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之思绪

我就想单纯的萌个西皮,蒋张cp不约不约不约!!!

蹇宾传奇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蹇宾和众世子参见了启坤帝的登基大典,各国也敬献了贺礼,要说还是天权有钱,一车金银珠宝,一车玛瑙玉器,还有一车加不上名字的奇珍异宝,执明今天终于没有再穿一身貂,但是那一身的金光闪闪不比启坤帝的装备差;陵光依旧是紫色牡丹装,敬献了上等丝绸布匹;孟章换回绿色衣服,要说天枢还真是穷,敬献了学官仕子编纂的各类图书;慕容黎穿了一身粉色衣服,装也不象上辈子画的那么浓烈,敬献了一把玉器,执明那一车里面的随便一样都可以把这玉器比下去。毓埥穿的和往常一样,敬献的是一群上好的马匹。蹇宾昨天也没给启坤帝挑上礼物,不过,自己给启坤的礼物绝不比别人差,反而是最实际的。

    “莫澜,看见了吧,还是咱们有钱,回去和父王说,让他赶快发点银子给其他各国,本世子都看不下去了,你看那天玑国,拿了块破玉就算贺礼了?原来以为天枢穷,瑶光穷,看来这天玑也不富。”孟章和慕容黎心中想,你妹的,说天玑就算了,说我们天枢/瑶光干什么。“哼,天权确实有钱,但是我们天玑的礼物未必不如世子。”蹇宾看着执明说到。“你们天玑?呵呵,有什么啊?除了跳大神,就是跳大神,如果说国宝都是有一个,那就是你吧?蹇郡主?”执明说到。本来两个人就挨着很近,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但是一声蹇郡主却让其他几位世子都看向了这边。蹇宾心想,不能炸,不能炸,这是在钧天,不能丢人丢到别的地方。蹇宾狠狠的瞪了执明一眼,但是对面的毓埥却觉得别有风情,这样的老婆如果娶回家多好玩啊,自己一定把他训的服服帖帖。执明就喜欢逗这种傲娇玩,如果他去天权,天天和自己吵架,多有意思,都说天玑的二公子很聪慧,没准奏章都会看。

“陵光世子?你的贴身侍卫呢?朕曾今与裘小将军有一面之缘,今日怎么没有见他。”启坤帝问陵光。“这是皇帝的登基大典,只有世家公子可以参加,裘小将军只是我天璇的近侍,所以无法参加。”陵光不知道启坤帝什么时候见过裘振,只能冠冕堂皇的回答。“哦,朕给小将军备了一份礼物,请陵光世子代为转交。”宫人们把东西成给了陵光,陵光只能接受了。“南宿王的联姻请示,朕已经看了,南宿和瑶光的联姻,不知道毓埥世子和慕容公子有何异议?众爱卿又有何异议?”启坤问道。执明听的都快要睡着了,这些人都和他没有关系。“臣有异议,瑶光是我们天璇的番邦,他们联姻怎么着也应该争得我们的同意。”陵光说到。“那么陵光世子是有异议了?”“嗯。”“陵光世子希望怎么解决呢?”启坤问道。“嗯。。。嗯。。。,”没有了裘振,没有了丞相,14岁的陵光显得格外局促。“关于陵光世子的疑问,朕下去再商量,陵光世子别忘了把朕的礼物给裘小将军。”陵光被看的恶寒。

     蹇宾被启坤帝单独约见在启坤的寝宫了,“臣蹇宾见过皇上。”“表弟快快免礼,那日集市上想来是表弟和孟世子,没想到当真是这样,表弟和姑姑真是一模一样。”启坤帝开心的说到。“表哥,就别再取消表弟我了,表哥连夜叫臣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蹇宾问道。“表弟的心意朕懂了,朕会助你当上天玑侯,不只是天玑侯,还有未来的天玑王,有表弟在,朕的江山可以稳固。”启坤帝拿着天玑珏对蹇宾说到。“表哥明白表弟的心意就行,表哥,只要天玑侯是蹇宾,蹇宾承诺必为表哥守护疆土。”蹇宾跪着给启坤行礼,“表弟快快请起,你我都是自家人不比如此客气。”启坤帝将蹇宾扶起。“表弟对当前的局势有何分析,朕刚刚登基,有些事,朕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启坤和蹇宾坐在了餐桌前。“表哥,是喜欢那个裘小将军的对吧?”蹇宾问道。“表弟,怎么看出来的?”启坤到了杯茶喝着。“表哥今天一直再问那位小将军的一些事,难道表哥真当大家没有发现吗?”蹇宾也到了一杯茶喝道。“是,朕见得美人多了,除了姑姑能称得上美人其他人,均无法称得上,今日见了表弟,才发现原来还是有的。”“表哥,又取笑我了。”“但是,朕不喜欢美人,尤其是想你们这样如此好看的人,陵光,慕容黎,看着都不是省油的灯。”启坤看着蹇宾说到。“表哥,其实也想说我吧。”蹇宾笑了笑。“你,呵呵,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和姑姑都是外冷内热的人,看着比谁都冷,比谁都zuo,但是被你们喜欢上都人都很幸福,天玑侯就是这样被引诱的。”启坤说到。“但是,爱上我们的人,也注定被我们的爱所累。”蹇宾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前世的小齐。“嗯?”启坤反问了一声。“没什么表哥。”蹇宾淡淡说了一句。“表弟对于南宿和瑶光的联姻有什么看法。”启坤问道。“表哥,南宿和瑶光断不可联姻。南宿这些年来实力强盛,而毓埥世子本就又逐鹿中原的野心,慕容黎一个庶出非长子,却能参加皇上的登基大典,可见在瑶光的地位,两人均不能小觑,如果两国联姻,那么中原其他各国将永无宁日。”“那么表弟有什么办法?”启坤问道。“让瑶光和天权联姻,南宿和我天玑联姻。”蹇宾说到。“表弟,瑶光和天权?南宿和天玑?表哥怎么会把自己的表弟推向深渊。”启坤着急的看着蹇宾。“表哥,难道忘了蹇安,蹇安这些年不安分,如果未来我要争取世子,蹇安的下场并不会好,但是,我不想背负弑兄杀弟的名声,所以,他联姻南宿对他确实最好的归宿。”蹇宾说到。“那么天权和瑶光的联姻呢?”启坤不解的问道。“天权有天然的屏障,国内又国泰民安,拥有这样的资源,历任天权王都没有涿鹿中原的野心,屏障既给他们充当了保护的作用,同样也为他们开疆扩土增加了难度,所以天权的王们宁可守成也不冒进,现任的世子更是这个样子,瑶光可以借助天权给予自己物质资源,但是真正遇到大规模战争,天权和瑶光的地理位置并不能真正的保瑶光。”蹇宾大概分析了一下局势。“另外,表哥还可以利用这个卖陵光一个人情,我想陵光也应该知道拿什么答谢表哥。”蹇宾说到。“表弟的建议,容朕想想。”启坤帝抚额思考。“时辰不早了,表弟告退了。”蹇宾行礼离开。


评论(24)

热度(38)