,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场景。

启平:老谭,你的车放哪?这车也太扎眼了吧?

老谭:有什么的呢?我的恩佐都让人划了,我就不信这辆也被人划了,下车,我的王子。

谭宗明找了停车位把他的星空顶劳斯莱斯停好。

 

      六爷和闷三来给张晓波买全家桶:

闷三:六哥,这事你也别着急,不就是见个土财主吗?我叫几个弟兄给你撑撑场面。

六爷:撑什么场面,又不是打架,就是见见面,让他们放弃,别总缠着晓波了。。。(六爷服了钱,领起了外带全家桶)

六爷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谭宗明和赵启平,谭宗明拿纸巾轻轻搽干净赵启平嘴角的番茄酱,并将另一根薯条沾好了喂到赵启平嘴里。。。

闷三:六哥,看什么呢?。。。哦,这种事,现在常有。

六爷:什么常有?

闷三:富豪女人玩腻了,该包养男人了呗?你看那个年纪轻点的,不必咱家晓波差,怎么那个大头,有点像。。。那次那个。。。叫什么来着。。。。

六爷:行了,三儿,人家没准兄弟俩呢。

六爷打算和闷三离开,看着谭宗明和赵启平先于一步走到门口,谭宗明给赵启平打开门,并给赵启平陇了拢围巾,并亲了赵启平的脸狭一下,这时候六爷囧了,赵启平也看到了旁边还有人,推了谭宗明一下,拉着谭宗明就走,谭宗明看了张学军一样,也随着赵启平走了。。

闷三:(揣着袖子)呸,不要脸。。。

六爷:三儿,行了,人家也没违法乱纪,和咱们没关系。

闷三:六哥,你看还兄弟呢,你看看那个大头,开的那车,(看见谭宗明和赵启平走进车里),不必上次晓波划的那辆便宜,所以,六哥,这男人不能太好看了,晓波就没长出咱们那豪劲儿来。。。。

六爷:行了,三儿,人家没准就是夫妻呢?行了,咱们别仇富了。。。。走吧。。。(说着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启平:谭宗明,我再一次警告你,在外面,你给我收敛点!!!

老谭:我没亲你的嘴就不错了。。。

启平:你给我严肃点。。。。

老谭:平平,回上海,我们黄浦江上看星星好不好?

启平:不好,你少给我转移话题。

老谭:(打开车的星空按钮,吻上赵启平的嘴)喜欢吗?

启平:喜欢,但是。。。(话还没说完,沉浸在老谭的吻计之下)

老谭:平平,全天下,我只在乎过我们父母的看法,其他人,都不重要,我们经历那么多才在一起,即使,我们结婚了,我也希望你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外人面前。

启平:老谭。。。。那你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亲我啊。。。。他们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老谭:那是我家平平太美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回到家里,看着吃着方便面的谭小飞,

老谭:儿子,全家桶。。。。

小飞:(看都不看一眼)后天,颐和园,后面一个冰湖,晓波的父亲和你们见面。

老谭:奇了怪了,我谭宗明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还没人敢约我在冰湖上谈事呢。

小飞:爸,爹,晓波他爸不同意,你们也知道他爸是干什么的?

老谭:干什么?我连你姥爷那种腐儒都不怕,害怕一个过了期的老炮儿,好了,你睡去吧。。。

小飞:爸,爹。。。。

老谭:谭小飞,你给我记住了,这个世界除了你爹和你,是我怕过的,其他人,我谭宗明都不会害怕,上楼睡觉!

小飞:爸,爹。。。。

启平:小飞,听你爸的话,你还不相信我和你爸吗?

小飞走向了楼梯,赵启平走向谭宗明握住了谭宗明的手。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