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七章(有天雷,雷倒概不负责)

第七章

     蹇宾这几天跟着大司农学习农务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天玑府了,好不容易回来又听说了父亲让他去参加什么钧天皇帝的继位大典,蹇宾想了想,上辈子代替父亲参加各种大典是在他17岁的时候,也就是参加完启昆的封后大典之后,回来的路上遭遇暗杀,彻底搬倒了蹇定,继承了天玑侯的,怎么一重生时间都要变吗?那么自己把小齐带出山的时间是不是也要提前,想到这些,蹇宾还是很兴奋的。

    蹇宾回府后,换上了月白色褂子,今天是母亲的生祭,蹇宾打算去花园月光下摆上母亲爱吃的的东西,为母亲庆生,母亲闺名连月,容貌更是如月中仙子,所以每次蹇宾为其母亲庆生均要在月光下。蹇宾打开了一坛酒,倒在两个杯子里面,将一杯洒在地上,另一杯,蹇宾对这月亮,“母亲,桓桓不孝,好久没来看你了,母亲,你为什么走这么早,桓桓好想你。”说着将杯中酒饮了,又在月光下站了许久,想到要去天玑侯那里拿入朝的官文,决定去父亲那里看看。“如果你还想成为天玑的世子以后尽量少出现在我的面前,”蹇宾突然想起来父亲那天的话,以及莫名其妙的吻,想想自己还是不要去的好,尤其今天是母亲的生祭,父亲看见自己会不会,还是明天去吧。

蹇宾回到了自己的房里,拿起来小齐送自己的匕首,怎么看怎么喜欢,这是小齐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自己可以从钧天回来的时候去看看小齐,怎么装作偶遇呢,蹇宾看着匕首笑了,准备收拾收拾睡觉,揭开了外衣,散开了头发,打算先洗个澡,无奈自己的门被打开了,蹇宾想起来了,自己住的一直都是母亲住的地方,自己从来没有搬出去过,一来这里的一切自己非常熟悉,二来他还是希望能够感受到母亲更多的气息,只是没想到天玑侯会突然闯进来。自己的父亲再向自己走近,越走越近,他闻到了父亲身上的酒味,父亲把它逼到了墙角,用手臂将蹇宾圈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他,他也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你,看清楚,我是蹇宾,我是你的儿子,我。。。”蹇正看着不停说话的小嘴,狠狠的亲了上去,蹇宾开始挣扎,不,绝对不行,小齐,小齐,蹇正看蹇宾挣扎的更厉害了,更激发了这么多年的欲望,看着蹇宾的白皙的颈部,逐步向下吻去,蹇宾打算将他推开,但是十五岁的少年始终不是一个三十五岁男人的对手,蹇正将他控在自己的怀里,“父亲,我是蹇宾,我是蹇宾,我是你的亲儿子,你看清楚。”蹇宾开始大喊大叫,蹇正将他扛起来,扔到了旁边的床上,蹇宾看见了床头的匕首,拿起来,狠狠的划向了蹇正,“父亲,你看清楚我是谁,我是谁,”蹇宾拿着匕首蜷缩在床的一个角落里面,里衣凌乱,嘴唇也被咬破了,还有脖子上也是淡淡的痕迹,蹇正看着被蹇宾划伤的手臂,酒差不多醒了一半,直接躺在床的一边睡着了,蹇宾看了看睡着的父亲,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爬下床,将自己的里衣撕了一块,给自己的父亲包扎好,披上外衣,穿上鞋子坐在桌子旁。

     这一世,蹇宾对于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变成这样是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到的,上一世自己从10岁之后,就只有逢年过节才可以见到父亲,除了父亲被刺奄奄一息,他继承天玑侯的时候,那时候父亲看他的眼神也是有很多因素,那时候蹇宾仅仅以为是不屑,天玑侯不屑将爵位传于他,而这世蹇宾明白了,父亲不是不喜欢自己,而是,这种喜欢太变质了,父亲已经分不清对自己的喜欢和对母亲的喜欢了,蹇宾想着自己从钧天回来一定要和父亲说,搬出府去,如果在这样下去,后果真不敢想像。

    第二天,蹇正醒来看见自己睡在了蹇宾的床上,而蹇宾一只手扶着额,另一手拿着昨天划伤他的匕首,睡在桌子上,其实昨天自己的是清醒的,但是被蹇宾的那声,我是你的亲儿子彻底惊醒了,只是自己无脸面去面对他而已,蹇正简单整理了一下,将蹇宾抱到床上,想从他的手中将那把匕首取出,但是发现蹇宾动了动,握的更紧了,也就没有继续抽出去的意思了,将被子盖在了蹇宾的身上,亲了亲他的侧脸,离开了。蹇正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如果说之前是对亡妻的爱的话,那么现在的蹇宾无时无刻不再吸引着他,甚至比当年的钧天国连月公主更吸引他,但是耳边回响着蹇宾的话。看着他手中紧握的那把匕首,他猜想一定是他赠予玉佩的少年送的,连玉佩都舍得送给对方,可见这个人对他的影响。蹇宾从钧天回来,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搬出府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