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三章)

第三章

      少年把将要晕倒的蹇宾带到了蹇定他们吃饭对面的酒楼里, “公子,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少年问道,并给蹇宾到了一杯水,蹇宾看了看身边的少年,像是小齐,但是又不敢确定,“你是谁?”恢复里惯有的蹇氏戒备。少年看了看这个人明明这么好看,但是看脾气不大好,“我啊,我姓齐,叫齐之侃,是个山里铸剑师,要不是我,你刚才差点被那几个歹人欺负了”少年说的眉飞色舞,蹇宾呆呆的看着他,是他的小齐,是他的小齐,本王有多久没有见过小齐这样的笑容了,“谢谢”蹇宾拿起小齐倒给他的水喝了起来,小齐觉得这个人好奇怪啊,刚才看着那么戒备,但是现在确有点深情,甚至眼中还有光。。。“公子,看你像是富贵人家,相貌有如此的不凡,集市人杂,公子以后出入这些地方还是多加小心,适当做下伪装,尤其这头发。。。”小齐平时在山里,除了和他爹说说话,也没什么人,今天算是见了世面了,救了这么个大美人,“小齐觉得本。。。,我的头发怎么梳起来好看呢?”蹇宾微微笑着看着小齐,笑了笑了,小齐抓了抓头上的辫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了,不逗你,既然你是山里的铸剑师,平时一定也不常出来,你看着城中风景可好,物产可丰富,我家中缺一家丁,你可愿意随我去。”蹇宾诚恳的看着小齐说着。“城里虽好,但是并不是我的家,家中还有老父,父母在不远游,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说着打算拿起剑离开,其实小齐离开是怕他会忍不住答应,他发誓绝对不是因为他好看,而是他的说话的语气真的不忍拒绝,但是城里虽好,确不是他的家,齐父曾告诫他,天下纷争,但不是他们这些老百姓可以参与的,这位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自己跟着他不知是福是祸,况且自己的父亲怎么办?蹇宾看他拒绝了,心里非常的失落,小齐看来真的是为了父命,其实小齐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小齐对自己只是忠诚,天玑王换成谁,他都会忠诚,看来还是要成为天玑王,才能让小齐继续跟着自己。。。小齐还是回头了,看着桌子对面那种变幻莫测的俊脸,就说不能回头了,他的眉毛怎么皱起来了,他为什么会有如此苦涩的表情,他都经历了什么?“公子,我不知你什么身份,但是可以推断你出生必定不凡,我将这把贴身匕首送与你,你拿他防身吧,这把匕首是我父亲用山里最好的矿石铸造的,我今后也会成为像他一样的铸剑师铸造最好的剑,请问公子怎么称呼”蹇宾拿过来小齐递过来的匕首,“谢谢,你叫我仲桓吧,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的,这是我贴身的玉佩,就算感谢小齐的救命之恩,如果有机会我们再见吧。”说着蹇宾将母亲送与他的贴身玉佩送给了小齐,并将匕首接了过来,蹇宾明白,这时候小齐才12岁,很多事小齐还不明白不理解,距离上一世第一次遇到小齐还有四年,他可以等他的小齐长大。“仲桓,如果有缘我们再见。”拿着蹇宾给的玉佩离开了,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蹇定三人看见了对面楼里的蹇宾和小齐的所作所为,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是确看到了蹇宾不为人知的很多表情,是什么时候他和蹇宾有了芥蒂,是母亲临终前的告诫,还是钧天朝屡次赏赐各种奇珍异宝,他恨蹇宾是嫡子,拥有了太多的先天资源,他现在18岁了,父亲还没有册封世子,那就说明他有机会,那么他不在乎和蹇宾斗一斗,他拥有大司徒支持,拥有父亲的亲历栽培;但是蹇宾拥有的确仍然在他上风,钧天公主的陪嫁,以及大司马的支持,拥有了大司马的支持就相当于拥有了天玑的兵权,他曾拜会过大司马,希望可以得到他的支持,大司马没有见他,只叫人传了一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公子还是谨慎吧。蹇定不服,什么当局者旁观者,无非就是嫡子的位置而已,只是再看见蹇宾,他忽然想,是否还能有一天像对蹇安一样的对他,给他买他爱吃的,陪着他逛集市。

      同在楼上的水向风也看到了楼下的一幕,他看见蹇宾将那个玉佩送给了那个少年,那个山里人,他怎么配得上蹇宾的玉佩。“水哥哥,我娘说了,这是钧天朝稀有的玉石做出的玉佩,只能送给喜欢的人,水哥哥我以后成了天玑侯,你就是我的夫人,我把他送给你了。”8岁的蹇宾拿着天玑侯夫人临终留下的玉佩打算送给他的伴读水向风,水向风对于蹇宾的示好其实还是很受用的,蹇宾速来不与人亲近,而自己则是他唯一的伙伴,他即将拿过蹇宾递过来的玉佩,这时刚开蒙5岁蹇安过来了,“水哥哥,安安今天和工匠一起学雕刻了,水哥哥你看我雕的水哥哥和我,安安为了雕好这两个娃娃手都被划了好几道,水哥哥吹吹。”水向风看着蹇安的手,顿时感觉心疼不已,急忙捧在手里吹,蹇宾惯有的高冷:“笨蛋,这种事都做不好,还好意思显摆,有本事雕刻漂亮的出来,手不被划啊。”“二公子,安安这么小,即使雕的再难看对于我也是最珍贵的礼物,安安不象二公子,能够拥有钧天朝的奇珍异宝,二公子的礼物水某受不起,安安,水哥哥陪你去看医丞。”说着带着蹇安离开,蹇安扭头看见蹇宾愤恨的拂袖而去,将那个玉佩狠狠的攥在手中。大哥,水哥哥,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府吧,蹇安看着心不在焉的两个人,看了看刚刚离开的蹇宾,哼,也就这点追求,找个村夫,人家都不稀罕你!

     虽然小齐没有跟着蹇宾走,但是蹇宾还是很开心,他能感受的倒小齐还是喜欢自己的,只是现在的小齐还太小了,他可以等着自己的小齐长大。还有头发,本王的头发怎么了,上辈子毓埥梳着不是这样的头发吗?不是很男人吗?

     水向风看着即将进门的蹇宾,蹇宾其实不是一个特别会隐藏自己感情的人, 他不开心的时候其他人也许感受不到,但是他开心的时候,最起码自己这个从小的伴读能感受的到,尤其现在,“仲桓,很开心吗?”仲桓,多久没人这样叫过自己了,难道是小齐,我就知道小齐不会舍得本王的,蹇宾微笑着回头,看见水向风一刹那变成了以往的高冷,“水公子,今日前来有什么事吗?现在天色已晚,我就不请水公子进去了。”水向风如果不是了解蹇宾的阴晴不定,他一定以为刚才出现了幻觉,“仲桓,我们一定要这样吗?刚才你怎么把天玑侯夫人给你的玉佩送给那个山里人了,那个山里人你随便赏个东西就可以了,他一个山野匹夫,哪儿值得你把玉佩送给他。”“什么值得不值得?一块玉佩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我说值得他就值得,还有以后要不称呼我蹇宾要不叫我一声二公子,咱们还没这么亲密到称呼表字的地步。”说完蹇宾拂袖而去,我的小齐未来是要当将军的,一块玉佩有什么大不了的,未来本王都是小齐的。


评论(1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